欲妻如肉全本沈莹 欲妻如肉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欲妻如肉全本沈莹 欲作者:欲妻如肉全本时间:2017-04-16 15:03:56

欲妻如肉全本沈莹 欲妻如肉全文免费阅读(图文无关)

1988年我出生在湖北,父母都是教师。从小娇生惯养的我性格大大咧咧。2012年9月,大学毕业不久,我就和同学李德树结了婚。当时没有婚房、婚车,甚至没有婚礼,李德树却倾其所有,为我戴上了一枚钻戒:“老婆,爱你五百年!”我忍不住哭了:这就是我想要的爱情啊!

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爱情并没有因为婚姻而翻开更美丽的篇章,反而急转直下——

婚后第二个月,我意外怀孕!可李德树却愣头愣脑地说:“工作压力这么大,有了孩子,会影响工作!”听着他这不负责任的话,我第一次和他大吵一架。

随后的日子,女儿月月在吵吵闹闹降生了。妈妈心疼我,提前办内退手续从老家来照顾我。妈妈每天除了做家务,还要照看月月,忙得腰酸背痛,可李德树居然熟视无睹,每天一回来就坐在电脑前玩网游。

我有时气得暴跳如雷,提出离婚,他就过来哄我,我忍了。可一天晚上,妈妈在洗碗,我给女儿换尿不湿。刚解下尿不湿,她忽然拉了我一手。我连忙叫李德树过来帮忙,可他坐在电脑前,屁股都未挪一下。妈妈见状擦干手一路小跑着过来,我大声喝道:“你别管!让他来!”妈妈被吓了一跳,迟疑片刻,退回去了。女儿光着屁股哇哇大哭,我倔强地硬着心肠。大约两分钟后,女儿哭得都快断气了,他才拿着一卷纸过来:“刚才妈妈来,不早就完事了。你非要等我?”我的眼泪一泄而下,用一百分贝的嗓音和他狂吵一架。几天后,妈妈终于无法忍受我们争来吵去,独自回老家了。我只好硬着头皮给婆婆打电话,要婆婆过来带孩子。

可是,接下来的一件事,实在让我忍无可忍。那几天,婆婆还没来,我只好请假在家带孩子。一天晚上,女儿全身突然长满了疹子,痒得直哭。我给李德树打电话,可他电话关机。晚上11点多,我只好含泪抱着女儿去儿童医院打点滴,折腾完已经是凌晨了!待我回到家,却发现他躺在沙发上酣睡。我浑身发抖,尖叫道:“李德树,今天我要不跟你离婚,我就不姓张!”

第二天,我们到民政局协议离了婚:女儿归他抚养。

之后我辞职回到老家疗养,我不顾父母忧虑忡忡的眼神大叫“解脱啦”,还故作轻松去找儿时的朋友K歌,可我却快乐不起来。一天晚上,我迷迷糊糊地去摸身边的孩子,一摸,空了。我一个激凌被吓醒,半晌才反应过来。坐在空荡荡的床上,我的思念排山倒海。想打电话给李德树,又怕被他误以为我割舍不下。我百爪挠心地坐到天明。

随后几天,我心情越来越糟糕,每天盼着电话响,盼着李德树求我回去……终于,他打来电话:“本来我妈在这儿照顾孩子,但这两天她病了,回去了……”我急切地问:“那女儿怎么办?”“你能来照看两天吗?”挂断电话,我赶紧回到武汉。我发现女儿长胖了,她摇着胖乎乎的小手,给我看爸爸给她捏的橡皮泥、爸爸给她画的小房子、爸爸给她买的动物饼干。我没好气地说:“原来你挺会带孩子的!”李德树却嚅嚅道:“带孩子真的很不容易,真对不起,我以前太贪玩、不理解你……”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这次离婚,我发现李德树成熟很多。那晚,他趁我心情好,从沙发上拎着枕头进了卧室,坦诚这次婚姻失败,是他没有调整好自己的角色,没有意识到自己已是一个丈夫、父亲了,他希望我能给他机会重新相爱。黑暗中,我的眼泪默默流了一吨……就这样,在离婚三个月后,我和李德树又复婚了。一周后,婆婆再次回来照顾孩子,我找了份新工作,生活的列车又平静地向前驶去……

然而,我怎么也没想到幸福这么短暂。一天晚上,李德树睡着了,电脑却没关。我起来关电脑,一个女孩在他的QQ里闪烁。我顺手点开,如遭雷击:“亲,你睡了吗?”我打开聊天记录,两人言语暧昧。我气得一把将李德树拽起来:“她是谁?”他坦诚交代那女孩是他的初恋女友,说完又呼呼大睡,像没事一样。而我找遍了所有聊天记录没有任何他已出轨的把柄,怒不可遏的我便用李德树的口吻回复道:“我还没睡呢,我们去宾馆开房……”对方居然同意了!我又把李德树扯起来,让他看如此铁证。不料他一下子火了:“你疯了?这也叫证据?你让我明天怎么跟人家解释?”

见我俩又吵架,婆婆过来问清情况便责备我。我怨气地叫嚣:“离婚!这次你搬走!”说着我开始写协议。孩子还是归他。可写完,我有点后悔,李德树拒绝道歉,我没有台阶,只好硬着头皮,在复婚的24天后,第二次离婚了。看着李德树头也不回地抱走了女儿,我像傻子一样站在窗口,后悔不迭。晚上我妈打电话问孩子,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又离婚了。

一个月后我去李德树的出租屋看孩子。走进卧室,我东瞧西看,想找出一点女人的痕迹。但我忽然发现他的床头还摆着我们的全家福。我心里隐隐明白这一次怪我,可他为什么就不能让着我?

听说我又离婚了,热心的同事张罗给我介绍男友。我打电话告诉李德树。他急切地说:“你敢!”我窃喜:“我们离婚了,你凭什么管我?”“就凭你是我闺女的妈!”说完他补充:“我害怕你被人骗了!”我心里暖洋洋的,更加频繁地去看女儿。女儿被他照顾得很好,可他的态度一直很奇怪,不主动,不拒绝。眼看就要过年了,以前过年我俩要一起回我家,现在让我怎么回家解释呢?一次我小心翼翼地问:“过年你跟我回去呗?”他不吱声。我停下来,嘴里懊恼地咕哝:“好啦,是我不对,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啦!”李德树“扑哧”一笑。我恍然大悟,他是在等着我道歉啊!

春节前,我和李德树冒着大雪去民政局复婚。我知道,两人在一起,要会学着说‘对不起’。

尽管如此轻易离婚、复婚,使我们看到,我们是无法割舍的一家人,但也使得我们对待婚姻更加草率。此后我俩一言不合就闹着要离婚:15天后,我们第三次离婚,4月复婚;19天后,第四次离婚,6月复婚;9月我们第五次离婚,12月复婚;2015年3月第六次离婚,5月复婚……这次,我俩按揭了一套房子。付完首付,李德树半开玩笑地说:“下次离婚可就麻烦了!”我和他拉勾:“下次谁再提离婚,房子就无偿送给对方。”

有了这个约定,我俩总算消停了一段时间。可搬进新房后不久,矛盾又来了。

当时,女儿三岁,要上幼儿园了。这时,我觉得婆婆文化程度不高,而我的父母都是退休教师,就提议由我的父母来带孩子。可李德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我们刚买新房,你就要她走?”最后,我俩一言不合,又吵着要离婚。这次,我不想再三天两头去探视女儿,要求拥有女儿的抚养权,但李德树坚决不同意……

短短四年,我们六次离婚、六次复婚,如今再次闹离婚,我不清楚是自己误读了婚姻,还是自己压根不懂自己和婚姻了?希望老师指点迷津。

指尖迷津: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80、90后人群占据了婚姻大军的主体人群,这部分人由于伴随着新时代的生长,受到了诸多外来因素的影响,对待生活和婚姻观上存在了许多不稳定的元素,并且由于这部分人群他们过分崇尚自我,难替他人着想,缺乏共情心,缺乏信任,活在一个任性的年代,婚姻已经变成了一种形式,它和恋爱一样表达的是爱情与自由的概念,所以更多的“婚外情”“小三”“闪婚”“闪离”这样的字眼因他们而生,这类婚姻症状的统称为:婚姻多动症。

其实最合适在一起的人不是相互看着对方怎样,而是一起看着同一个方向——我们相爱并共同追求着更好的生活,它就是婚姻的基石,我们没有理由说再见。而以前,我们一直误读了婚姻的真谛,我们以为它是爱情的一劳永逸,其实它是另一种开始,让爱从简单的快乐变成深厚幸福的开始。步入婚姻就是一个认识它、经营它和拯救它的过程,只有共同成长才能度过婚姻危机,重建幸福家庭。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