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召唤笔记 无限之召唤笔记txt 无限之动漫召唤

来源:无限之召唤笔作者:无限之召唤笔时间:2019-06-12 14:11:08

无限之召唤笔记 无限之召唤笔记txt 无限之动漫召唤

方纔那一摔,撞得纪灵儿几乎晕眩,现下她眼前一片的模糊,连说话的能力也没有。

「这是爹爹特意采给我,让我防身用的。」孙皓皓突然站起身来。轻罗小步到圆桌前,掀起搁在桌上一式三件的茶杯杯盖,将瓶内一奶白色的浆液倒入桌上的茶汤之中,低吟道:「听说你是做练染的,那对各种植物的认知一定不浅吧?」

纪灵儿掌心贴着地板想要撑起身子,无奈她的背部被撞得发麻,全身根本用不上力:「你……你想做什?……」

「箭毒木这名字,你该不陌生吧?」孙皓皓吟吟低笑。

箭毒木!

箭毒木,是江南最毒的植物种类之一,一旦树汁经伤口进入血液即能使中毒者心脏麻痺、血管封闭、血液凝固以至窒息死亡,故人们又称它为见血封喉树!

「这箭毒木民间有个说法,叫作『七上八下九倒地』。意思就是说,如果谁中了箭毒木的毒,那?往高处只能走七步,往低处只能走八步,但无论如何,走到第九步,都会倒地弊命。」孙皓皓眨着无辜的大眼,笑盈盈地解说道,端起茶杯蹲到她的身边:「就不知道这个说法是真的还是假的。不如……就让姊姊你来亲自示範给我看吧。」

「你想做什?!不要!」纪灵儿忍着背脊传来尖锐的痛楚,以双手攀住手侧的木凳,借力站起。

孙皓皓猛地扯住纪灵儿的长髮,愤力向台角撞击,粉嫩的前额被沉重的桌沿撞得头昏脑晕,顿时一片红肿:「啊!」

「去死吧!贱人!」孙皓皓徒然箍握着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压倒在桌上,端着混了剧毒的茶水疯狂地往她嘴里灌。

「不要……唔……呃!」纪灵儿用力地摇着头,紧闭着双唇,然而孙皓皓整个人已完全陷入疯狂的状态,紧扣着灵儿的喉头强迫她吞下茶汤,她在她的颈上施加压力,让灵儿的喉头好痛,难耐得她不得不张开嘴来,被硬生生的灌喝着混有毒液的茶汤。

「咳咳!」纪灵儿用力地咳着,想要把喝下的茶液吐出、然而茶汤已流入胃腹,她甚至能感到腹部一阵刺痛:「呃……」

「哈哈!不用作无谓的挣扎了!这毒只要沾上一小口也能致命!你越动毒就走得越快,你也死得越快!」孙皓皓放开灵儿的颈子,仰头哈哈大笑着。

「咳……!」纪灵儿身子一个不稳跌坐在地上,手按着喉头,用力地咳吐着。

倏地,她只觉喉间一甜,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是不是你偷偷的在三明治里放了泻药。」

「我只不过放了一包胃药而已。」

「真令我失望呀!」他啧啧道,「你的手艺显然没怎幺进步嘛,我真怀疑,你这个家怎幺到现在还没着火?」

可恶!她在心里咒骂。脸颊因他的取笑而绯红。

「因为我煮饭时总不忘带灭火器。」

「是煮饭吗?我看是『烧饭』吧!」

筱崎不语,用力的切麵包,少长却有一丝甜甜的满足感。原来,五年前相识的情形,他还记得一清二楚呀!「你的病才刚好,实在不应该到厨房来的。」讥嘲消失了,他的声音竟吐着怜惜与不忍。他的声音,真实的在耳边。

「我觉得好多了。」她的血液因他那男性的气息奔流,心跳不自觉的加速。她知道,他就站在自己身后。

「但你却在颤抖。」

「严瀚云你——」她放下手中的菜刀,回过身,所有的话却迅速冻结在喉咙。她知道自己上当了,严瀚云眼中闪着一抹得意且成功的笑容。

「你终于转头了。」他像个孩子似地笑着。

筱崎原本筑起的堤防,快融化在这个无心机的笑容中。

他们站得如此靠近,一回身,他那结实的大腿便紧挨着她的。这危险的碰触使她双脚发软,呼吸加剧,而这个无心机的笑容,更化去了她脑中所有的思考能力。她往后退了一步,让自己的臀部紧贴着流理台,却可以从大腿上感觉到他那残存的热力。

筱崎双颊晕红,艰涩的吞了口唾沫。

「你不是在陪小安玩吗?」

嗯!和罗霏结婚、做个现成的爸爸,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杜伟翔越想越开心。

「喂!杜伟翔,你不会爱上个有夫之妇,还同时脚踏两条船吧?」叶耀鹏其实是「肖想」罗娜很久了,可惜罗娜的眼光始终停在杜伟翔身上,从来就不曾注意过这个为她张罗前途的经纪人。

「我是这种下三滥的人吗?」杜伟翔瞇眼,口气有点火了。

「不是。」毕竟认识多年,叶耀鹏还是了解杜伟翔的为人。

「罗霏她老公翘头了。」他懒得废话的答。

「喔。」

「不说这些了,我拜託你罗娜的事怎幺样了?」杜伟翔坐直身子的问。为了顺利接近罗霏,

他必须支开罗娜,于是就让损友叶耀鹏帮忙打通关,带罗娜前去纽约发展。

专题: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