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蜜爱独宠小萌妻 闪婚独宠萌妻不要逃 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来源:闪婚蜜爱独宠作者:闪婚蜜爱独宠时间:2019-06-12 14:34:02

闪婚蜜爱独宠小萌妻 闪婚独宠萌妻不要逃 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就是!你不是想利用和我上床的机会吗?因为那样你可以实现你的梦想。可是这个办法行不通,是吗?」

「和你上床?这种说法似乎不太合适。更接近事实的是一些比较粗俗的描述。根据我的记忆,我们两个在一起时从来没有用过床。」

她并不为上床这样的人生乐事感到羞愧。「没有,我们没有上过床,这是因为在你离开前我们没有机会。当然,在父亲威胁说取消我的继承权以前你还没离开。他让我选择:要你还是要牧场。」

「咱们俩都知道你要的是什幺。」

她抓住他的衬衫:「你怎幺会知道?」她激动地质问他,无法控制满腹的委屈。「你待在这里的时间那幺短,根本没有时间理解我。不过,我现在可以向你保证,过去我选择你是个错误,而且感到终生遗憾。我从来没有想到,如果没有牧场我还值多少钱。」因为了解到这一点,她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不过,也正是自尊心让她承受住了这个打击。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坚强。「你得到了你所能得到的,所以你离开了。」

他咧着嘴冷笑,双手抓住她的手,逼她把他的衬衫鬆开。「咱们把话说清楚。我没有走掉而是被拖住了。」

「别和我来这一套。我在牧场边的小屋里等了你好几个小时,听到这个你是不是很高兴呀?」她说话时呼吸急促,痛苦的景象又伴随回忆涌现出来。「那天下午天气闷热,可我还是在小屋里等你。我真怕牧场上的哪个工人会因为某种原因留在那里……也许他需要把那些容易离群的马圈起来,或者需要修补栅栏,这样他就得在那里过夜。那就会发现我。可是我仍旧没有离开。我不断地告诉自己你会来的。时间好像永恆不变了,彷彿世界在向前移动而把我抛在了后面。甚至于在日落之后我还在找各种理由为你的失约辩解。」

「闭嘴,莉亚」

但是她不能闭嘴。她的话一开始就停不下来了:回忆彷彿是一个上满了发条的音乐盒。连续不断地发出音乐,直到发条完全鬆了为止。「那晚皓月当空,我坐在地上望着明月从一扇窗户移到另一扇窗户,慢慢移过整个天空。」

他凝视着她,冷漠而毫无表情。「那天在下雨。」

她从噩梦中惊醒,注视着他的脸。「清早两点下的雨,」她纠正着他。声音木然,毫无生气。「暴风雨从南面而来,天上的星星彷彿被一只愤怒的手一下子全抹掉了。小屋的屋顶像个筛子一样晔哗漏雨,可是我傻极了,仍旧躲在里面。」她低下头,几乎崩溃了。「我在那儿等呀,等呀,等呀。」

「为什幺?为什幺你要在那儿等着?」他逼问着。「莉亚,看着我的眼睛,把你剩下的谎话都说出来。你说的没有一句是实话。」

她低声问:「你又不在那里,你怎幺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告诉我!」

在他无情的命令之下,她抬起头来,把脸上的一缕淡金色的头髮往后捋了一下。儘管他的手稍微温和了一些,然而他的表情仍然……

「确定是真的失蹤了?」齐驭问着他特别挑选出来的密探。

因为齐家的生意过于庞大,有时为了生意上的需要,难免必须去刺探对手的实力及弱点,此时这些密探便派上了用场,而他们三兄弟各自拥有自己所训练出来的密探。

他向来相信他们的能力,但这次不免有些怀疑。

因为由汾汾谈论她娘的话里可得知,她娘应该是个十分怯懦的人,就连以往为了讨生活而必须做些针线活儿拿出去卖时,也都是由那位黄大婶出面代劳的,所以她娘根本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这幺样的一个妇人会失去蹤迹的话。那就只有两个可能性──一是被人掳走,二是被聂老头偷偷卖掉了。

「是的,聂有财是这样对外宣称的,而且依据他的说法,她跟聂小姐都是在同一天不见的。」

同一天?齐驭顿时愣住了。

那不就是他去掳走汾汾的那天?可在他带汾汾离开之前,她的确还在啊,而且他还曾点了她的昏穴,这幺说就是别人跟在他后面前去的喽!

「你们可有再打听打听?」

「小的们有私下去查探过,聂有财的确是为着两个女人的失蹤而焦急不已,因为有两方人马前去向他要人,而他根本就交不出来。」

两方人马?这幺说聂老头还是骗了他女儿,他根本就是打定了主意要把她们母女都卖掉的,如果汾汾真嫁人了,那就是白白牺牲了。

好个聂有财,竟敢为了银两而做出卖掉妻女的下流勾当,自己绝对会给他好看!齐驭的嘴角露出了道残酷的笑意。

「聂老头替他女儿决定的那门亲事,对方的家世如何?」对于想打他女人主意的人,他当然得把人家的底细给摸清楚些。

专题: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