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大人之夫人不好惹 强势夫人不好惹顾天晴 国师大人贫尼有喜了

来源:国师大人之夫作者:国师大人之夫时间:2019-06-12 16:52:04

国师大人之夫人不好惹 强势夫人不好惹顾天晴 国师大人贫尼有喜了

「小松!」往门口探出半个脑袋,飞扬的眉一挑,宾果!这间果然是厨房,小松果然在厨房。和那时一样……繫着围裙,套着袖套,一手掌勺,一手托盘——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仿若回到了七年前。

只是小松长得太高了,把她的光线都挡住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七年的时光没把他们之间的感情拉淡,这是件值得庆幸的事。七年了,他没变,她也没变,至少彼此间还保持那种单纯的关心与亲密的照顾,总是叫人不自觉地……动容。

「怎幺不说话?」他回首,不吝啬地给她一个微笑——熟悉的笑,「要不要看看菜色,馋猫?」

「啊?说话?哦……我想说……呃,对了,小松,你看我多棒!一进屋就找到你了,比上次还厉害,不借助任何外物,这叫,这叫……心有灵犀,那个那个,不用点都通!」刘星胡言乱语。

宠溺般的笑容中带着隐隐的失望,「你没发现?」

「发现?什幺?」珍宝吗?

「没什幺。」柯小松关火,盛上饭菜。

「不要这幺神秘兮兮的嘛!说给我听听又不会少块肉……」手上莫名其妙被放上一盘刚炒好的菜,香喷喷的立即吸引了她的注意。

「好香。」自发自动,端入客厅,刚好经过一扇门——浴室?——斜眼扫了一下,宾果!

轻哼着歌,刘星越来越佩服自己的「神猜」本事了。

把菜放上餐桌,正準备猫爪伸人盘中——「星!不许偷吃!把行礼包拿到楼上去。」

好神喔!连偷吃也能被「猜」到。

「好嘛。」依依不捨地大大吸了一口菜香,一提背包,噌噌噌——几下就上了楼。

「小松呀——这幺多房间,我住哪儿呀?」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妈妈有多爱你。即使妈妈不在你身边了,妈妈还是爱着小安,如果小安不听话,妈妈会好难过,好难过。」

「妈妈不要小安了吗?」

「妈妈没有不要小安,妈妈会在这里等小安长大回来看妈妈。妈妈也会去看小安,如果小安不喜欢爸爸和新妈妈,小安可以回来跟妈妈住。」

「小安希望跟爸爸还有妈妈住在一起呀!」小安哭嚷,「每个人都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呀!」

她又何尝不希望事情这样。她歎了口气,不知如何对他解释。

「你记住,在精神上,妈妈永远不会离开你的。」这实在是个卑鄙的誓言。即使她打从心底遵守。

「真的。」小安不懂精神与肉体有什幺不同,亮着眼睛问。

「妈妈保证。」

小安因放心,很快地再度入睡。筱崎看了他好久,才俯身在他两个粉颊上留下两个亲吻,抹去脸上的泪痕,艰难的打开房门,不敢拖延,该面对的迟早还是得面对的。

「怎幺样?」严瀚云的声音在寂静地黑夜中听起来格外的清晰。

「他睡了。」她平稳地道:「今天也够他受了。」

严瀚云点点头,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发亮。

「可以告诉我是怎幺回事了吗?」

筱崎歎了口气,选了一个离他最远的位子坐下。

「小安是五年前那一夜所带来的。」她听见他抽了一口气,却没敢抬头,不愿注视他此时的神情。

「反正他们就在楼上,找不到我,自然会下来的,我还有好多话要说嘛!」

「我好累,不想再听妳吹嘘、炫耀妳老公的丰功伟业。」真受不了结了婚的女人,话题永远离不开丈夫、儿子,搞得她这个单身女郎烦死了,没想到于欣宜也逃不过女人特有的通病。

「那不提我老公、儿子,谈谈我小叔,妳看如何?」于欣宜别的本事没有,管闲事的功夫倒是一流。

湘娟没好气的说:「妳自己幸福就好,别拉我下水」

「喂!难道妳不知道,好东西是要和好朋友分享的吗?妳到底要躲到什幺时候,才肯接受徐品华?他对妳可是用心良苦啊!」她脑海中浮现徐品华对袁家二老的慇勤,看得出来,他是个有心人。

「我哪有躲,我并没有不接受他啊!只是最近比较忙嘛!」她否认的避开于欣宜关切的眼神。

「可是妳也没有很正式的明白表态啊!告诉我,妳心动了吗?」

袁湘娟不安的移动身子,垂下头看着手指头,低声说:「说不动心是骗人的,只是我害怕…」

「害怕什幺?」于欣宜不明白的问﹕「既然妳对他也有感觉,为何不敞开心胸,大大方方的交往,又不是要妳马上就套上戒指?」

「妳没听过『好景不常在,好花不常开』的吗?所以感情必然也禁不起考验的,既然我可以避免伤害的发生,为什幺不去做呢?」

「妳这是那一国的谬论!难不成,女人已知道生孩子的痛苦,就因为怕痛,所以就不生孩子了,那人类不是要绝种了?」于欣宜大大的不解。

专题: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