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未来之繁花似锦 星际未来之受运记 未来星际之刺绣

来源:星际未来之繁作者:星际未来之繁时间:2019-06-12 17:38:03

星际未来之繁花似锦 星际未来之受运记 未来星际之刺绣

「知道啦!等一下啦!」少女苦恼地蹙着秀眉。

「大姊!怎?每次都这?慢啊你!」牌桌上的另一名少女不耐烦地道。

「三思而后行嘛!」少女鼓起双颊,不满地说道。

「快点啦!」坐在她下家的纪母亦不住催促道。

精美的花厅之内,五道身影围坐着四方桌,啪啪的声响夹着白檀独特的香气飘扬在空气中,花厅之内充满着初春的慵懒。

「好啦好啦!」少女点点头,拿起手中的牌再沉思了一会,才决定打出。

纪母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摸了一张牌后以指尖摸出牌面后,连看也不看就即拍出。

「啊!别动!」纪母打出的那一张牌让少女突然大喊了一声,看看自己的牌又看看桌上的牌,低呼道:「啊!大三元!」

「什??」纪母不可置信地叫了一声,「又大三元?」

「对啦对啦!」少女笑嘻嘻地伸出手来,绝色的脸上滑出一道灿烂的笑容,「没很多嘛!一共二两而已!」

「这算什?!」纪夫人气炸了。

眼前这正欢喜地数着银两的少女,正是莒城纪氏练染坊的大千金兼大当家——纪灵儿。

而同桌的四人,分别是纪家的三位千金,乐儿、平儿、安儿,与及纪夫人。

「娘,你明知大姊的牌运一向好得吓人,还傻得想宰她一笔啊?」对家的乐儿懒懒地冷笑着。

「你以为我很想找她打马吊吗?最近陈夫人她们在家里忙着,我一个人在家里无聊得快死掉才找你们陪我打!」纪母伤心地说道。

他不过是问问嘛,爷干幺拿眼神砍他?

「你以为在经过这幺久的『无味』生活后。我就会忘了味道是什幺吗?」

「可是——这也太过奇怪了吧。」

「什幺?」

「爷为何在之前之后都没感觉,唯独在吃到那姑娘的……嘴时就有感觉?」侯海越想越纳闷。

虽说找不到那位姑娘,但他们有问过李大厨,确定那姑娘在送菜前吃的东西就是出自他的手艺,所以没道理会独独她吃的那道菜让爷能吃得出味道,而别道菜却不能啊!

「我他妈的哪里会知道!」独孤煞瞪他。

他要知道的话,哪还需要坐在这儿没动静?

古怪,事情确实古怪!

深觉其中必有问题,侯海开始搅尽脑汁思考,而后灵光一现。

「啊。有了!」

「有什幺?」

「爷,属下是想,或许咱们该找那位姑娘来仔细询问。」

「哦?」独孤煞示意他继续说。

「属下认为,问题应该不是在菜色上,而是在那姑娘嘴里。」

「就是爱你的爱我嘛!爱你的一切的一切!」

徐品中感动的拥紧于欣宜,呢喃道﹕「欣欣,我的欣欣。」

「老公,你都能坦然的面对我的家人说出以往的一切,为什幺就不能面对你年迈的父亲呢?你也知道,当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啊!」于欣宜突然转移话题。徐品中一下子招架不住,楞住了!

「因为我惭愧!当时,我都已三十出头了,应该是个思想成熟的男人,居然如此容易的就被美色所惑,枉费我在商场打滚多年﹔况且,我爸也正式宣布和我断绝父子关係﹔这是众所皆知的事。」自尊心的强弱是随着年纪的增加而增加,年纪越大,自尊心越强。

「那又怎幺样,你还是姓徐,不是吗?况且这是徐家的家务事,干外界屁事?」于欣宜一忘形便满口粗话。

「老婆,文雅点!」他按按她的嘴唇。

「再说啦,怎幺样?」她耍赖。

「别逼我,让我想想好吗?」他犹豫不决。

「那我先带诚诚去看他老人家,好吗?」她徵求他的同意。

半晌,他吐了口气,点了点头。

「谢谢老公,你真好,我好爱你哦!」她紧拥着徐品中。

「我也一样,老婆!」

时光匆匆,距离罗家的饭局已是个把月前的事了。

自那夜罗霏在自家厨房被大胆的杜伟翔侵犯后,她便陷入阵阵的恍惚中,镇日魂不守舍的。

最令人沮丧的是,老将军下了命令,不准杜伟翔再来罗家。

「啊?」除了震惊之外,她还是无言以对。

「妳已经得到妳要的答案了……」他接着问:「现在,妳是不是也可以告诉我关于桂泉酒背后的故事?」

他问得够含蓄了,也许「阴谋」两个字会更为贴切。

其实,他是个聪明人,怎会看不出她是用桂泉酒绝妙滋味,或许还加点「美色」,来向路过的客人索取高额的酒钱。

也许,这背后的动机就只是为了赚钱而已,可他总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简单,依他这双阅人无数的眼看来,她怎幺看都不像是那种贪得无厌的女人。

「你不会向我要回那张三百两的银票吧?」她戒慎恐惧地问。

「做生意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就算我现在觉得被诓了,也只能自认倒霉不是吗?」他有些自嘲地道。

专题: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