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幸运星 幸运星的折法 神级未婚夫

来源:神级幸运星 作者:神级幸运星 时间:2019-06-12 18:00:53

神级幸运星 幸运星的折法 神级未婚夫

「可是,我还是没有打算原谅你。」

「啊?」刘星讶异地抬起了眼。

「我要你一辈子都愧疚。」是他奸诈吧?死咬住那些「陈年旧事」不放,硬是要她一辈子都忘不了他。是一种自私吧?

「小松……」无意识的呼唤声中夹杂着多种纷扰的感情,或不捨或乞求或悲伤或无奈或疑惑……

他别过脸,不让她看到他同样複杂的眼。

「因为这份怨恨,所以是你要求徵信社找我。」她还以为他在「关心」她呢,连七年前的相片都保存得很好。

「嗯。」微不可辨认的答话。

「哎,好吧,」她苦着一张脸,沮丧地问,「那你打算怎样报复我?」哎,好可怜呀,曾几何时,他们之间竟然用上了那种刺耳的词彙。

「我还没想好。」因为没想到会这幺快碰上她。

「没想好?!」微愕的刘星随即爆笑,小松竟然如七年前一般单纯,「报复」还需要「想」吗?

「有什幺好笑的?!」

噢,恼羞成怒了。吃定了老实的他不可能想出具杀伤力的「报复计划」,她笑得更肆无忌惮。某种热悉的悸动又溢于心间,一切恍若七年前般,什幺都没变。

「小松,我肚子饿了。」刘星突兀道。

微微一顿,他随即展开笑脸,「那,我们回家做饭。」

「好。」视线相交之后,不约而同地起身,相携步出咖啡屋,徒留尤老爷子和他的保镖们在跳脚,「你们这两个没大没小的兔崽子,我、我、我、我跟你没完!」

「没有呀,他不见了吗?」

筱崎就像洩了气的皮球似地,鬆鬆地直往下坠。

「筱崎!」他赶忙扶住她。

「这是我的错,」她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喊,「这是我的罪,要惩罚就罚我好了,为什幺要降到他身上。我知道,我不该从你那偷走他,我不该隐藏任何事实。咏济说过,每个人都有权利知道他身边的事实。是我不对,我不该害怕失去而对你扯谎,这是我的不对,可是它可以罚我呀!为什幺让小安来承担?为什幺,我的错……」

「筱崎,」严瀚云不知怎幺一回事,他只知道小安失蹤了。他晃了晃她,再晃了晃,「你冷静一点好不好,小安说不定正在那里哭着要妈妈,你不能自己先崩溃呀!」泪水汹涌而出,筱崎投入他的怀中,让泪水流湿了他的前襟,让自己随着泪水放鬆自己的情绪。

「我到处都找过了,他不在姑妈那,也不在你这,他会到哪去?」

「有没有地方漏掉了?」

「没有,」她摇摇头,「咏济,」她大叫,「除了咏济的墓地,但可能吗?」

「不管怎样,我们得试试了。」他轻拍她的背,顺便传达一些力量。

「我们?」

「拜託你别在这种时候拒绝我的帮助好吗?」

「但我们之间一点关係都没有呀!」

「我不在乎,我是真喜欢小安那个小东西。」严瀚放开她,赌气的走出门。

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呀!你不能再瞒下去了,每个人都有知道自己身世的权利。生命的意外频传,你不再因自己的自私而欺瞒他们了,再还没铸成大错之前,在一切都还来得及之前,说出来吧!即使有可能失去小安——

筱崎鼓起最大且艰困的决心,平静地道:「小安是你儿子。」

「于欣宜!」袁湘娟没好气的叫。

「有!」于欣宜大声应答,惹来众人大笑。

连爱作怪的于三哥也来凑热闹了,一手捣住胸口故作痛苦貌,嘴里直叫道﹕

「哦!我被流弹打到了。」

轰!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屋顶都快被震翻了﹔而袁湘娟则脸红得像红柿子般,徐品华不禁看傻了眼。

真美啊!多温馨、欢乐的、画面!

此时,徐品中心中充满感激,感谢老天爷再度赐给他完整、温暖的家庭,他凝望着心爱的妻子,心是满溢的

※※※

欢乐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间,农曆年来了又过了,大家又回复正常的生活,纷纷投入忙碌的工作中。

这天,徐品中和段可君又见面了,在优雅的餐厅角落,徐品中坐立难安,如坐针毡的挨着,而在他对座的段可君老是投射过来炙热深情爱慕的眼光,他可怜兮兮的自问:为什幺会演变成这种局面?难道是自己行为失当,表错情,才惹来误会吗?不对啊!我明明已在电话中表态过自已已婚的身份,为什幺她还执迷不悟呢?据传,不是说她独立果敢精明吗?这会儿怎幺全走样了呢?难道是传言有误?

相对无言两瞪眼﹔徐品中挖空心思的只想快快脱身,三两口的便喝完手上的咖啡,赶紧开口道:「段小姐.如果妳没有什幺事的话?那….我想先告辞了,改天我和内人再好好的招待妳。」徐品中笑得比哭还难看,唉!折腾人嘛!最难消受美人恩,古有明训!

专题: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