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字号保镖 天字号保镖正版 天字号保镖

来源:天字号保镖 作者:天字号保镖 时间:2019-06-12 18:46:53

天字号保镖 天字号保镖正版 天字号保镖

她吃惊地看着他,「什幺?」

「我告诉过你,你在干涉我的工作。所以你向你的朋友告别吧。进屋去。相信我,我一会儿就来。」

这句话听起来与其说是一种承诺,倒不如说是一种威胁。她站在那里怒视了他很久。她气得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如果她坚持自己的意见会是什幺后果。她低低地喊了一声,转身离去。她知道自己气得脸上发烧,祷告上帝,她的雇工们千万别看见她和亨特之间在意志上的较量。尤其不能看到她的彻底失败。

奥雷缠住莉亚不让她走,喊道:「双普顿小姐,你无论如何得帮帮忙。」

她停了一下,看他一眼,抱歉地说:「这件事我无能为力。」她急速、紧张地回头看了一下往前走去。

「就这样?你就让他开除我?你要向那个杂种……让步?」

她厌恶地离开他。「在我面前不准用这个字。」

显然他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他赶紧纠正,「我不是这个意思,」他道歉说,「请你理解,我绝望了。无处可去。」

她拚命地违反自己的意志对他说「实在对不住,我无能为力。」一面说一面向前走去。

她不再回头。她一进门就冲进书房,跑到窗前,看着奥雷离开。在这个年轻人把行李往帕特里克的小货车上搬时,亨特就站在马路中间,一直看到货车开走为止。然后他回过身来,面朝着房子,浑身上下因愤怒而绷紧。

莉亚直到身体碰到了书桌才发现自己已经退离了窗口。她不由自主地退到书桌后面,使自己与房门之间被桌面隔开。一分钟之后亨特破门而人。

他大踏步冲了进来,猛地把门往后一摔,连门上的合叶都摇动了。他狂怒地对她说:「你我之间有点小事要好好谈谈。」

他不会来。

莎娜在晕眩中度过了一天便早早回家,忙着做各种琐事,因为只要一闲下来,她就会听到那个小小的声音不断地告诉她,他不会来。

她买了虾子、现烤的麵包和芳香的蜡烛,拒绝回忆他眼中的神情,因为那神情清楚地写着他不会来。她在浴缸里泡了许久,然后擦指甲油、洗髮、吹乾头髮。

真的只有一个星期吗?为什幺短短的七天之中,她的生命会如此丰富、璀璨呢?「筱崎!」

她歎了口气。

「好吧!我知道这理由很可笑,我有雨天恐惧症,也许该说是厌恶症吧!反正我不喜欢在雨天出门就是了。」

「抱歉,我不知道。」他捉到她眼中一闪而逝的痛楚。

她将那纤细的身躯投入他温暖的怀抱之中。

「我知道我不该有这种反应,可是每当下雨时,我就想起我妈在车祸中死去的样子,我就是无法将自己丢到街上,看着街道上那些来来往往的车灯。」热泪汩汩流下。

严瀚云像呵护婴孩般地揽紧她,一只手在她背上轻拍着,内心开始低咒这该死的雨天。

他了解失去父母的伤痛,也了解因车祸而亡的尸体是如何的不忍入目。但他从没想过,如果当年爸妈是死在他眼前的,他会有什幺感觉,不管怎样,平定是难以忍受的,更何况是对一个稚龄的小女孩呢?小孩的内心一向是比较脆弱地,难怪她走不出这个阴影。

他就这样拥着她,让她流完自己的泪。

良久,筱崎的身躯不再颤抖,呼吸也恢复平稳了。

「抱歉,我把你的兴致弄糟了。」她吸了吸鼻子,不好意思地道。

「不,」她柔情地吻了一下她的头,逗弄地道,「对我而言,这种拥抱比在法国餐厅吃东西来得有意义多了,虽然西装可能因盐分过高而报销,但至少有一个料想不到的艳福,这幺左算算,右算算,本商行不但没赔本,反而净赚不少。」

「什幺嘛!」她嘟着嘴,却又忍俊不住笑了起来。

他用一种複杂的表情看着筱崎那张含笑带泪的脸,在发现她的凝视后,又恢复了原有的柔情。

「好吧!为了奖赏你的笑脸,本大厨今天亲自下厨。」

「小凝姊姊好。」诚诚很乖巧的唤人。

「好乖,那诚诚就交给我了,你去忙你的吧!」小凝热心的应允他照顾诚诚。

「那于小姐和袁小姐那边」徐品中担心二位女老闆的反应。「安啦!情非得已,又不是故意的,反正她们两个挺好说话的,你安心出门吧!一切有我,搞定!」小凝豪气万千的说。

「谢谢妳!诚诚你坐在这儿,不要到处乱跑,要听小凝姊姊的话,爸爸送货出去了,知道吗?」徐品中交待着。

「知道了,我会乖乖的。」

「小凝麻烦妳,诚诚书包里有药,麻烦妳十一点多的时候拿给他吃,中午就麻烦妳照料一下。」徐品中客气的交待小凝,心里挺过意不去的得把小孩交给小凝照顾。

「甭客气!货我都準备好了,你可以出门了。」

专题: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