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飘欲仙,相公太强了 飘飘欲仙相公太强了txt 飘飘欲仙李飘飘无弹窗

来源:飘飘欲仙,相作者:飘飘欲仙,相时间:2019-06-12 20:41:54

飘飘欲仙,相公太强了 飘飘欲仙相公太强了txt 飘飘欲仙李飘飘无弹窗

刘星注视着小女孩开开心心地离去,还不忘向对街看了一眼。

对街?!黑宾士?!刚才和车里人说话的小女孩?!玫瑰花?!

同时,刘星听到了从花中传出一声极细微的声音——像时钟的声音?!

「你干什幺……」

手中的花突然被抢了过去,刘星奋力将它掷出,然后——

「砰——」一声巨响,沙石飞走,刚落地的花爆炸,将路面都炸出一个小坑。

周围的人先是静默三秒,然后是刺耳的惊叫和纷乱脚步声。

「又没死人,叫这幺大声干什幺?!」不以为意地掏掏耳朵,刘星转过头,才发现,饶是商场上身经百战的尤老爷子也呆住。

刘星再看向空蕩蕩的对街,车呢?

尤笑松走了两步,正弯下腰去捡被风吹走的黑帽子,刺耳的剎车声和着轰鸣的汽车声,向他急驰而来……

「松——」尤老爷子大叫,眼看车子就要撞上他的宝贝孙子了。

脚……动不了了……因为时间太快……快得比脑中枢传达下的指令更快……

一股大力从背后袭来,身子立即倾斜、扑倒,与坚实的地面相撞,发出硬邦邦的声音。急速旋转的车胎与水泥路面摩擦,从他眼前驶过,扬起的沙尘扑到了他的脸上……

没有意料中激烈的撞击,也没有五脏六腑移位的剧痛。只因为一个温暖的怀抱从背后拥住了他……

刘星迅速站了起来,抹了一把虚汗,拍拍身上的灰尘,拾起了那个帽子,「你白癡呀!明知这幺危险……为一顶帽子送命值得吗?」

唉,现在就结束了?他还以为可以再多看点戏咧。

「走。咱们上迎春阁去!」独孤煞率先向前走。

「迎春阁?」他不解的眨眼。「上那干幺?」

「废话,当然是去找女人!」

找女人?爷不是肚子饿,怎幺突然要去找女人?儘管不了解主子突如其来的行动,但侯海还是迅速跟上,免得被抛下。

哼,色狼!

留在原地冉心心突地觉得一阵空虚,有些不是滋味的看着独孤煞离去的背影。

男人都是一样,每每说到要去找女人,就跑得跟飞似的,那副猴急的模样叫人看了就讨厌。

冉心心丝毫没察觉到心底那股酸溜溜的醋味,她转身正欲回房,不料却惊见周围在不知何时已聚集一小群人。

「吓!」她拍拍胸口定定神,有些不解。「你们——有事?」

他们个个似乎都露着垂涎的表情,眼巴巴的盯着她瞧。

一群人交头接耳片刻,一名小伙子便被推派做为代表。

「那个……冉姑娘,我们是想……不知道有没有那个荣幸,能够尝得到你的手艺?」小伙子话语方歇,一颗颗头颅跟着附和的点个不停。

打从她来到修罗门后,他们光是闻到她所烧的菜香,口水就已快流满地,然因她是专为爷烧菜而请来的,所以他们除了闻味道外啥也吃不到,现下既然有这个机会,大伙怎能轻易放弃?

「呃?」冉心心先是一愣,随即露出笑容。「可以啊!」

「伍老师,有什幺事吗?」扶了扶眼镜,邹佳婧露出身为人师端庄的笑容。

「没事,不……有事……」看来伍元生老师挺紧张的。

她保持耐心的仰望额头冒汗的男老师。

「我想问你……你晚上有没空,我想请你看电影。」

「对不起,我得回家。」一听,换邹佳婧手上冒汗了。

天呀!伍老师竟然要请她看电影?他是不是对她有意思?不然怎会提出邀约呢?

不不,她实在不习惯接触男人,尤其意识到异性的追求时,她就会有压迫感。

只因生长在女性家庭里,上至严肃的奶奶、妈妈、下到两位姐姐……清一色全是女人,都怪父亲去世的早,才会造成一家老小都是女人的状况。

除非是男性的亲戚,否则邹佳婧都采敬而远之的态度。

「那……那……」

「对不起,我赶时间。」说着,邹佳婧飞快的整理办公桌,拿起背包,脚不着地似的离开导师办公室。

「邹老师……邹老师……」

当失望的声音还喃喃不散时,邹佳婧人已经在校门口了。

轻轻地透口气,她準备走去隔巷的大马路边的公车站牌等车。

这时,她才看到不远处围着一群学生,像在看什幺似的交头接耳,再仔细一看,其中竟有她班上的学生。

「给我一坛桂泉酒!」说完,慕容烨便沉着一张脸,直接往楼上包厢走去。

纪暖暖怔怔地望着他英挺的背影,心想,这位慕容公子还真是个怪胎,第一次见到面时,看起来就像一个脾气好好的贵公子;可之后每见他一次,她就愈感到他是个令人难以捉摸的男子。

现在,他又不知是哪里不对劲了,除了一张脸冰冷得吓人之外,还说要一坛桂泉酒,她有没有听错呀?

专题: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