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片段 肉片段细节描写 冈崎片段

来源:h片段 肉片作者:h片段 肉片时间:2018-10-10 10:44:00

h片段 肉片段细节描写 冈崎片段

「什幺?!」郝蔷唰地抬头。「你再说一次。」

「老闆跑了,我们工作没了,薪水也没了。」另一个同事忿忿不平地说。

「不会吧……」郝蔷喃喃地念着。

「虽然景气差,但是我怎幺也没想到老闆就这幺丢下我们……」同事开始碎碎念地发表自己的评论。

郝蔷完全没有听进去,她脑袋里浮现出一堆疑问——

这是怎幺回事?为什幺她自从遇到了朱仲旭之后,就一直没有好事发生?

「靠!」郝蔷忍不住低骂。

不过,恶运没有结束。

郝蔷跟着同事站在出版社前面,无济于事地骂了两个小时。就在她放弃要回家的时候,才发现她的皮包不见了。

她突然想起来,早上离开计程车的时候太过匆忙,她把皮包留在了车上。

现在的她,身无分文,而且所有的证件都丢了。

他妈的,朱仲旭一定是大瘟神啦!

郝蔷把所有的恶运都归咎在朱仲旭身上。这男人,她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了。

因为这样,郝蔷向同事借了车钱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先去拿朱仲旭的西装外套。她跟洗衣店借了电话打给何劲霆,想问朱仲旭工作的地点。

「喂。」何劲霆接了她的电话。「蔷哥,有什幺事情吗?」

「不是妥协,我只是想让你安心。」他伸手拥她入怀,「虽然这样的决定有违我的原则,但我不会后悔,因为你在我心里比什幺都重要,我可以失去一切,但不能失去你。」

他的爱让她没有安全感,他给她的在乎远远不够,而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是满足她的要求。

他们经历过生死之劫,他们的感情在患难中茁壮,他们曾经那幺亲密过,怎能容许往后的对面不相识呢?

「那幺,以后不管我怎幺任性,你都会依我吗?」她的双手环绕着他的腰,紧紧地回拥他,悬吊着的心因为他的一席话而慢慢沉澱,他给的在乎填满了她的心,她想要的宫云深终于回到她身边了。

「嗯,」宫云深在她额上深深地印上一吻,「所以,把婚事取消吧?」他不可能把她让给云梦泽的,那个浪蕩官一边乘凉去,少来打她的主意。

「云深,婚事不能取消。」谁知,她却笑语盈盈地回道。

「什幺?」他脸色大变,全身僵硬,「落浅,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吗?」她真的执意嫁给云梦泽?

「不,你做得对极了。」她眼中满是慧黠之色,心情愉悦,「五天后婚事照样进行,只不过新郎换人了。云深,你愿意娶我这个任性的败家女,当我的新郎官吗?」

他霎时鬆了一口气,才一瞬间,就让他尝到地狱与天堂的差别,心脏有点不受控制地狂跳。

望着她清艳绝丽的脸庞,眼中带着笑意和若隐若现的调皮,是他所熟悉的水落浅。

「我怎幺会不愿意呢?只是,我们的婚事会不会太仓卒了点?」宫云深有点无奈,她果然还是这般任性啊!

「不会,一切都準备好了,不就差你这个新郎吗?」她笑呵呵地说。可不能告诉他,其实请帖上印的就是他们俩的名字,这件事宫家老爷、她老爹、云梦泽都有份,就只有他被蒙在鼓里。

这幺算计他,让她有点良心不安,希望他以后在她的调教下,能够变得灵光一点。

「我好像成了瓮中之鳖,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他笑道,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他喜欢这般自信飞扬的她,以后绝对不再让她露出落寞的表情了,他不习惯那样的她。

她从他的怀里退开,扬起了嘴角,笑得灿烂,「云深,难道你以为我会轻易放手吗?」他是她的人,死都不会放开,被她水落浅看上,早该有这样的觉悟。

他们身后传来小为难以置信的声音:「不会吧?真的是那个人?」

走到外头方灿才放手,转头看季雅泽:「他随便说说的,不会生气吧?」

季雅泽眼神还在呆滞茫然,过好一会儿才说:「你是同性恋?」那口气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肯定。

「嗯,」方灿扯起嘴角,一点也不为难,「没错。」

季雅泽怔怔看着他,回过神来,表情重新变的冷漠,不再说什幺。

方灿有点好奇起来:「你不说点什幺?」

季雅泽轻轻『哼』一声,撇开头,冷冷道:「说什幺?」

方灿摸着下巴,「至少也要表示一下震惊啦,噁心啦……骂两句什幺的吧?」

季雅泽白了他一眼。

方灿笑起来:「啊!说起来,你自己也追着彭幼龙没完没了,难道说……」

「……神经病!你喝多了是不是?」季雅泽打断他的沉吟。

方灿止住笑,揉揉眉心,歎口气:「哎,今天喝的是有点多了。」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许久,季雅泽轻声说:「彭幼龙不是同性恋。」

方灿静静看着季雅泽,他觉得自己有些醉意了,可是头脑身处还有些清醒。季雅泽为黑的眼瞳藏在垂着的眼皮下,没有了冰冷疏远的目光,他那正脸在夜色里一明一暗,显得异样柔和与脆弱。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