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那里图片 坏男人贱女人带字图片 吸毒女人的恐怖图片

来源:女人的那里图作者:女人的那里图时间:2018-10-10 12:16:00

女人的那里图片 坏男人贱女人带字图片 吸毒女人的恐怖图片

朱仲旭听到她的话,也看出她的心思。

他终于忍不住扬起嘴角。「你会捨不得的,相信我。」他这张脸笑起来多好看啊。

郝蔷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冷颤。

这男人!啧,她突然有个很不好的预感——这男人好像可以很轻易地吃定她。

还有,她真的得承认,这男人笑起来该死的好看,害她心跳竟然快了。

***bbs.fmx.cn***凤鸣轩独家製作***bbs.fmx.cn***

自从那天遇到朱仲旭之后,郝蔷的运气好像就掉到了谷底。

连着好几天,都非常的倒霉。

那天她回去洗澡的时候,竟然被热水烫到。隔天她拿西装外套去洗的时候,才发现乾洗的价钱贵到吓人。这一天,她早上睡过头,想飙摩托车的时候,她的爱车却坏了。她只好搭计程车去上班,到的时候,竟然看到出版社的大门深锁。

她的同事围绕着出版社的大门,叽叽喳喳地说着话,表情焦虑又不愿离开。

「怎幺了?」郝蔷急着下车。

她一下车,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一不留神就踩到了狗屎。「Shit!怎幺这幺倒霉?」她咒骂着。

同事听到她的咒骂声,回过头,一脸快哭地说:「是啊,为什幺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什幺?」郝蔷摸不着头绪地说。「难道你们也踩到狗屎吗?」郝蔷一边说,一边找个角落把脚底的狗屎刮掉。

她的头才刚低下,就听到同事说:「老闆恶性倒闭了。」

「所以,你事后才来安慰我吗?」

「不只是安慰。」他的黑眸炯炯发亮,表情诚恳坚定。

水落浅被他认真的眼神打动,一抹喜色从眼中闪过,她故作平静,「云深,你的意思是?」

他为她妥协了吗?

「我决定了。」他郑重无比地说:「请你不要和梦泽成亲,让我来保护你和水大人!」

「即使放弃你的原则,赔上你的前程,让你声名狼藉,你都不在乎吗?」当他说出他的决定,她心中的震撼排山倒海而来。

宫云深保持着蹲姿,仰头看着她,握着她的手一直没有放开,「落浅,当初在青阳郡,你为我连命都可以不要,我有什幺不能为你捨弃的呢?」

他只希望没有把她的心伤透,他们还有机会重新开始。

「云深,你觉得还来得及吗?」她压抑住满心的欢喜,假意悲伤地说:「你已经回复皇上了,也许过不了多久,我家就会被抄了吧?你已经做了选择,为何还说要为我捨弃一切呢?」

「我是钦差,那是我不能推卸的责任。可是我保证,不管军饷案最后结果如何,就算赔上一切,我也会保护你和水大人的!」

他不想再考虑了,他要放手一搏,不想再顾忌,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另嫁,让彼此痛苦一辈子。

他的心,她看得清。

「云深,其实你没必要为我妥协的!」水落浅轻轻地扶起他,「你这幺做会被人诟病一辈子,也会影响你和你爹的声望。唉,我这般任性,为何你还要配合呢?我无理取闹,为何你还要理睬呢?」

她不是一个好女人,难怪宫行遥总爱说她是妖女,的确没有错,她忍不住为自己对宫云深的「恶劣」反省。老爹这些天也总在她面前唠叨说宫小贼太可怜了。

不过她也没办法啊,谁叫宫云深老不开窍呢?她追他也是很辛苦的!

季雅泽抿紧嘴,脸上结了一层冰。

沈一一摇摇头,语意思颇深:「小子,你最好别惹他们。」

季雅泽盯着他。

沉默一会儿,方灿若无其事地问:「彭幼龙是你什幺人?」

还没听见回答,旁边有人过来挂在他身上,软绵绵插嘴:「灿哥——」

沈一一『噗嗤』一声笑出来。

方灿满脸黑线,板起脸:「不是跟你说别这幺叫我的吗?」

「可是这样好听!」那人回嘴。

季雅泽有点惊异,控制不住地扭头看。

那是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大约二十出头模样,打扮新潮,一百年耳朵上扎着耳钉,半个婶子软软倚在方灿身上,笑瞇瞇得搂着他,跟没骨头似的贴在他身上。

「我不喜欢!」方灿故作气愤地说。

「嘻嘻,不喜欢就不喜欢好了,」那男孩子一脸无所谓,「灿哥,你好久没过来了。」

「你是想问我这一阵子跟谁度蜜月去了吧?」方灿一脸戏谑。

那男孩子嘟起嘴:「你真跟人跑了?是谁?」他探过头来看季雅泽,「不会是他吧?他还没我好看哪!那模样,」说着在方灿脸上亲下去,嘴唇磨蹭一下才抬起头来,「看起来像性冷感……」方灿差点噎着,更让他意外的是:季雅泽竟然没有火冒三丈地跳起来大骂,只是吃惊地睁大眼睛看着他们,那目光突然令他有些不自在。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