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女孩全綶照 初中女孩全照图qq 初中女孩裸体艺木照

来源:初中女孩全綶作者:初中女孩全綶时间:2018-10-11 15:20:00

初中女孩全綶照 初中女孩全照图qq 初中女孩裸体艺木照

?{??????¤?¤v?A???D?p?G?Q???ó¤@???{?a¤H??¨??A?á?G·|???h?ò?Y???I

¤????A¤~?è???o?????Y?A???ù???M?N?b??¨è?T°_?C

?u???A?}?ù?C?v????±????b?Y?????n?????H???V?ù?n?b?ù?~?T°_?C

¤@°}¤?·W?A?{????·Q?N?o?ò??¤W???A¤??L?ò±??t?o¤w?g??¨?·????D?i?C

¤?¤@???A?{????????¤??g°?§@?N?O?á°h¤@¨B???ò±??t?à°÷?????a§ì?í?o????¤l?A±????????B?y?Z?a???i?o???????C

?u???A§A??¤F???H?}?ù?C?v±????b???n???A?×?T°_?C

?N?b?{??¤????L?D???P???A?ò±??t·?¤F?????????\?]?á?A?ù?X¤?±????{??¨ì???ù???A±???¨??t???}¤F?{??????°?¤@?à?e±o¤U?L°?¤j¨?§??????d?A??°????o?a??¨??i?h?C

?u???A?}?ù?C?v

¨S?????{???l?a?A?{???ü???ò±??t§???¤v???i???d?á?A???w?a???}¤F?????C

?u§A?O???ò¤F?H?s¤F§A?X?n¤]¨S???^???C?v±????b?i?ù?á?A?S?X¤???????±??C

?u??¤?°_?A???K?K§?¤?¤p¤?????¤F?C?v?{??§C¤U?Y?A????¤??P±????b?????A?`???????????o????????·W?C

?u???A§A?????O???ò¤F?H?°¤°?ò±`±`¨S?h?????H?è¤~§A¤÷??????§A?????^¨??A¤S?^?^???????i???C?v

?u??¤?°_?A§?¤?¤?¤?¤????A?C?v?{?????}?a?^???C

?u?O?o?????H?v±????b?ü?G¤????H?{???????C?u?n§a?A?J?M¤????A?A?N???I???§§a?C?v§Y¨??O??¤??????y?A??°_¨?¤??O?H?z?C?u?p?G?i?H?A???n¤@??¤]¤??n???u?A§A???i?פw?g?¨?á?R???h¤F?A??·R¤@?I?C?v

?u?O???A???A§?·|§ó?[§V¤O?C?v?{???ú???A?o¤??L?O????§???¤W?????y?}¤F?A?o????¤?¨ì??????¤¤?????o???????C

「他是谁?」项桀没理会元隽,只是瞇眼瞪着乐乐,语气让人神经紧绷。

「他是……」她的同学兼老闆。

乐乐想回答,动作却仍旧慢了半拍。

「情人!我是她的情人。」元隽不安好心的开口,存心让人误会。

这个答案,让项桀的俊脸略微僵硬,下颚的一束肌肉隐隐抽动。

这个天杀的女人!

「情人?」项桀的语调极轻极柔,却富含危险,黑眸瞇了起来,进射怒意。

乐乐先是看了元隽一眼,不明白他为什幺要这幺说,然后才转头看着项桀,小心翼翼地开口。

「不可以是情人吗?」乐乐无辜地问道,清澈的眼儿睁得圆圆的。

「你只要回答我,是或不是?」项桀危险的低语,怒意已经转为杀意。

这小管家先看向那男人,之后才转向他的动作,已经让他很不满,现在她还敢回答「不可以是情人吗」?

当然不行!他都已经吻过她了,她哪还可以有什幺其他的情人?

她是不想活了吗?

这个时候项桀才发现,他对她的佔有慾大得出奇,喜欢她的程度超乎自己的想像,现在他就想将她扯向怀里,再把她吻个神智不清、双腿发软,让她的红唇没空说些让他气疯的话。

「乐乐,我们该回家了。」元隽好整以暇地开口,看着眼前两人的互动,心里好奇极了,直想把她拉回家,好好问个清楚。

他拚命想挣扎,但是头,肩、胸、背……一下下更粗暴的打击袭来……眼前一片忽远忽近的黑翳……

有人在哭:「……花皮哥,别打了!会死的……」

花皮说了什幺,似乎是说你别管或是老闆的吩咐之类。

季雅泽想说话叫彭幼龙走,模糊的意识里是死亡的先兆:小龙走开,不然……你也会捲进来……

一声很沉重地闷响……

落在身上的拳脚停了下来,有个人扑过来抱住自己,问:「雅泽,你怎幺样?「声音颤抖着,似乎在哭。

季雅泽努力睁开肿胀的眼皮,眼睛前面红红黑黑的,糊着血,一团庞大的躯体倒在地上,旁边扔着一把椅子……

彭灿龙面孔煞白,充满了惊恐,拚命想把他拖起来:「快起来!雅泽,快起来,我救你出去,我们快走!」巨大的恐惧让彭幼龙粗鲁异常,拉了半天才发觉季雅泽还被铁链子捆着,于是又手忙脚乱地去拽那链子。

一夜的捆绑,季雅泽的手脚早就没知觉了,磨破的地方根本觉不出疼来,彭幼龙解了半天,发现链子居然是锁在沉重的铁床栏杆上的,不由得惊慌失措,杂乱无章地叨念着:「怎幺办?怎幺办?」

「……电话。」季雅泽昏昏沉沉说。

彭幼龙恍然跳起来,对,打电话叫人。可是手机不在身上,他又去摸季雅泽的口袋,想当然地自然早被搜走了……要出去……要下楼去拿……彭幼龙意识到这一点,恐惧让他不由自主微微颤抖起来。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