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求不满 快穿欲求不满求阅读 快穿之欲求不满

来源:欲求不满 快作者:欲求不满 快时间:2018-10-11 22:37:00

欲求不满 快穿欲求不满求阅读 快穿之欲求不满

肯定是因为昨天的一场雨,她没有任何遮蔽地就冲进大雨里,这下恐怕是因为淋雨之后而引发的后遗症吧,才会整个人像摊软泥似地瘫在椅子上。

「……咳咳……」程宁极力压抑才能让自己不咳出声音影响到其他人。

随着程宁的咳声,邵叙泱的眉头愈锁愈紧,他感觉她根本就撑不下去了,却还要逞强来考试。一如她奇怪的逻辑,绝对不会让自己与众不同,连考试也不能缺席。

是吧?她这次又準备要让自己拿几分呢?

邵叙泱紧盯着她,看她支着头极不舒服的样子,甚至连眼睛都瞇上了。

等到试卷发下来之后,每个人都埋头作答,只有程宁拿着面纸捂着脸,胀红着脸不让自己咳出声。

那样子让邵叙泱看了极不舒服,不明白她为什幺要这样勉强自己?而且他发现她根本就没有认真在作答,甚至连试卷都没有力气翻。

不动声色地,邵叙泱从抽屉夹缝中拿出一张刚才在传递答案卡时多拿的一张,他重複地填着两张答案卡……

等到考试结束,老师要求最后一位同学收答案卡时,邵叙泱有礼地表示要帮忙邻座的沈芯恬收答案卡后,一併抄走了程宁桌上的答案卡,悄悄地偷天换日。

一连五科考完,邵叙泱自作主张地帮程宁「完成」了所有的考试。

怎幺可能……怎幺可能……

站在公布成绩的榜单前,程宁呆住了,整个人像生了根似的一动也不动。

整个穿堂也因为这一次奇异的排名而不似从前的热闹,反而噤若寒蝉。

程宁可以感觉到许多目光投射在她身上,让她更加动弹不得……

她不知道事情到底怎幺了?为什幺会发生这幺可怕的事……

这、这男人,怎幺这幺直接?

「你、我……你、这个……」乐乐心跳猛然加速,呼吸却陡然中断,上气不接下气。

她慌乱无助,脸红的表情,莫名地满足了项桀,她还没想出要回答些什幺,他的薄唇便已盖了下来,吞下话尾,有效地解决她的困扰。

乐乐大眼瞠得圆圆的,脑袋一片空白,嫩嫩的红唇只能发出无助的呜鸣声,她无法理解,为何自己的唇会瞬间被炙热的双唇堵住。

迟迟等不到答案,项桀索性直接吻住她。

热烫瞬间覆上她的樱桃小嘴,项桀放肆地享用乐乐的甜蜜,想用最直接的方法得知答案。

乐乐来不及躲,只能怔愕地看着他贴上来。

她的心跳好快,她的脸好热,她觉得自己就快要烧起来了……

没有第一次接吻的慌乱与担心,乐乐尽情感受他的热情,发现他的唇好烫,他的气息好好闻,他的吻……好迷人。

终于,乐乐闭上了眼,粉嫩的双颊涌上红晕,心口更是小鹿乱撞,被吻得神魂颠倒。

这招很卑鄙,却也非常迅速有效。

至少,从她略嫌生涩的回吻里,项桀知道她对他,应该就是「那种」喜欢了。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草地上,项桀与乐乐并肩躺着。

夕阳西沉,照得身上暖暖的好舒服,马樱丹在微风中摇曳着,看来好不悠闲。

飞天有些怔忡。汉青握着他的手,紧了一紧,轻声道:「楚姿姑娘第一个上场。」

飞天集中注意力看向场中。

「是楚姿姑娘……」汉青的声音很小。

像乳燕般灵巧飞翻的舞伎中间,站着纤纤身影。

是楚姿。

她恭身下拜,然后盈盈站直。

那一身衣裳有蓝的、金的、青的、桔的华彩,华美异常。

清泉似的乐声流洩,她缓缓地折腰,展袖,从极静到灵动只用了一秒钟不到的时间,瞬间如翩飞的蝶,华翅张扬,彩光四射。

那是没有看到她的人想像不到的绝美华丽。舞姿与乐声配合得毫无间隙,一毫一髮的不协调都没有。让人移不开视线,说不出话来。

这像是一个最美的梦境,令人沉醉而不愿返。

「殿下,下二、三场是献唱。」汉青声音很低,「殿下真要……亲自吹笛幺?可能,又会被人说是不自重身份……」

飞天看了看那至高的平台上,坐着的定夺他命运走向的人。

天帝,辉月,星华。

还有一席是为他而留。

如果不表演,现在去和他们同坐?难以想像那束缚和痛苦,肯定如坐针毡般难过。

凶?「我本来就是这样。」又没人叫她来跟他说话。

「对女孩子要温柔一点,不然你将来肯定交不到女朋友。」从两人刚认识到现在,他的臭脾气一直没改过。

要不是他长了一张漂亮好看的脸,恐怕没有女生会愿意接近他。

「我不希罕,女生是很麻烦的动物。」他嗤哼。

她拍了一下他的头,「臭小子,我也是女生。」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