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和别人同居过 女友和别的男人同居 女友和前男友同居五年

来源:女友和别人同作者:女友和别人同时间:2018-10-12 03:27:00

女友和别人同居过 女友和别的男人同居 女友和前男友同居五年

郝蔷目送Simon离开后,转头看着朱仲旭的时候,眉头顿时揪了起来。「你笑得好噁心喔。」

「没办法,有人让我觉得很好笑。」朱仲旭非但不生气,反而大方地笑着。

「什幺跟什幺?」郝蔷瞪着朱仲旭。好不容易好转的心情,又被这家伙给破坏了。

朱仲旭笑看着郝蔷,她的心思实在太好猜了。她对simon有好感,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跟你说件事情。」朱仲旭摆出一副好心的样子。

「什幺事情?」郝蔷警戒地看着朱仲旭。

朱仲旭一笑,附上郝蔷的耳边。郝蔷的心跳一快,她的耳根因为他轻呵的气息而臊热起来。

「他有男朋友了。」朱仲旭带着笑意的声音扬起。

郝蔷脑中空白了三秒钟,弄明白之后,脸唰地爆红。

靠!Simon真是同性恋。那种一见如故的亲切感,原来是因为那种类似姐妹般的「亲情」感受。

啊!啊!啊!郝蔷心中假想的桃花瞬间枯萎。

「羡慕吧!」朱仲旭一字一字清楚地吐着。

朱仲旭恶劣地在郝蔷的「伤口」上撒盐,乘机会奚落她,连Simon都有「男朋友」,而她……还、没、有。

怎幺有人这幺恶劣?郝蔷难以置信地死瞪着朱仲旭,眼见朱仲旭的笑容扩大,她只能恨恨地低吐着。「不然你有吗?」

朱仲旭朗朗地笑了出来。

「不准叫我宫小贼。」这个女人,到底要说几次才会改掉这个毛病!

宫云深紧抓着她的手,往水府的方向走去,「真不知道你爹是怎幺教导你的,为何你一点身为女子的自觉都没有呢?」

「这是我家的事,不劳费心。」她哼道,倒也没有再挣扎,吹了吹清夜的冷风,脑子清醒不少,心情也平静许多。

她忍不住反省自己在花楼里的失常,为何会那般讨厌花娘碰触他呢?

「反正,以后不准再去花楼。」他懒得和她争辩,直接命令,他实在无法忍受她在花楼里喝酒玩乐的样子,这个女人,败家已是不可饶恕的毛病,再多一项放蕩恶名,以后谁敢娶她啊?

要不是看在他们相识十多年的份上,他才懒得管她,如果可能的话,他巴不得不要认识她。

「我高兴!」她扬起头,以气死人的口吻说道:「你就可以去,为何我不行呢?」

一想到他和花楼里的姑娘搂搂抱抱,甚至共度春宵,她就觉得好像是自己的东西被人染指了,顿觉噁心。

「若我不去呢?」宫云深歎气,他又不是他爹,干幺要为她操心,还跟她谈交换条件?

「那就彼此彼此了,」水落浅笑了笑,心情因这句话而骤然放晴,定定地看着他,说了一句让他摸不着头绪的话,「哼,我的东西,绝不再让人碰一下!」

「嗯?」他不明所以,而她也不再解释,乖乖任由他把她送回家去。

她的东西,她会不择手段取得,也不允许别人来抢!

PUB里穿梭的是形形色色的人们,在看似冷漠的都市丛林里,每个人的背后其实都有着不同的故事。

卸掉白日的面具,夜生活的纵情恣意不断上演。

也许是这愈夜愈疯狂的地方,令人不由自主地放纵心灵,无压力的环境,也较易解放抑制下的真实自己……

飞天用力扭过头去看辉月。他脸色不是很好,有些惨淡的白。

「陛下客气了。」他回头吩咐:「岳西,为飞天殿下预备成人礼典。」

啥啥啥啥?

飞天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个……那个……是他听错还是这位老哥说错?怎幺这幺一眨眼,他就要被洗洗剥剥烧烤上桌了?

呜哇,不要……

晕晕晕哦,甚至还不知道是谁来……行礼……

「那个……」飞天努力给自己壮壮胆,发表不同意见:「那个,我还不知道是谁……」

星华带着一半怜悯一半古怪的目光看着,「飞天,恭喜了。」

别瞎恭喜啊!

星华接着又说:「陛下亲自为你成礼,是你的福气,你可不要淘气胡闹。」

呃?飞天张口结舌,回头去看那个冷着脸的天帝。

离近看他的相貌其实不是特别英挺的那种,普通中等的脸容,但是手劲是真大!

「飞天怎幺突然就想通了?」他挑挑眉毛,声音虽然低,可是威势分毫不减。

飞天愣了下,再回头看辉月。

虽然今天还是给他添了乱,但是,没有再纠缠他,他应该不会太头痛吧。

哎呀,真丢人。

「喔,你喜欢上某人了吗?」黎心珞坐在床沿,双眸瞪大瞧个不停。

荷玮就算在大学风靡全校的时期,也没见她这般苦恼过,相反的,她总是游刃有余的「处理」掉每个喜欢她的男生。

「喜欢……」喃喃念着这两个字,反反覆覆,最后她再度大叫站起身,像中了邪似的又抱起头来。「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我一点也不喜欢他啊!」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