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时的教官喜欢我 军训教官喜欢你的表现 军训喜欢教官下场

来源:军训时的教官作者:军训时的教官时间:2018-10-31 21:28:18

军训时的教官喜欢我 军训教官喜欢你的表现 军训喜欢教官下场

可这冷静自持的二皇子让皇主公君也不由得暗歎,这孩子真是如此了得?

「怎幺突然就想起要办这件事,还指定是中臣大人家的千金?」

皇主公君自然不相信晋千岁是一时心血来潮才想纳妃,其中深意,他倒要看看这个聪明的儿子,是怎幺个说法。

晋千岁又怎幺会不知道他的意图,平淡地答道:「父皇不是早就催着儿臣纳妃吗?况且曹中臣乃儿臣太傅,据闻曹府千金是难得一见的绝色女子,端庄秀丽,知书达理,是有名的才女,儿臣很是倾慕。」

「是吗?千岁,父皇难道就这样好骗吗?」皇主公君瞥了他一眼。

「儿臣不敢!」晋千岁凝神,丝毫不敢分心。

「不敢?你与惊澜走得极近,竟学起她对付朕了?说!你真正的目的!」

他暗自心惊,父皇的戒心竟如此之重,连他也不相信!

「儿臣自知与惊澜交往过于密切,宫中上下颇有微词,给父皇与惊澜都带来了不少麻烦,攸攸之口难平,儿臣顿时悔悟,当该律己反省。思量再三,才做此决定,而中臣大人的千金,论品行样貌,做儿臣的王妃,再合适不过。」

晋千岁的这番话,说得似真似假,赌的是自己在皇主公君心中的份量和他对自己的看法。

皇主公君盯着他,想看出一点破绽来,可从他脸上却看不出究竟,莫非真厉害得连他堂堂当朝天子也看不透?

皇主公君突然开怀一笑。「好,父皇自然不愿扫你的兴,况且你好不容易才做此决定,那朕就下旨赐婚,你好生準备吧,你的大婚,自然是要隆重的。」

晋千岁浅浅一笑,没有太过喜悦的表情,但平和谦雅的笑容,至少证明他的心情是高兴的吧?他缓缓地垂下了眼睑,隐藏眼中可能会洩漏的秘密。

那一瞬间,眼里闪过混杂深邃的眸光,交织着无奈。这个决定,恐怕会让他和她,恩断情绝,他又何尝想这样!

俞咏妍果然还是没有出席皇主公君要她作陪的宫宴。她待在南岭宫,还想着怎幺整天都没有见到晋千岁的身影。

突地,慎儿急匆匆地快步疾飞到她跟前,单膝一跪,毫不迟疑直言道:「公主,有急事稟。」

下了面后,又敲了颗蛋,在面快熟时淋上一些茶油……

回头偷瞧三少爷一眼,想到他为了吃她做的膳食,特地从商行赶回来,心头便滑过一丝甜沁,嘴角也轻轻勾起。

「已经好了。」她将面放在他面前,「只是简单的麵食,如果不合三少爷的胃口,三少爷还是去——」

「你能不能少说些话?」就不知道哪天她若少了张嘴,该怎幺活下去?

「不说就不说嘛!」

她鼓着腮,索性回到灶前继续做点心,脑子里却直转着「杏仁麦芽糕」又是什幺玩意儿?该怎幺做呢?

「你这碗麵放了盐吗?」他突然问道。

「盐!」她眼珠子轻转了下,「好像放了。」

「好像?」秦非凯将筷子用力一搁,无奈地说道:「你听我说话时不专心,为我做膳食的时候同样这幺不专心吗?」

「我……我很专心,可我本来就不太会做膳食,你是知道的。」她被骂得好难受,「为什幺现在要这幺说我?」

「你不会做?那你过去是干嘛的?千金大小姐?」看看整个府里,也只有她敢这幺对他说话、敢对他说教,还敢跟他打赌。

「我——」虽然不是什幺千金大小姐,却是爹娘呵护在手心的宝贝。然而这话她并没说出来,只道:「我会努力学习的。」

说完,她就将麵碗给拿走,準备倒掉。

「喂——我只是说没加盐,你撒点儿盐不就行了?」她居然打算倒掉?

「再加盐煮过,面会糊掉,你何不去膳堂吃,要不然留在商行吃也行,就为了骂我才跑来的是吗?」宛奴委屈地垂首落了泪。

「你知道我去商行?」他眉一蹙。

在张瑞昌没来得及张大嘴巴之前,林宥亮又补充说道:「而且看下面的说明,这老闆还真的是非常注重泡汤的礼节呢。」

顺着他的手指往下看,诸如在下水前要洗澡、不可以带任何东西下水——除了他们提供的小毛巾;还有其他的规定、泡汤要注意的事项等等都列的很详细,双面的纸竟然花了他们半个小时来阅读。

「……一定要脱衣服啊?我还特别带了泳裤的说。」张瑞昌感到非常彆扭,他从来不认为洗澡是一种公开的事情。

「啊,哥,你来看,穿泳衣下去的话,是对已经脱光的人非常不礼貌,甚至可以视为一种挑衅。」张瑞恆真的是随身携带笔记型电脑,此时的他查到一些更多的资料给身后两个人看,「对于日本人来说,泡汤不只是一种休闲、度假,更是一种商业活动,在浴场里面去掉衣服,等同于去掉某种藩篱一样。」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