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丧尸boss恋爱 丧尸boss和我恋爱吧 爱上丧尸boss

来源:与丧尸bos作者:与丧尸bos时间:2018-10-31 22:37:16

与丧尸boss恋爱 丧尸boss和我恋爱吧 爱上丧尸boss

她的话让他神情一凝,久久才听见他低沉温和的声音,带着苦涩的无奈。

「若我不爱你,这世上,怕没有称得上爱你的人了。」

俞咏妍惊愕,随即面容上瀰漫出难以释怀的苦涩,为什幺偏偏会是这样?他那样心思缜密的人,原本以为永远也不会亲口对她说出心底的话。

可他说了,说得这样意味深长,彷彿是存在心中许久的爱恋。

可是又能如何?四年前她可以不顾一切,如今,恐怕谁也不能轻易脱身。

她知道,他一心求她平安,曾经她连死都不怕,如今,谁不珍惜自己的命?也许,这也是他希望看到的。

她和他最大的不同,是她可以不顾生死而选择和他在一起,而他,却希望她活着,好好的活着。生死之间,爱呢?在哪里?

叶家大少爷终于从温柔乡里爬出来,正确的说,应该是他把温柔乡搬回府上。

不仅重金包下了王朝最红的花舫里的红牌姑娘,还把她带回了叶府,但他一进府便感觉到不对劲。

「公子,怎幺了?」身旁佳人见他定住不动,不由微启杏口轻声问道。

叶翔天伸手揽过佳人的纤腰,微微一笑。「没事,走,让丫头带你去厢房。」说起来叶翔天也是玉树临风的翩翩佳公子一个。

这时正巧走来一个眼熟的丫鬟,是叶翔舞的贴身丫头,一向是跟在她身边的,怎幺会在府里?莫非翔舞在家?不可能啊!他明明打听清楚了。「秀儿!」

秀儿听见叫声回头一瞧。「大少爷,您回来啦!」说完又瞟了一眼叶翔天身旁的女子。

「好久不见,秀儿真是出落得越来越标緻了。」叶翔天泛开他的招牌笑容。

「少爷!您知道您多久没回府了吗?」

「你主子在家吗?」他坏心地一笑。

「三少爷,我进去啰!」她小声道。

「进来。」

她才推开房门,又听见他说:「直接进来,东西都快凉了。」

宛奴于是步进内室,却见茶几上摆了点心、小菜,「这是?」

「你忙了一天,快来吃点东西,对了……你不是很会喝酒吗?我特地準备了苏州佳酿要让你尝尝。」说着,他便为她斟了杯酒。

「我不能喝。」她噘起唇,「你该知道,我喝酒还是会醉的。」

「只是小酌,对你来说根本是小意思。」

看他这幺坚持,她也只好举起杯子喝了口,「我只能喝一些,喝太多后遗症可不轻。」

「我亲眼见识过。」秦非凯撇撇嘴说:「不过依你那酒量,再两杯无妨的。」

「可是我——」她本想说自己的酒量只能维持半个时辰,但想想醉了也好,就能完全逃避了,「谢谢三少爷。」

接过酒,她索性又一口饮尽。

「很好,你已经恢复酒国女英雌的豪气了!」秦非凯扬声大笑,「说真的,我欣赏这样的你。」

「那就再来一杯吧!」宛奴拿过酒壶打算为自己斟上。

「不行,依我判断,你的限度就到这里。」他笑着阻止,并拿过她手中的杯子,「喝太多了,你吃点东西吧!」

「我没胃口。」宛奴摇摇头,「只想喝酒。」

「做我的女人这幺难受?」仰首喝了杯酒,他半瞇起眸凝睇着她的眼。

「好,那我们走吧。」林宥亮和张瑞恆边笑边说的走进鬼屋。

那个鬼屋的造型看起来的确恐怖,阴森森的鬼影幢幢,一踏进里面顿时一阵白雾扑面而来,冷到骨子里的气息让人不禁起鸡皮疙瘩,与一般鬼屋不同,这里的鬼屋没有那种造作的发光人工塑料玩偶,发出闪亮的灯光还有重複的恫吓语,这里的气氛安静到一种极点。

走到不远处需要打开一扇门,没有突如其来的阻吓,映入眼帘的是广大的坟墓,真的有种置身在荒郊野外的感受,踏进墓园走了几步路,张瑞恆克制自己才没有叫出声来,因为此时他的脚踝被一只白色的骷髅给抓住,不禁佩服这里开关设计的他将计就计直接抱住林宥亮,感觉到后方一阵杀人的视线他才满意的吁了口气。

剩下来的一段路就没有故技重施的机关,顺利的开往另外一扇门,这次走在前面的两个人都被吓到了,因为一颗画得很逼真的女鬼头贴在门板上,他的设计就是让开门者与女鬼头只有一线之隔的距离,如果有些人走路还边聊天的打开门,那很可能就会一头撞上去。

「好可怕喔。」张瑞恆拍抚自己的胸口,真的开始流冷汗的他準备重新评估对于鬼屋的印象,这次感觉像进入古代的拷问场,旁边四周摆着各式各样的刑具,灯光晦暗之下更是给人阴森森的感受,走没几步路就感觉头上一阵湿湿的,抬头一看差点没叫出来,看不清楚是否真的有人被关在上面笼子,但滴下来的竟然是黏稠的血。

「这应该是动物的血……」林宥亮拿出手帕来替张瑞恆擦头,而此时也听到前后方都有惨叫声,料想应该是进来的女生被吓到了,但是这种非刻意的叫声更增添一种恐怖感,张瑞恆不敢再一个人走在前面,此时搂住林宥亮的他一半真的出于内心的恐惧,另外一半……自然是留给后面的那个人啰。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