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丫头的妖孽众夫君 鬼丫头的妖孽众夫君txt 妖孽夫君之狂帝傲妃

来源:鬼丫头的妖孽作者:鬼丫头的妖孽时间:2018-11-09 05:22:02

鬼丫头的妖孽众夫君 鬼丫头的妖孽众夫君txt 妖孽夫君之狂帝傲妃

「对不起,让你挨打,还受了伤。」东条祭将满怀愧疚。

「不干你的事,是我自己不躲开的。」黑鸷笑了笑。「只要把这记在帐上就好了。」

东条祭将已渐渐习惯她的作风。「当然,我们走吧!」

***

从医院出来后,黑鸷的脸上已贴上一个大包,真是可惜了那张绝美的芙蓉脸。

「还要回你公司吗?」黑鸷坐上驾驶座旁的位子。

坐好后,东条祭将马上发动车子,并道:「不了,我们去香港。」

「香港?刚才只是演戏而已,不用当真!」他吓了一跳。

车子缓缓驶离医院。

「我载你回去拿护照、签证,换洗衣服到那边再买。」东条祭将没有道出原因,坚持地道。

见状,黑鸷也没问什幺,只是说:「到你公司,我的车子停在那里,我自己回去拿,然后我们在西门全能馆碰面。」他可不愿让他知道自己的住所,否则他的身份可能就会被揭穿。

于是他换了个方向,往他的公司驶去。

「那个医生真年轻,看你和他之间好像不只是医生和病人的关係而已。」不知为什幺,东条祭将就是想问个清楚。在医院看她和医生亲密交谈的模样,就像是认识许久的好友,也许是恋人也说不定。

那医生的确长得不错,不,不只不错,根本是十分俊美。他自己也算是十分好看,但那医生比他更是俊美几分。不同的是,他是属于刚毅俊美型,而自己则界于刚柔之间。虽是如此,以他一百八十公分左右的身高,就让人非常有安全感,更是令女孩子心动,与黑鸷站在一起,真的是十分登对。

「我想这与你无关吧!」

黑鸷只要一想到刚才穆峥星见到他时的讶异表情,而后又差点失笑出声的模样,他就很呕,这下子他扮成女人之事,铁定不久就会传遍整个西门全能馆。也不能说穆峥星是个多嘴的男人,而是他见到这情形,一定会去向老爹问清楚缘由,他老爹一旦知道他现在的模样,一定会大肆宣传的。

她呆呆看着他大步上楼的背影,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幺惹他生气。

「小姐!小姐。」侍立一旁的小臻看她傻了,好心地挥挥手唤她回神。

曈星一回神,满腔的心慌和恐惧便全部涌上。

「小……小臻……」随着颤抖的语音,眼底泪雾也快速蓄积。「我……我做错了什幺……为……为什幺昱淞哥要生气?」

他这幺气,会不会是不喜欢她了?

一想到这点,她就更怕,眼泪频频掉。

说小姐人老实还真是没错!小臻翻了翻白眼,还没忘掏出手绢来替她拭泪。

「小姐,你当然是做错了。少爷那幺喜欢你,你却还在他面前关心其他男人,他不吃醋才怪。」她在旁边看得清楚,少爷何止吃醋而已,他根本就是气疯了!

吃醋?曈星的眼泪一时停住,惊讶地望向小臻,只见小臻肯定地朝她点点头,她不禁惊喘一声,摀住猛然失速的心跳。

啊,昱淞哥竟然为她吃醋?!

小臻望着她脸上渐渐绽开的惊喜笑靥,不禁再度提出衷心的建言,「小姐,依我看,你现在最好赶紧上去安慰安慰少爷,这样你们很快就能和好如初了。」

「嗯。」曈星不禁满心欢喜地点点头。她跟着也站起身,提起裙摆準备上楼。但是在步上楼梯之前,她的眼光又瞥见了客栈紧闭的大门。

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向小臻低声吩咐了一句,「你还是先把李大人放进来吧。」

留他一人在外面受冻,真的满可怜的。

够了!梁善福觉得自己的忍耐已到达极限!

现在她的处境真可说是寸步难行。她很想赶快离开这里,除去那些教她不知如何应付的察兰国百姓,更令她困扰的是这几日来她心中不断腾升的莫名焦躁与不安!

布包里的冰凉传到了她的手上,她不禁讶异地望住他。

"床上的毒粉我只大略处理过而已,上了床后就别再乱动,听见没?"他不待她作任何回应就将她一把抱起,他将她放上床榻,并要小'?'也上去。

把自己的披风递给两人后,他便也依着床沿席地坐下。

盯着聂骁的后脑勺好一会儿,珉儿将视线调回了右手。她微微张开了手掌,跟着对着掌手那朵包了冰晶的半绽布包发起怔来。

他……究竟是个什幺样的人?是和她手中的冰晶一样寒气逼人,还是和伤了她的手的高热一般炽烈难耐?为什幺她总是勘不透?

随着掌心的温度,布包里的冰逐渐融化,冰水的清凉一点点地带去她热胀的疼痛,也让她不睁气的眼皮因为舒适而一寸寸地往下坠。

恍惚间,她竟不自主地癡想,倘若此人的个性也能像这寒热中和后的舒缓,或许……就不会令人如此无以适从了吧。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