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大闲人 大明大闲人 贞观大闲人

来源:修真大闲人 作者:修真大闲人 时间:2018-12-05 05:22:01

修真大闲人 大明大闲人 贞观大闲人

美丽的容貌果然是难以挣脱的诅咒吗?为什?……

为什?一而再、再而三地,让她承受这些!

兰姬无声地流下了眼泪,被绝望撕裂了心神,用尽全身力量反抗着,却依然抵不过拽着她前行的步伐。

天旋地转的恶梦里,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遥远得彷彿是从天边传来:

「放开她!」

可、可能吗?努力望向前方,泪眼模糊中,依稀看见一骑矫健的身影。玄色披袍翻扬,乌黑的锺甲在阳光折射下,投下一轮轮炫目虹光……

是她的幻觉吧?他……怎?可能出现在这里?

「骆……少罡……」乾枯的嘴唇努力地嚅动。第一次,唤出了那个令她深深眷恋的名字,声音却哑得连自己都听不见。

眼前一黑,顿时坠入无边无际的深谷。

好累,好恍惚……

晕眩中,只觉得身体彷彿棉絮般,轻而麻木,浮浮沉沉。即使闭着眼,依然天旋地转。

轻轻的,凉凉的,有什?东西轻触她的额头……

「啊!」猛地睁开眼,清醒过来,顿时心跳如鼓,惊恐地往后退缩。

「别怕,是我。」头顶上传来的声音低沉柔和,大手一托,稳稳地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好熟悉的声音……兰姬不敢置信地抬头,对上一双深邃的黑眸。

「将军!」

方紫茵不解地望着扬宇,这才发觉他一身正式的打扮。「你……」

「送我一个礼物吧!」

「礼物?」方紫茵一阵愕然。

在方紫茵措手不及之下,扬宇炽热的唇畔便拂过她的娇唇,蜻蜓点水地落下一吻后,又若无其事地走到沙发旁坐下,「今天是我生日。」

方紫茵惊骇地瞳大眼睛盯着扬宇,不敢相信他居然吻了她!

她抚着自己温热的红唇,那个如羽毛般的轻吻依然感觉强烈地留在她的唇办间。「生日?」

扬宇对着方紫茵俏皮地眨了眨眼,「今天我是寿星,跟你索取一个吻当礼物,应该不失礼吧?」

「真的?」

「方小姐,从来没有人质疑过我说的话。」

方紫茵瞧着扬宇一身过于正式的男士礼服,这才想起他方才说的话。「你把一屋子的客人丢下,跑到我这里来?」真没想到他会做出这幺疯狂的事!

扬宇冷睨方紫茵一眼。「你不欢迎?」

方紫茵连忙挥手。「没有、没有,我只是很惊讶你居然把一屋子的客人丢下独自离开,那些人不都是你邀请的吗?」

扬宇冷哼一声。「但却没有一个人是真心的,看了就厌烦!」

看他一脸不屑的表情,方紫茵忍不住掩唇低笑。「看来你找对人了,我没有礼物可以送你,不过我绝对真心诚意地祝你生日快乐。」

「谢了。」扬宇愉悦地揉揉方紫茵的头髮。

她突然像是想起什幺似地拍了一下手掌。「对了,那你一定还没用餐吧?我煮几样拿手菜、再烤个蛋糕替你庆祝吧!」

自从半个月前,他那二弟和紫荆出门收取货款遇上同行寻仇回来之后,一切好像变得有那幺一点怪。

只是怪在哪里,他也说不太上来。

轻岚言行正常,紫荆也言行正常,但若是两个人碰在一起,情况就不对劲了!

两人的眼神好像会彼此间躲,两人的笑容也好像不再像以前那幺自然。

可是遇上这种事,并非人所愿,两人共患难,感情该更融洽,怎会衍生成今天这样暧昧不明的状况?

若不是一个孩童和一个男人之间不可能有什幺,他还真以为有什幺了!

哈哈!

喊了半天没人响应,封栖云又向更里头探。

「紫荆,你在里面吗?外头来了一批鱼乾,你快出来帮我看看『紫荆』」

「……」

似乎听到了什幺,封栖云往一丛树后头踱去。这一踱,果真瞧见紫荆又撑着下颔坐在栏杆下……发呆!

「小猴子,怎幺了?一大早又发呆?」

封栖云两只手插在腰间。他和她关係熟了,他这幺喊她,她已不大会在意。

长长的头髮扎成麻花辫,紫荆的模样已是「半成型」的小姑娘。此刻她轻浅的眉头紧锁,表情像极正思忖剩余生命的薄暮老人。

「瞧你那什幺表情!小猴子皱眉头丑得很,你还想不想长成美姑娘呀?」

「大秤铊……」紫荆悠悠转醒,嘴巴喊的却是封栖云最不喜欢听的绰号。

盈盈水眸瀰漫着放肆,沉醉在底下的却是重重的失落和放任自流的不在乎。上官飞烟拿起婢女新送上来的酒,再次送入唇中。

「飞烟,你喝醉了。」模糊中听到史云的声音,史云站起身走到了她的身侧,杯中又新添了酒液,明晃晃地引人遐思。

「我没醉。」耳畔彷彿是听到轻柔地歎息声,是史云的声音吗?为何会如此接近?一抬眸便看见他放大的俊容接近在眼前,脸上带着浓浓失落的神情是有些陌生的。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