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神州道 异域神州道吧 异域神州道sodu

来源:异域神州道 作者:异域神州道 时间:2018-12-05 23:46:01

异域神州道 异域神州道吧 异域神州道sodu

门关上时,他才警觉的冲到电梯口。

「到家打电话给我!」他挤到电梯里。

「呀!你变态,光着身体被人看到了怎幺办?!」庄宝惊讶的看他挤进来,而且只穿一条四角裤,模样令人很想笑。

「这幺晚了,会有谁看到?何况这是专属电梯。」他跟着她来到她的办公室,很仔细的观察她的表情,似乎没有刚才的狂烈火气了,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好像她和他没发生什幺事一般……看她很自然的收拾散在桌上的文件,他有一些慌张——「你……」他走到她身旁把她的椅子转向自己,蹲下去面对她睁大的眼睛,然后不知道自己该说什幺。

「什幺?」庄宝眨着眼,这时的心情已没那幺慌张了。

「唉!」肯歎口气。「你真的让我不知所措。通常像我们那样做爱之后的女人,不是应该会赖在男人身上?尤其我们有那幺多年没见面了,你是不是可以稍微把注意力放在我这里?可不可以别一副想逃跑的样子?」他非常非常挫败的说着。

庄宝把她的手放在他肩膀。

「对不起,真的!我只是一时慌张起来,不是想要逃跑,而且……呃……你很好,真的!」她不知道该怎幺说明目前的情况。他此刻像极了小男生的表情,让她有点想笑,但她可没真的傻傻笑出来。

「你……唉!你该不会是认为我是个很糟糕的男人吧?认为我经常擅用职权诱拐女秘书吧?」肯很怕她看轻他,真的!他想讨好她。

「你是吗?」庄宝直视他认真的眼睛。

「不,我不是。」肯慎重的摇头否认。「虽然我不知道为什幺,但是我真的喜欢你!

以前是,但那像是一种甜美且青涩的回忆,有些不够真实,我记得是你先不告而别;现在仍喜欢你,而且像是一种延伸,不曾间断般,并且我不打算用随便的态度来面对。你呢?你打算再次不告而别吗?」

「呃……我想我需要这份工作。」庄宝很讶异的,他——眼前这个男人像是在向她解释他的想法,而且很认真的。

「我第一次这幺不确定,因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幺。但是儘管我不在的这些年你和别人有过什幺约定,只要你仍旧单身……答应我,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肯亲吻她的掌心,他不是很有把握能赢得她,毕竟事隔多年了,当年的她似乎心有所繫,现在的她有些犹豫,但他确定自己很想要她。

「这哪里是成全?!你这是自杀!」齐战皱起眉。

「不!这是她和我谈的交易。」刑放的浓眉微紧,一向严凛的心被撼动了。

「公主……这是……两全其美的……好办法……我死了之后……让刑放……斩下我的首级……戴上你……的银面具……拿我的头……我的尸首回去……做交代……」妲碧费尽力气,脸色已是虚弱苍白。「公主……你看,我还用刀……割了好几下脸……将脸毁容才……不会被人……认出是我……」

齐战望着妲碧,察看她的伤口并把探脉息,已是伤势深重、脉象混乱。

「战将军……你不……明白,我亏……欠公主……我一直欠……她这一……份情,今天……我终于能……还她了,我心头……反而轻鬆……」妲碧望着慕夜颜。

「妲碧,你就像我的妹妹一样啊!你何苦……」

妲碧落下两行泪,滑落在颈间的血清上。

「妲碧,我不曾怪过你,何况你真的美极了!」慕夜颜的唇微颤。

「公主,我的……自私……让你活得……很痛苦……我的虚荣……建立在你……的痛苦上,我早该将……这秘密说出来……那样……你会对自己……的脸……多一点……自……信的……」妲碧吐出一大口血,泪水落在惨不忍睹、血肉模糊的花脸上。

「妲碧,我一点儿也不在意啊!」慕夜颜扶住妲碧,不肯让她再说。妲碧哪里知道,她最大的痛苦是因为得不到父王的爱,得不到父王的正视啊!

妲碧笑了笑。「公主……战将军……看重你……那是他……有眼光,也是……你该得的……幸福。公主,其实……国王一直是……关心……你的,实在是……因为明军的……压境和……鞑靼……来犯,国王是……真的派不……出兵来,而……且他病……了,只能让我……和帕斯来看……看你,想办法……救你,他不是……不爱你……」

慕夜颜心头一热,一股热泪涌上眼眶。「妲碧……」

妲碧再吐出一口血后,头,垂了下来。

慕夜颜的泪水一滴滴地落在妲碧的身上。妲碧是她最亲密的同龄战友,也是唯一让她又羡慕、又嫉妒的女子,想不到在妲碧心中,却藏了这一件心事。

齐战望着眼前之景,这是两个女人之间的秘密,却也是两个女人之间的恩仇,如今没有刀光剑影,只以一条人命来解决所有的恩仇,是过分平静与凄凉。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