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黛玉为妻 红楼之黛玉为妻txt 红楼我妻黛玉

来源:红楼之黛玉为作者:红楼之黛玉为时间:2018-12-06 08:03:02

红楼之黛玉为妻 红楼之黛玉为妻txt 红楼我妻黛玉

肯的脑子飞快的闪过一些画面,但已经可以抓住重点了。

「哈哈,我想起来了,是你!但是这样好多了。」他很自然的伸手将她的马尾巴拆下,更用手指轻柔的梳着,淡淡的熏衣草香。

「很好闻。」他的手掬起她的发,紧盯着她。「我想起来了,宝贝?是吧?」

庄宝很想否认、很想避开他因为正在回忆所以炽热的眼光。她无法说话了,真的不知道怎幺会巧到如此,七、八年没见过面了,突然出现在眼前……她该告诉他,她生了他的孩子吗?

「你结婚了吗?宝贝。」他忽然想知道这事,见她摇头,他才用力的把她拥在怀中。

很奇怪的,他很高兴她未婚。「好久好久不见了!你好吗?」

庄宝任他抱着,思绪已经无法克制的奔腾起来啦!怎幺办?怎幺办啦!哎唷,急死人了!

「我太唐突了吗?可是我印象中的你是很热情的呢。」肯很仔细的观察她的表情,似乎有什幺事在困扰着她。

当年的她在夜深人静时,偶尔会起身离开他身旁,一个人走到阳台抽烟,那时就会出现这种表情;有时候更像在偷哭似的。虽然只有短短一个月的相处,但他并没有忘记。

虽然他不知道她在伤心些什幺,但她会在他从身后拥抱她时,给他一个比夜星还灿烂的笑容,然后他会用更多的温柔吻她,而她也会回他最浪漫的热情……他真的没有忘记,只是将她的模样收在记忆的盒子里,现在打开之后,所有过去的回忆立刻鲜明起来,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般。

年少时的异国恋哪!那时他不自觉的被她吸引,似乎现在也是。

她未婚不是吗?那他不反对再续前缘的,他也到了适婚年龄了不是吗?

呵呵呵!很不错的点子,很不错!肯不自觉的勾起嘴角,有点像是不安好心的表情。

庄宝推开他。

「你找我上来应该不是为了探讨我们的过去,我想我们该谈谈正事。」想到还要替迦莉代班两天,她就想请假回家。她的头开始疼了起来。

那是她的颈项!她细緻、皓洁、温暖、幽香的颈项!

那是他最贪恋的味道,他曾经以唇燃烧慾望的味道!他曾经将脸深深埋在其中,轻唤着她的名的依恋!

「齐战!你在做什幺?」皇上的震怒声飘了过来。「杀了她!」

「杀了她!」群众的声音在一旁鼓噪。

「齐战,你怕了吗?」慕夜颜握剑的手更紧了,感到剑尖上的颈子一阵刺痛。

然而,那刺痛却比不上心中绝望的痛楚!慕夜颜的眼眶湿了,她想哭。

「你放开手,快逃吧!」剑尖传来的真实触感,让齐战感到绝望。不,他要改变命运,他要改变梦境中的预言!

「不!只要再多用一点力,你的剑就能刺穿我的颈,就能结束一切。这样最好,我巴不得你快点结束我的生命!」慕夜颜将颈子更往剑尖送,绝望让她不想活。「你不是说过,我这条命是你的吗?我不要你施捨的命,你取回去吧广她对不起自己的心、对不起她的族人!她可以想见,她死了之后,伏乞蔑也会跟着亡国吧!

追夜剑一点一滴地贪恋着她的血、舔噬着她的血,缓缓往她的颈项钻。

不!不要!齐地想大声喊叫,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第一滴殷红的血,在金光里沿着剑尖缓缓流了下来。

他的心如同被撕裂,痛到心坎里,可是他依旧叫不出声。

那剑尖正在谋杀他最贪恋的味道!

她是他最深爱的人啊!

齐战的手颤得更厉害了!但慕夜颜的手却握得死紧,还隐隐用劲,让剑尖能够拚命往前钻,让她的血色混着金光,淌出了一道金与红的血流。

「就在前头,宓姐!阿丰他们就在那儿!」

找到了靠山,阿咪的泪水也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盛气凌人的架式。

数十辆改装的重型摩托车震天的呼啸声来到了高崖,强烈的光束有如飞碟,逼耀得前方斗殴的人马纷纷伸手挡蔽自己的眼睛。

「宓姐?!」其中一个头破血流的高大男子惊喜的大叫,随即却被身后的大汉踹倒在地。

「阿丰?!」阿咪惊惶的尖吼,急欲奔去的身躯却被大块头给揪了回来。

「宓姐?!」阿咪再次红了眼眶,神情哀凄的求助为首的李宓。

一语不发的李宓始终蹙着眉头。若非车灯只照亮她的背影,否则旁人绝不难察觉她眉宇之间沁出的冷汗,还有她咬牙得近乎发白的脸色。

痛!好痛!痛死了!她在心中诅咒的呻吟。

不是幻觉,也不是牙痛,而是她腹部正不断的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绞痛,像是有人将她的大肠小肠拼了命的打着死结……

「宓姐?」一旁的大块头皱起了眉毛。

「你就是李宓?!」车灯前方传来沙哑的男人嗓音,声音的成分带着几许的诧然惊异。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