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深渊主宰 黑铁之堡

来源:永夜君王 深作者:永夜君王 深时间:2018-12-06 21:28:02

永夜君王 深渊主宰 黑铁之堡

正因为如此,他的名字在法律界、政治界、商业界中,没有人不知道。

他的出名当然不只因为他律师之职,还包括了他那张欺骗社会大众的书生脸。由于有着超强能力,再加上他那文质彬彬、气度非凡的外貌,他还常被邀请上节目,甚至还开了一个法律的节目让他主持。

于是乎,青书玦这个名字几乎到了没有人不认识的地步,他的人、他的名字就好似演艺界香港四大天王一样的出名。

不过他倒也不在意自己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而且压根儿是个不在意他人看法及眼光的问题人物。

从他开着一部大红的法拉利跑车,还大大方方的将它停在台北这所最好的高中──建国中学大门口外,就可以看得出来。

这时,正好是学校放学的时间。

学生从校内走出来,一出校门触目所及的便是那部亮丽、抢眼的红色跑车。

除了这部引人注目的法拉利跑车外,青书玦还大方的戴着墨镜倚靠在车身,用着凌厉的眼光看着正由校内走出来的学生。

陆陆续续从校园内走出来的学生,目光皆被眼前那部美得骚包的法拉利跑车给吸引住,当然也注意到站在旁边的那个出色男人。

「喂,那个人看起来有些眼熟。」

「是啊,好像在哪里看过他。」

「咦,那个人不是主持××节目,而且是当红的名律师青书玦吗?」

「对啊,就是青书玦,他怎幺会出现在这里?」

「我第一次看到他本人耶!」

「我也是。」

「我每个礼拜都有看他的节目,那个节目很有水準也很有趣。」

「解铃还须繫铃人。」李炽比她镇定多了,在来这里的途中他早想好了解救昱淞的办法。「你是长公主的女儿,一定能劝长公主推翻之前的说辞,替昱淞翻案!」

「你是说去求我娘?」曈星愕然地停止哭泣。

「怎幺?你难道不愿意?」李炽厌恶地皱紧眉头。

「不……不是。」曈星缓缓摇头。李炽说得没错,解铃还须繫铃人,罪魁祸首是母亲,自然要从她那边下手。只是李炽不了解内情,若让他插手一定会搞砸的。

一思及此,她原先的慌乱也逐渐安定下来了。是的,她现在不可乱了阵脚,她还要救他,这便是她仅存生命中唯一的意义了。

「李炽,你先回去吧。」她镇定下来,抬首对李炽说。

「什幺?」李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叫你先回去,做好三日后营救昱淞哥的準备。」既然皇上不让任何人靠近天牢,要救昱淞哥也只有在赴刑场的当天早上了。

「你不打算求安国长公主了?」李炽讶问,难道她的爱情只有这样?

「不,我会求。」曈星握紧了拳头,已经知道自己该怎幺做了。「我会让她不能再来破坏你们。」

安国长公主回到自己的清晓园时,竟惊讶地发现房中灯火通明。她推开房门,想知道究竟是谁在她房里,却更加讶异地看见曈星早已坐在桌前等候多时了。

「星儿,你怎幺来了?不回房休息?」安国长公主惊喜异常,自从那天说出恨她的话之后,曈星自此便不再正眼见她,也决计不再和她说句话了。

曈星不理会她的惊喜,单刀直入地说出来意,「我要见他一面。」

「什幺?」安国长公主的惊喜瞬间凝结在脸上。「是谁告诉你这件事的?」

「你别管这幺多,只要告诉我行或不行。」曈星一句废话也不想多说,她冷冷地瞪着母亲。「你不会不答应吧?」

「星儿,你这又是何苦呢?」多见面多添痛苦呀!

跟着扬起唇,只是他的回应并未似表情看来那样友善。"我听到了。"

"呵,那……"

"但晓恋并没有承认过。"

"所以?"盯着他无妨的表情,心里不舒服。

"所以我的决定不会改变,除非晓恋承认她和你的关係,除非她拒绝我,要不然我是绝不会改变决定,这是公平的竞争。"

"不会吧。"他失笑,且难以相信文质彬彬的湛良威会想横刀夺爱,甚至是摆明地。他一定是开玩笑。

"再说一次,我不是开玩笑。"拿下脖子上的毛巾,他递给愣着的徐承海,恍若下战书。"从今天开始,我们将是情敌,虽然我还是贪心地想跟你当朋友,因为你人真的不错,只是……"

"怎样?"眉头骤拢,他这才进入情况。

"只是我情愿你当我的朋友,因为当我的情敌,你可能支持不了多久。"

"你……"

"我们会是情敌……或是朋友?"

情敌……还是朋友?盯着他準备离去的背影,徐承海抓紧拳头。

湛良威的话自那一夜开始,就困扰着他,之后他曾打过电话再和湛良威谈,但不是找不到他人,就是谈不出个所以然,他送花给晓恋的那一回亦是。他认为男人之间的友谊难得,所以不想撕破脸,而他却也不会因此放弃了对晓恋的感情,毕竟他已默默付出了许多。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