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之召唤猛将 三国之召唤猛将 北宋之召唤猛将

来源:逐鹿之召唤猛作者:逐鹿之召唤猛时间:2018-12-06 22:14:01

逐鹿之召唤猛将 三国之召唤猛将 北宋之召唤猛将

看着木村哲哉一杯又一杯的酒下肚,穆峥星真的不知该怎幺阻止他,只好任他继续喝着闷酒,转身就要上楼。

「你终于来了。」木村哲哉看到站在门口的人,冷冷的说道。

穆峥星愣了下,回头便看到东条祭将的人影。

「祭将……」

「我是来接黑鸷回家的。」东条祭将不拖泥带水的说出目的。

「他在那次被你伤害的地方。」木村哲哉什幺也不想问。「你要答应我,绝对让要他幸福,否则我会将他抢回来的。」

「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东条祭将坚定且自信的说。

「希望你真的做得到,否则下次我不会这幺好心。」

「谢谢。」东条祭将道了声谢,转身往知床五湖的方向走去。

「峥星,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是该笑还是该哭。」木村哲哉望着杯内的酒,恍惚地说着。

穆峥星轻歎了一声,「我陪你喝个够吧!」

裘诏磊胸前的凸起被青书玦用火热的唇含着,并用灼烫的舌轻舔着,更以修长的手指揉搓着,那种令他目眩神迷的快意,让他几乎陷入未知的境界之中。

一声轻喃从裘诏磊口中逸出,他再也无法强自住那种充斥全身的舒服感觉。

在他几乎失去思考能力之时,青书玦竟在不知不觉中褪去他身上仅存的裤子,顿时,他全身赤裸裸的躺在他身下。

而下体突然传来的凉意让他回过神来。

「住手!」不知哪来的力量,裘诏磊急忙大喊出声。

小臻歪着头想想之后,也好,反正她等着也是无聊,顺道参观参观小姐生长的环境好了!

想罢她便喜孜孜地跳着离去,婢女这才落得清静地轻吐气息。呼,总算打发走了!

小臻一边走一连东张西望,嘴巴一直合不拢。从她知道小姐是位郡主之后便够惊讶了,但她没想到小姐的家竟然比之嘉靖公府毫不逊色,甚至华丽豪美犹有过之。

她频频讚歎小姐出身的高贵,竟忘了留意前方来人。

「哎呀!」她狠狠地蒙头撞了上去,与对方跌成了一团,结果大惊小怪的叫声立刻四响而起,小臻才想没那幺严重吧,正要拉对方起来,但听见大家喊的是什幺,整个人都愣住了。

「公主,您没事吧!」众侍女们纷纷抢前要扶起主子,小臻一时不察,整个人被推到后面去。

公……公主?!不会吧!她撞到了小姐的母亲?!

小臻忽觉大祸临头,正想趁乱赶紧逃走的时候,一道威严的女声却从人群中传出。

「站住!」安国长公主在侍女的扶持下缓缓站起,她不悦地瞪着那名想落跑的丫环,不知府里何时出了这等不知礼数的下人!

「你是哪来的?本宫怎幺从没见过你?」她蹙眉审视着眼前被侍女押回来的小臻,威严地问。

「我……我……」小臻全身僵硬、冷汗直流。她是跟着少爷来的,但她家少爷半夜偷入小姐闺房,传出去怎幺都不好听,她又怎幺说得出口呀?

安国长公主也不用等她回答,扬眸望向她来自的方向。她美眸不禁瞇了起来,偏首悄问左右,侍女们也必恭必敬地小声回答。

小臻完全看不懂她们在做些什幺,可是却在不久之后,她竟惊愕非凡地看见安国长公主原本威严恐怖的脸色渐渐变成一派温和的笑意。

「你是和嘉靖公一道来的吧?」

小臻吓了一大跳,她怎幺知道?!

安国长公主瞇着眼笑,再度开口,「嘉靖公怎会让你跟着来呢?你和星儿认识吗?」

"那幺那天在勒马村袭击我的,也是你?"秦宾也会易容术,当天的兇手无庸置疑。

秦宾颔首。"那次的埋伏行动,和我一行弟兄们都只是奉命行事。"

"谁是指使人?"

秦宾迟疑了会儿,但一想起褚皋对他的不仁,他也就无须再对他效忠。他供称:"是褚分堂主。"

"他?"

"果然是那家伙!"数人中,反应最激烈的还是性格冲动的肥镖四,他啐声。"我看他想当门主的野心是到死都改不了,这回居然连老大都敢暗算!"

一旁,寒琰和鬼眼三亦一副早有料想的模样,但他们还是不了解,今天秦宾为何要自投罗网。

"你不会不知道暗门惩处叛徒的严厉手法,今天为什幺还敢回来?"聂骁严肃问道。

"在被褚皋'杀人灭口'之后,秦宾也就不再算是个活着的人了。"他扯开前襟,一条刚结痂的刀痕自肩到腰爬在他身上,那是褚皋的副手杀人未遂的证据;而他被推落绝崖之后却还能捡回一条命,想必是上天要他揭发褚皋的丑恶面目。

"今天秦宾回来,只求告知门主一个真相。"他又说。

"你想说什幺?"聂骁微略猜疑。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