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王爷的绝色弃妃 腹黑王爷的悍妃 腹黑王爷俏医妃

来源:腹黑王爷的绝作者:腹黑王爷的绝时间:2018-12-07 01:55:00

腹黑王爷的绝色弃妃 腹黑王爷的悍妃 腹黑王爷俏医妃

「这盘是酱爆鸡片,这是沙茶猪扒,这是香炒箭笋……这是糖醋排骨,这是花椰干贝……这是味噌海带芽汤……」青书玦一一介绍着菜名。「尝尝我的手艺,保证让你吃了还想再吃。」

「我不饿。」裘诏磊就是不信任他,更别说吃他煮的东西。

「你不吃我就不放你回去。青书玦威胁着他。

「你……」裘诏磊气急地瞪着他。

「我说到做到。」青书玦一脸自信地笑着,丝毫不在意他的瞪视。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最后,裘诏磊气馁地跌坐在椅子上。

「这才乖嘛!」舌书玦盛了一碗饭递给他。

裘诏磊很不甘愿的接过饭碗,他现在只想快点吃完饭快点走人。

他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地吃着。

「吃慢点,小心噎着。」

嗯,虽然不甘心,但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变态色野狼的手艺还真的是很不错,是以媲美饭店大厨。

青书玦心满意足地看着裘诏磊吃着饭,他已经好久不曾为别人下厨了。

故意忽视投射过来的炽热目光,裘诏磊低着头猛吃。

这些菜真的是太好吃了,让他忍不住又添了一碗饭。

「你如果喜欢吃的话,我以后每天都煮给你吃。」

每天?他说这话是什幺意思?他究竟还想缠着他多久?

「啊!福妹,别闭上眼……我不许你闭上眼……喂!你这家伙把我的话当屁呀……我说过要她平平安安的……」

耳边飘来一阵怒吼,断断续续又忽远忽近——

好像是二哥的声音呢……意识终沉人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

※※※※※※※※※

深夜的皇宫里,一道颀长优雅的白色身影踏步而来。

来人俊美的五官在宫廊晕黄的灯火照耀下,透着一丝幽魅冷凝的气息。

一路走来,不见半名侍卫,偌大的皇宫内殿竟无人守夜,荆无极微微勾起唇角,冰冷的笑意浮上深邃的蓝眸,彷彿一点也不意外。

来到穹苍王的寝宫前,但见房内灯火明亮,显见里头的人尚未安寝。

没有开口出声,他逕自推门进入,房内,穹苍王端坐茶几旁,似已久候多时。

「你可来了!」带笑的眼迎上冰冷的蓝眸,似是心情大好,神态十分悠闲,一点也不在意荆无极擅闯皇宫的行径。

「冰月的情形如何?」他刻意问道。

「王上应该很清楚才是,何必多此一问!」荆无极冷淡地回了句,长睫半掩。

「国师这话是什幺意思?」穹苍王挑高一眉睨向他。

「那根勾魂银针是王上赐给银霜的,不是吗?」荆无极平静道。「银针以百种波斯特产的毒物製成,本是教内之物,两年前却教人连解药一併偷走,没想到原来是到了您的手中。」

「你就这幺肯定是我给的?」穹苍王微瞇起眼。

荆无极淡笑道:「竞赛之前,王上曾密召银霜进宫,所为何来,还需要无极把话说白吗?这事恐怕连太后也不知情吧!」

"你是晓阳的妹妹。"低俯着的脸上扬起一道微笑,浅浅地。

"你还记得我。"非常意外,看起来她并不像湛良威所形容地阴沉,和那躲在房门后伤人的人更不相仿。悄悄地,她将沙发上的人仔细观察。

她对她的印象就停留在六年前夜市的最后一瞥,自车祸发生后,两人就没再见过面了。所以今次,自然有着恍如隔世的感觉,因为眼前的她虽清丽依旧,可却依稀察觉得到那次车祸带给她的影响。

她穿着一套样式简单的粉绿曳地长裙,外头却加了件在室内显得累赘的毛料外套,苍白削尖的脸蛋,微蹙的柳叶眉一直到脸颊边缘突兀地横着一道玫瑰色长疤,她身旁搁了把枴杖,搭在膝盖上的手指柴细。

她……是真的和病痛搏斗过的,因为憔悴太多,虽然那无损她的美。

"你找我,有什幺事吗?"幽幽地问。

回过神,微笑。"喔,我只是……好久不见,想跟你打个招呼,聊一聊。"恍神间,她似乎忘了今天找她的原因就搁在自己的口袋里。

"聊?我们能聊的似乎不多。"

"不会呀,就像老朋友,可以聊以前;就像新朋友,可以聊现在。"端来新鲜水果的李嫂偷观了于晓恋一眼,而她则回了妇人一个自在的笑。

"聊现在?"轻声笑道。

"没什幺不好聊。"点点头,意在拉近两人的距离。

"你跟他有多要好?"突然,她话锋一转,伴着冷淡下来的神情。

"谁?"

"我哥。"

"良威?我和他就和你一样,是朋友。"凝注着湛季盈的同时,她发现湛季盈身侧摆着一本正红色的本子,她骨感的手掌正放在上面,而扳住书脊的小指畔,则露出一块写有1996的蓝色标籤。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