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悍妃在上:邪王轻点爱

来源:邪王轻点爱:作者:邪王轻点爱:时间:2018-12-07 02:41:16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悍妃在上:邪王轻点爱

「知道。」罗米洛相当惊讶,她在短时间之内竟能学这幺好的西班牙语,不过或许她的确是聪明过人。

「他并不真正需要我的热情,因为别人也都能给他。」范妲曦像受到肯定一般,再继续说:「我的热情天生,但我不想添加在他的战绩中,那多浪费了,他既然可以满足于很多女生的追求,所以我也就可以不用再给他我的热情了,如果我再一直以他的方式继续下去,那幺我会开始讨厌他。我不想把他当成一部做爱的机器,所以……」

她吸口气再说——

「我们都必须往前走,我更想追求更丰盛的生命,所以必须成长。我讨厌说谎、也痛恨虚伪,现在的我不想成为做爱的机器,也不想去和机器做爱,所以就不想表面装作很热情,心里却一点一滴地看轻别人,这是谎言,也是我最不愿做的。」

罗米洛相当惊讶范妲曦迹近赤裸地陈诉她的内心世界,他看不到她因此而困惑的情绪,反而看到坚决勇敢和无比的信心。

「我无意说你朋友的对与错,这仅是我个人的看法,我不想造成困扰,只是说明而已。他并未伤害到我,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关心。」范妲曦笑了起来。

「这是我应该的。」罗米洛真的是善良人种哪。

「我很好、很平安,因为坦然,所以无惧。」

「我相信。」罗米洛从她脸上的笑容,看到很广大的世界视野。「阿娟,你要多加油喽!」他突然用中文说,敲敲阿娟呆呆的表情。「你可以听懂多少?」

阿娟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一点点啦!你们说太快啦。」她只能佩服范妲曦了,但她心想她回家也得更用功才行,因为她想去罗米洛的国家。

「是朋友吗?」范妲曦用西班牙文问,伸出手。

「是朋友!」罗米洛也伸手握住,他此刻更正欣赏她,并且重新认识这个朋友。

「还有我,还有我!」阿娟听得懂这句,于是立刻也把手搭……上去了。

她等的电话终于来了,果真是刘巧雯。

他丢开接在手里的枕头,勾起一边嘴角,「恭敬不如从命。」

他装模作样的朝她鞠了个大大的躬,拾起散落地面的衣物挂在肩上,洒脱的裸身开门。

她又抓起另一个枕头,奋力掷出去,「去死吧你!」

没想到这个枕头竟「叭!」的砸在刁明的后脑勺上,力道大得让他失去平衡,险些就跌了个狗吃屎。

「这个暴力女。」他摸摸后脑勺咕哝,悠哉愉快的走开。

「哦!天哪,让我死了吧!」桃夭沮丧的趴在棉被上。

两腿间及肌肉的酸痛在在提醒她的失身,她真想抱头痛哭,可是她哭不出来,只想杀人……杀了那个臭土匪,然后把他剁成肉酱喂尸尸!

想着,桃夭一骨碌的跳下床,捡起衣服七手八脚的穿着,嘴里愤愤的念道:「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我非杀了他不可,可恶!这件衣服到底怎幺穿?怎幺这幺难穿。」

「姑娘,让我来伺候你吧!」罗嫂子的声音响起。

桃夭抬头见罗嫂子一脸笑意,霍然想起刁明方纔的话,「昨晚你叫得又浪又大声,我想全寨子里的人都听见了。」

一把火霎时烧上她的俏脸,蔓延至耳根子。

放眼望去,只见房间内凌乱不堪,衣服丢了一地、椅子打翻了、桌子也移了位,一只水盆开口向下的盖在地上,床帘一边被扯落,另一边则被撕得破破烂烂,要掉不掉的悬挂着。

这种类似灾难过后的景象,不可能一次就可轻易造成,印证了刁明说他们不只做一次的话,彷彿到处都留有激情欢爱的痕迹。

除此之外,床褥上一摊刺眼的鲜红更是罪证确凿,那是她的……初夜……落红……桃夭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烧了起来,直想挖个洞钻进去,永远不要再出来见人。

天哪!天哪!天哪--谁来乾脆一刀砍死她算了!她还有什幺脸留在世上?

卖掉她,根本都不够赔。

「脑震荡?!」气未消,古玄火瞪着她的眼神依然兇恶,「这是谁害的?害我俊脸破相、后脑伤肿、手吊石膏、双膝擦伤、胸口疼得半死,还要住院观察的!」

妈的!想到完美的俊脸有了瑕疵,多出一道丑陋的疤痕,他怒火更旺。

「我。」错不在己,伤者最大,董小玲自认倒楣,哀怨的低垂螓首。

受伤没有减损半点他的元气,反倒助长增加他的怒气。

她真的很纳闷,怎幺他车祸,一点也没有严重伤者的病样,也没有病人该有的虚弱状,依然还有过人的精力瞪人,和惊人的力气吼人。

外国人的骨骼都是这幺的强壮吗?

他到底是吃什幺长大的?难不成是吃「欧落肥」,所以才会这幺的勇健?

她像看怪物似的偷偷从睫毛下打量他,一脸怀疑。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