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师兄 《史上最强师兄》 史上最强的大师兄

来源:史上最强师兄作者:史上最强师兄时间:2019-01-10 00:23:01

史上最强师兄 《史上最强师兄》 史上最强的大师兄

食不知味地搅着便当,她的思绪又飘了好远好远,飘回到初见夏驰风的那一刻,飘回到前天下午那个霸气的吻,最后,画面终结在昨晚他离去前那对受伤的眼眸……

他那明显受到打击的眼眸不断反覆出现在她的心中。就在她几乎说服自己前,一张如魔鬼般般凄厉的面孔又让她陷入了恐惧中,这样的情况反覆折磨了她一整个晚上。

当清晨第一道鸡啼声传出时,她选择了逃避。

而她原本武装她的情绪,在听了一整个早上甚嚣尘上的谣言后又险些溃堤。谣言每传一次,她的心就不由自主地陷落一次,让她逃不开又挥不去。她发现自己的心似乎逐渐失落,找不着降落的地点。

由于正值中午用餐时间,办公室一如往常般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但突然间,鼎沸的喧哗声陡地安静了下来,变成了一道道窃窃私语。

把自己隔离在这些嘈杂声外的宋水蓝并未察觉到这不寻常的突然安静,她依旧机械化地将饭菜一口口地送入口中,甚至连一道自远而近的沉重脚步声停在身旁也浑然未觉。

来人一到她身旁,便俐落地撕下她桌上的日曆纸,迅速地写下几个字放在她桌上后,立刻又掉头离去。

一气呵成的举动令宋水蓝错愕得停下手中的筷子,等到她意识到一切抬起眼时,却只来得及捕捉到那抹傲气挺拔的身影消失在门后。

她愣愣地收回视线,停在桌前的那张字迹潦草的纸条上。

「如果不想引起任何话题,中午一点,荷花池见!」

「荷花池见」四个字像针,将她的思绪刺回到现实。这算什幺?威胁吗?她激动地捏紧了纸张,一颗好不容易才平静了一点点的心又翻搅起来。

「这一切真像一场梦。」佟芷坐在吧檯上,语带疑惑地说。

看着好友既困惑又幸福的表情,薛琳不禁想看看那个让佟芷露出这种表情的奇能异士。

「这样不好吗?」薛琳熟练地将刚烹煮好的咖啡倒入雅致的咖啡杯中,顺手拿起杯子放在佟芷面前。

佟芷端起咖啡深吸一口气,「你煮的咖啡永远如此入味。」她放入适量的牛奶及糖,喝了几口后,才满足地放下杯子。

这个比武场设在河边,相当平坦,而且也够大,足以让二十人以上同时出赛。僕从已经替国王和王后搭好了帐篷,装饰上红色綵带,旁边还插上挂着鲜艳旗帜的旗桿。伊丽娜王后还没有到,可是有几位贵族夫人已经来了,站在一边讲着话。尼尔找着艾琳,可是没有看到她。

先前他在穿衣服的时候他们又吵了一架,结果她又不舒服得吐了起来。

这是她活该,他告诉自己,谁教她为他参赛的事发脾气。凭他以往的声名,他怎幺可以弃权?然而她却认为他可以。

而且她担心的也不是他的腿。这只腿让他很烦,因为它还没完全复元,不像他所预期得那幺强壮。可是她却高声谈着什幺赎金的问题,说什幺威尔斯人赢了他会使他们破产。

他又告诉自己,是由于怀孕使她变成这个样子,而且她也在生气现在不能离开他了。她并不是害怕他失败被俘。

高参正在帮他弄锁子铠的时候,赫福走了过来。「那个年轻人华特在哪里?我以为你说他今天要做你的侍从的。」

尼尔转动一下手臂以适应铠甲的重量。尼尔曾派一个童僕去找华特,结果那男孩回来报告说这个早上没有人看到过华特,他的床也没有睡过的样子。

尼尔问:「你要参加第一场比赛吗?」

第一场通常都是一些急着尝试的新骑士。老兵都会在旁边观察一会儿之后才参加第二轮。

赫福说:「不要。我参加第二场。你呢?」

「我参加第一场。」他想活动一下他的腿,说不定他连第一天都撑不下去。而比武场地到下午就会变得乱七八槽,尘土飞扬。

华特死到哪里去了?他很少迟到的,而且一定会有很好的理由。

麦格穿过场地跑过来,一路闪避着马匹。乔斯跟在后面。

「噢,爵爷!爵爷!」麦格停下来,一脸崇拜地看着他的盔甲。「我——我可以帮忙吗?他们说华特迟到,」他舔舔嘴唇,看看正在帮尼尔佩剑的高参。「我会的——我可以——」

尼尔正色说:「检查一下我的马刺,看看装好了没有。」

夜遥被他轻鬆的语气逗笑了。想到他为了研发这个秘方说不定曾经受过比她更激情的苦难,她就觉得自己实在该好好感谢他的慷慨大方。

「我一直想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不知早已死过多少回了。」夜遥感慨万千地说出真心话。

她真的不敢想像,如果没有他的悉心呵护与安慰,今天自己是否早已崩溃?

即使知道自己无法回应他的感情,仍然不减关心,夜遥真的觉得自己好愧对他;对风间雾,她只有说不尽的感激与亏欠。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