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药香郡王妃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 嫡女无敌鬼医幽王妃

来源:神医嫡女药香作者:神医嫡女药香时间:2019-01-10 08:03:01

神医嫡女药香郡王妃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 嫡女无敌鬼医幽王妃

他们从小就知道的「辛姆」,是存在于底比斯门图荷太普家族最深处、也最隐密的一个不能公开的地下组织。「辛姆」不会见门图荷太普的领导人,领导人也不会见「辛姆」;彼此之间是以密传来互达讯息的。门图荷太普家可以有今天的这番成就,辛姆歌舞团亦功不可没;暗地里,他们为现今当家的门图荷太普二世刬除了不少的政敌。

「哇!王兄……你竟然喜欢上这幺了不得的女人啊?」索伊尔在这样惊人的消息下,用一句来打破沉默。

这时,换门图荷太普不说一句话了。

她竟是辛姆集团里面的人……

「殿下,」劳米为完全除去主人对于琉拉的兴趣,他又道:「我还调查了一些相关的资料;现在的台柱吉纳莎,和琉拉可谓是这个团体的主要灵魂人物,她们两个联手,没有一件暗杀不成功的;琉拉的刺客生涯是由去年才开始的,但她已杀了反对我州的数名敌方要员及藏在我州的间谍多人,包括孟非斯总督的政务官、哈瓦拉的重要支援者、坦尼斯的海军要员……最近一件便是已归顺我州,可是仍与尤努有挂勾的库里总督……所以殿下……」

「够了!」

门图荷太普烦躁地挥手,要劳米住嘴。

索伊尔和劳米两人都不敢出声,熟知门图荷太普那烈性子,要是再火上加油,可能连这间寝殿都会烧了起来。

「你只有她的现况吗?」他疲累地垂下眼帘,那一排长密的睫毛正轻颤着:

「没有她儿时的事吗?她为什幺参加这个团、她的双亲、她的来由呢?」

「殿下……」劳米惶恐地跪下。「小的……小的只能调查到这些了,因为辛姆真的很神秘,他所吸收来的这些刺客是由他自己去找来的,我们……我们底比斯军方是不管他们的……」

门图荷太普无力往后倒在那张用黄金雕成的椅子上。

的确,他每一次下命令后,他所指定的那个目标便会离奇死亡。只要把密函绑在训练有素的鸟上,传去给辛姆,之后鸟儿会把命令已达成的讯息再传回来……这幺简单地一来一往,便可以简简单单地结束掉一个人的性命。

「今天请来了所有的歌舞团……这之中有一队便是辛姆所领队的。」劳米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说着。

「够了,你们都下去吧。」

「板板绝对会以你为傲。」她坐在沙发上,满怀期望地仰望着他,明眸闪亮。

上帝,他是如此地爱她。他从没想过他会如此深爱着另一个人,无论在情感和肉体方面,她都深深触及了他,毫无矫饰,全心全意地付出自己,不索求任何回报。

她和莉莲真是天差地别。

「契尔,你为什幺这样子看着我?我感觉像动物园里的动物。」

他咧开嘴笑了。「才不。事实上,我是在想着我有多幺爱妳,以及我多幺幸运能够找到妳。妳让我非常快乐,琼安,而我许久以来都不敢这幺说了。」

她点点头,神情严肃。「你也让我非常快乐──非常。好了,你究竟想要讨论什幺实际的事情?」

「嗯,首要之务是拿到特别许可证。我考虑过前去伦敦,带着妳一起,但仔细一想,我们最好还是留在这里。妳的身体还没复原到可以做长途旅行──」

「我已经复原到可以和你一整夜做爱,却无法长途旅行?」她的秀眉高高挑起。

「我是担心妳会染上风寒。现在的气候诡谲多变──不,别和我争辩。我认为我们最好留下来陪迈斯,过去一年半来,他已经被抛弃够久了。妳同意吧?」

「你真的在徵询我的意见吗,克里维爵爷?」她反驳,眼里闪动着调皮的光亮。

「我是在咨询妳的意见。许久前我就学到了最好是以『询问』取代『告知』,那绝对可以省却我许多的麻烦和气恼。」

「多幺聪明的男人!事实是,我也想在这里结婚,但不是在莉莲埋葬的小教堂──那会太过尴尬了。或许可以选择在潘柏顿的教堂;它距离很近,有着漂亮的彩绘玻璃窗──如果你不反对的话。」

「我当然不反对──就这幺说定了,亲爱的。」契尔立刻道。「现在,轮到我的第二项计划了。我想拜託我的好友蓝雷恩代为购买特别许可证,送来卫克菲。他住在距离这里不远的曼德松庄园。或许妳在到这里的路上曾经经过。」

「是的,」琼安咬着下唇。「他是特维利伯爵?」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直是最好的朋友。他也是迈斯的教父,并且非常喜欢他的教子。」

夜遥目瞪口呆地盯着那串风铃,心想那个小瘪三的耳朵现在肯定痛到没知觉了吧?

「想想看,万一遇到风大的时候,他不会被耳边的铃声吵死吗?真不晓得他脑袋里装的究竟是什幺?竟然做出这种驴事!」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