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废后 绝色残后 冷宫废后

来源:绝色废后 绝作者:绝色废后 绝时间:2019-01-10 10:21:01

绝色废后 绝色残后 冷宫废后

「你爱我吧?」门图荷太普沙哑地说着。

他从未有过这样没有自信的时候!他第一次这样地爱着一个人;他可以控制大军,但却不能掌握他倾心之人的灵魂。

门图荷太普没有自信让琉拉可以下定决心留在自己身旁,他害怕让他这样回去,他就真的永远失去琉拉的心,更可能失去了琉拉的身影了。

「不,别想离开我,我是不会让你走的。」门图荷太普和琉拉四目相对,他眼中的那份不安在琉拉清澄的眸子中呈映得一清二楚。「谁知道让你这样回去,你会不会又想不开,跑回辛姆那儿重操旧业,永远从我的生命中失去蹤迹?」门图荷太普打算把心底的话全说出来,他一字一句的,如孩子般天真而理直气壮地说着。

琉拉只是无措地看着他。

「你听明白了吗?我不要你离开我!」

如此坦白,率真地说出他对一个人的爱恋。

琉拉的唇微颤着……他能说什幺呢?对于这样一个高贵的、永远是在顶尖的男人,对他有着那幺样的深情、有着那幺样的一颗心,他怎能用言语来表答他的心境?

「……你知道吗?」琉拉终于开口,语气是无奈的。「你很自私。」

明明自己即将是别人的夫婿,却又还想要绑住自己想要的人。

这就是恋爱呀……

「我知道这样做我很自私……」他痛苦地说着。「可是,我心里真的……真的无法再容下另外一个人了……我只能像傻子一样地爱着你、想着你,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我如何能承受失去你的打击,我不能想像失去了泉水的心田会如何地乾涸荒芜。」

门图荷太普闭上了眼睛,而他拥着琉拉的手不住地微微颤动。

就这样,两个相拥的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这样一直不动地,彷彿时间已在他们两人之间停止;风静了下来,树亦不再因风枝摇,这一座穆特女神神殿之中的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听着对方的心跳声。

一直到有一个温热的触感轻抚上门图荷太普的唇。

琼安几乎打翻了水彩。她缓缓转过头,心脏痛苦地抽搐。

契尔坐在「维卡」上面,居高临下望着他们两人,表情深不可测。

单单是看着他就像久旱的旅人尝到甘霖。问题在于,这份饥渴、永远也不会获得纾解,只会更加恶化。她感觉想吐。

「爸!」迈斯跳了起来,眼神闪亮。「你怎幺知道我们在这里?」

「我不知道,我也和你们一样惊讶。妳好,琼安。」他漫不经意地道,彷彿她不过是凑巧遇到的旧识,彷彿她离开后,他从不曾为失眠所苦──但他憔悴瘦削的面容却全然不是这回事。

「你好。」她不稳地回答。

他下马,将缰绳繫在树上。「这山谷和我们上次来时,已有了巨大的改变。它仍然是雪白一片,但这次染白了它的是樱花。」

她别过头。就像白雪为樱花所取代,他们的生命也已历经了重大的改变。

「小迈,」他轻触儿子的肩膀。「要不要带『帕卡』去跑跑?我想要私下和琼安说几句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迈斯一点也不介意。他唤来「帕卡」,一人一狗很快跑得不见蹤影,而且琼安有预感他许久后才会回来。

琼安知道自己输了。她放下绘图板站起来,转身走离契尔,背对着他。

「我真的不知道妳会在这里,」他开口道。「当然,我也不会说谎,说我不高兴遇到妳。我很想念妳,琼安。」

她转过身。「不要!再见到你已经够困难,别再撕开伤口了!」

「原谅我,」他平静地道。「我相信妳的日子就和我一样有如身陷地狱。」

「我怀疑,」她望着地面。「我不需要应付莉莲。你身陷炼狱中,我只是在边缘看着。」

「你这道棉被墙,看来应该是规範你而不是我吧。」

唐文怀笑意满盈,看在朱语彤眼里只觉得邪恶。

「我一时还不习惯嘛!」她头愈垂愈低。

他旋即起身更衣。

朱语彤看见他结实壮硕的背部肌理,被他健美的身材所吸引,她移不开眼,就这样癡癡的看着。

从来就不曾想过,会和唐文怀如此亲近,忽然间,有种甜蜜的感觉袭上心头。

「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你单独应付我父母不会出状况吧?」

唐文怀已换好了一套服装,转过身来对朱语彤说。

「应该不会吧。」

朱语彤赶紧收回视线,脸颊再次红透。

「不会就好。」

唐文怀潇洒的走出房间,而房内仍留存着他身上好闻的古龙水味道。

朱语彤再次扑进床褥中,将脸深深埋进雪白如云的枕头里,「唐文怀的床真舒服。」

半晌后,她亦更衣準备迎接新婚后的第一个早晨,轻巧的走出主卧室,顺便浏览一下三楼的格局——

只有两间房的三楼,想必另一间是莫琳的房间。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