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妻张行长第三部 献妻张行长第三部迟到 献妻张行长第四部

来源:献妻张行长第作者:献妻张行长第时间:2019-01-10 10:44:01

献妻张行长第三部 献妻张行长第三部迟到 献妻张行长第四部

「阿姨,我知道。」佟芷的表情带了丝哀伤。「我知道不该让我父母的事影响我的未来,我只是……我只是有些害怕。」

林母伸手将佟芷拥进怀中。「我可怜的孩子。」

佟芷靠在林母怀中,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亲人温暖的抚慰,因恶梦而起的惊慌恐惧,慢慢地平息了下来。

「宝宝,你放心,天塌下来有姨丈帮你顶着,你不要想太多。」林父拍着胸脯大声放话。

「姨丈……」佟芷张开眼睛看着林父,感动的不知该如何表达。

门铃声倏然响起,打破一家人温馨的沉默。

「我去开门。」佟芷自林母温暖的怀抱中起身走向大门。

「綦,你怎幺……」佟芷一脸意外地看着出现在门外的东方綦。只见东方綦激动的拥住她,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该死!」东方綦开口就是一句咒骂,「佟芷,你为什幺要这样吓我?只留了张纸条说你要回家,就什幺也没交代便离开台北。你知道当我看到纸条时,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而我又不知道你家的地址,查公司的档案才发现你只留了原套房的资料,最后才从薛琳口中问到这里的地址,你知道……」东方綦僻哩啪啦地念了一堆,也不管佟芷听进耳中了没。

佟芷头昏脑胀地听着东方綦叨念了一长串,听进耳中的只有第一句的该死及他言语中的担忧,其它皆被她自动消音,只当他在发洩情绪。

「好、好,我知道你担心,是我不应该什幺也没说就离开台北,请你原谅我,下一次我一定会先告诉你……」

「什幺?!」东方綦提高音量。「还有下一次?」

「没有下一次了,我保证。」佟芷忙修正自己的口误,深怕东方綦会动手掐死她。他看起来一副想找人开刀的模样,她还是不要自动报名当牺牲者。

「混蛋小子,你给我放开宝宝。」林父怒气沖沖地欲冲向东方綦,却被老婆硬生生地拉住,只能破口大骂。

「你给我克制一点,等事情问清楚了要生气、要打架随便你。」林母将老公拉至身后,语气有着不容质疑的威严。「老婆,还需要等什幺,人家都找上门了?!」林父再次捲起袖子。「还是先打一顿再说。」

琼安倏地站起来,气愤于契尔的麻木不仁。「他似乎能够了解?他只有四岁而已!像这种年龄的孩子只知道自己的母亲以浑然不可解的方式,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契尔怒瞪着她。「别自以为是地对我说教。我以我认为最好的方式告诉了他莉莲的事,我试图要保护他。」

「你说得似乎他的母亲为了更好的天堂抛弃了他,似乎她宁可选择天使不要他。他需要知道他母亲的去世是桩无法掌控的可怕意外,如果她有办法的话,她绝不会离开他。你不明白吗?」

「我不是傻瓜,伯爵夫人,儘管妳似乎坚决如此相信。我们明显有着非常不同的观点,但我想要提醒妳我是男孩的父亲,而我的观点是唯一重要的。」

「在你将照顾他的责任托付给我后,你怎幺还能够这幺说?难道说我必须事事听从于你的判断?但就我所听到和看到的,你到现在为止的判断都是错误的。」

契尔瞪着她的眼神彷彿会很乐意谋杀她。「夫人,妳刚刚证明了妳和妳表妹的相似处不只是容貌。恕我失陪了,我无意再容忍妳的坏脾气。」

他走到稍早放下烛和纸盒的桌子。「盒子里的东西是给迈斯的。」他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对了,我会在今天下午两点前往伦敦,处理一些紧急的事。我至少要十二个星期后才能回来──或许甚至待更久。」

「随你高兴吧,侯爵大人。」琼安在门关上后,喃喃自语。

拜沙契尔之赐,圣诞夜的清晨就像流星般逝去了。

她真是个傻瓜,竟然期望这个美好的日子会带来奇迹!

情感和心绪一片混乱,琼安放弃了等待破晓,换上轻便的外出服,找来女僕玛格,请她代为守护熟睡的迈斯,下楼出到屋外。

儘管天色未明,走到小教堂的路对她已熟悉不过。她推开教堂的木门,穿过空寂无一人的甬道,走到刻着莉莲生辰和殁时的石版前蹲下。她已经来此哀悼过莉莲多次,但今日得知她去世的真相令悲伤更难以承受。

她起身走到礼坛前,面对着圣母像屈膝跪下。信仰在她的生命中一向具有引导的力量,特别在遭遇到危机时。今晚她已经为迈斯祈祷过了,现在她要为莉莲哭泣。

「噢,上帝!」她将脸深埋在手里。「你将莉莲赐给那个可怕的男人,让她在婚姻中受尽苦楚,而后又以如此残忍的方式夺走她的生命,让她的小男孩成为没有母亲的孤儿。上帝,我一点也不明白为什幺了!」

「上帝的旨意不是妳可以明白的,孩子。妳只能够接受。」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