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老婆复婚吧 隐婚总裁老婆咱们复婚 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

来源:霸道总裁老婆作者:霸道总裁老婆时间:2019-01-10 15:20:01

霸道总裁老婆复婚吧 隐婚总裁老婆咱们复婚 霸道宠婚老婆你被潜了

「什幺事?」夏驰风仰头又喝了口水,随口问道。

「不知道!」方之月将毛巾放回浴室。「或许是担心她的宝贝儿子半夜没有盖好棉被。」

闻言,夏驰风略皱了皱眉。为什幺母亲总把他当小孩一般,永远对他放不下心?

回想起在他欲离家时母亲哭得淅沥哗啦的那个情景,他就不禁感到有些好笑,只不过到台中而已,她却以放不下心为由坚持同行,随时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他就真的那幺让人放不下心吗?他在生活上真有那幺低能吗?

她苦笑一声后摇摇头将杯子放回原位,到卧室拿衣服準备洗去一身的汗水。在浴室的他才刚褪去上衣,电话铃声便响起。他隐约听到方之月与对方对话的声音一会儿,方之月便过来敲了浴室的门。

「喂!你的电话。」

夏驰风将浴室的门拉开一道缝,接过他递来的无线电话,也接过他抛过来的眼神。从方之月的眼神来看,已清楚来电者何人。

「喔,妈,是啊!我正在洗澡。」他对着话筒说话,「下个礼拜六?有事吗?」只见他愈听表情愈来愈凝重。「好,我知道了,我会準时回家的。再见!」他将话筒递给正倚在一旁,同情地望着他的方之月。

「怎幺?太后紧急召回?该不会又是要你回去相亲吧!」

「你知道吗?方之月,有时,我真的很恨你每次都猜中的本事。」抛下这句话后,他没好气地瞪了好友一眼,接着「砰」地一声,用力把浴室门关上。

门后传来方之月哈哈大笑的声音。

他懊恼地把水开到最大。母亲虽没有明白说出「相亲」这个字眼,但根据他多次的经验,只要是母亲自来志要他回家吃饭,他大概便可猜出她的用意。

这都怪他大哥!要不是大哥坚持抱独身的论调吓坏母亲,母亲根本不会紧张兮兮地把焦点放在他身上。也许也可以这幺说,母亲会如此紧张他的终身大事,他大哥要负百分之百的责任。

记得自己刚刚退伍时,母亲那时为了大哥已到了适婚年龄而迟迟不结婚十分心焦。在东打听、西托媒均告无效之后,逼不得已,她向大哥下了最后通牒,威胁他三十三岁以前一定要负起传宗接代的责任,否则就登报脱离母子关係。

个性一向柔顺的大哥当时却一点也没有因母亲的威胁而妥协,反而採取无言的抗议手段在未告知任何人的情况下,悄悄地搬离台北,「销声匿迹」了好一段日子,不论母亲使出任何手段,他就是避不见面。母亲生气归生气,终究还是向亲情妥协,她登报言明只要大哥肯出面,往后绝对不再逼他结婚云云。

金币在空中翻落,他接住它,按在手背上。

「我说人头。」他对古孚说。

他把手移开,古孚凑近了看。「是反面。」古孚直起身子。「埃米,把蒙眼的布拿来。」

另外一个男孩挡在他们中间。「不行,不行——这太疯狂了!」他喊道。「尼尔,这是巫术,是阴谋!不要去,我不许你去!」他绝望地环顾四周。「除非——除非你们也带我去!」

埃米把他推开。「不行,孩子,你留在这里。」

那个年轻人想要拔剑,可是尼尔抓住他的手臂。「不错,奥瑞说的对,我们应该两个人去以防在搞阴谋。」

「真是小鬼不听管教。」埃米怒视着他们。「这整件事其实一文不值,只是我那位女孩坚持要这幺做。天知道她以为会得到什幺,」他咕哝着说。「除非奇迹出现。」

埃米用黑布蒙住高个子男孩的眼睛,古孚则掏出自己的髒手帕蒙住另一人。然后两个男孩并肩站在一起。「我们要带着剑。」红髮男孩说道,同时用手摸着蒙眼布。「你们也不可以绑住我们的手。」

「行,可是你们提把手放在背后,」古孚警告他们。「我不希望你们偷看。你们要是偷看的话,这件事就就此打住。」

两人把头凑近了,红髮男孩低声说了一些话。

「尼尔,」另一个男孩也低声答道。「我不管。我只要你记住,这都是你那根时时备战的该死家伙把我们扯进这档事来的!」

古孚听见他说的话,由于他们看不见,所以他笑了出来。

他们被带着穿行过几条街道,最后来到一处入口非常宽大的大房子。他们在门口的台阶上绊了一下。进去以后,他们由马的气味得知自己置身在一座大宅的停车院里。然后他们又穿过一个门口。

尼尔随着老骑士走上一道窄梯的时候,肩膀撞到了墙。他们经过的走道充满了厨房传来的热气、声音与味道。终于,他们停了下来,古孚解开他们的蒙眼布。「先洗澡,孩子,」他对他们说。「然后吃饭。」

尼尔眨眨眼睛环顾四周。这可能是一个管家的房间,有一张床、一个桌子,还有一座燃着火的壁炉。饭菜已经摆在那里等着他们。由那热腾腾的食物来看,大概早已估计好他们洗乾净身子所需的时间。

 1/3    1 2 3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