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的甜心老婆 帝少的心尖宠 军少的小甜心

来源:帝少的甜心老作者:帝少的甜心老时间:2019-01-11 15:43:01

帝少的甜心老婆 帝少的心尖宠 军少的小甜心

欧璨筠了解又凄苦地摇了摇头,在心底说:「老太太呀!你不知道这其中的曲折,让大家一直以为不在了的,其实是皓磊呀!」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全暗了,欧璨筠轻轻开口:

「老太太,我可以去看看——皓磊的房间吗?」

老太太看着这个她一见如故、眼眶微红的女孩儿,就是有着说不出的信任;她二话不说,亲切地牵了欧璨筠的手,往秦皓磊房间走去。

「老太太,谢谢你这幺相信我,我叫欧灿筠——」

「璨筠小姐!我知道,我知道,你慢慢看,我下去给你张罗吃的。」

欧璨筠再次动容,她真是位可爱又热心的老人。

欧璨筠打开房门——巧笑傅兮的自己正对着自己!看得她泪眼婆娑,无法遇止!皓磊对她呀……

她轻轻地抚着秦皓磊房里的每一样物品——他的书、他的柜子、他的製图桌、咖啡杯……往昔点滴甜蜜回忆,一一融入指尖里。

案头上摆了一张他和她的合照,旁边有字——

璨筠,今生欠你的,我一世难偿。

裨求上苍,愿有来生——

我有幸再做你的——秦哥哥!

欧璨筠早就按捺不住,伏首桌上痛哭起来。

不要来生,她不要什幺虚无缥渺的来生;她就要今生,就在今生!珠泪奔流之际,她突然惊到有人从楼下急迫又大步地直冲上来,难道是——

是了,就是承诺!他就是听见她索讨承诺,才突然不对劲!

他怕,怕她牵绊、怕她束缚,所以一听之下立刻打退堂鼓?!

难道他真如自己所预料的,想着哪一天会回去那个旧鬼的远古时代?从此遥隔千年再无交集?

裴珞沁的表情从茫然到研判、从研判转为了然、从了然变成错愕恼怒,颊上因情慾染上的绯红转换成气恼的红云。

她粉拳紧握,咬着牙关,杏眸喷火地瞪向已然发觉她情绪激动并想出言安抚解释的时騛騜。

「你不用再解释,我知道你心里想什幺!」她在他张嘴的同时,一口堵住他的话,「在你的观念里发生了关係就得负责任,所以你懊恼自己的失控,认为不该碰我,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永远和我在一起的打算!」

她控诉的眸子紧瞅着他,鼻间发酸、喉头哽咽,眼眶泛潮,却硬生生地忍着,赌气地不想让他觉得自己为这段感情感到恐惧无助、软弱无能。

一阵心疼因她倔强的模样涌现,时騛騜想伸手将她揽进怀中,却被她一个闪身给躲开。

「珞沁,我不怕负责任,我爱你是毋庸置疑,不敢碰你是因为珍惜你……这白跟你说,我确定拓拔苍冥在这时代了。」歎口气这承心意,语罢,他再歎,足以证明他有多困扰及无奈。

「确定?什幺时候?你这两天心不在焉就是因为这个?」

裴珞沁气红的脸色瞬间又刷白。拓拔苍冥果真是个大坏蛋,不但作恶多端,还危害她的爱情!

「嗯。」时騛騜点头,安抚她落座上,打算好好和她沟通。

她惶恐抬眸,看着他肃穆的神情与举止,心里的不安益形扩大。知他如她,隐约可以猜测出他的打算。

「拓拔苍冥就是那天抢劫银行还挟持你的那个人。」他道出答案。

她眨眨美眸,瞥向他的眼里充斥惊诧。如他所测,坏人到哪都是坏人,为非作歹的本性不改!

「现在太早了吧……」兰儿看浩天解开她胸前的衣扣。

「担心唸唸吗?放心,徐妈会照顾她。」嘴是停住了吻,手却继续动作。

「可是……」

「你就是想太多才会不快乐。」浩天又以吻封唇。

两个饥渴了五年的灵魂,在今夜一次又一次爱的灌溉后,得到心灵的救赎。

清晨的曙光透过紫纱帘幔,洒在床头。

「啊,来不及上班了。」兰儿想起昨晚太放纵,才会早上睡过头。

「上什幺班?」浩天瞇着眼看兰儿救火似的穿衣服。

「我的公司要上班啊。」兰儿套上窄裙。

「我帮你跟合伙人辞掉了。」

「你怎幺可以擅自作主?」兰儿半晌才说出话来。

「你都已经回来了,还出去抛头露面做什幺,我又不是养不起你。」浩天躺在床上双手枕着头。

「那可是我的心血耶。」兰儿真没想到浩天会是个大沙猪。

「别生气嘛!你不是爱死了唸唸吗?这样可以多出很多时间陪她啦。」兰儿奔过去坐在床侧捶着洁天,浩天则坐起身按住兰儿双肩哄着她。

「况且你年纪也大啦,赶快再帮我添个儿子,有工作烦你会没空生小孩的。」浩天故意在兰儿耳畔吐气。

升二上的四个月又飞快地从指尖溜走了,快的让人惜手不及,这对度日如年的傅宜超无疑是一种解脱。

这些日子中,她还是鼓足勇气断断续续地找机会接近常霄,不求他能原谅她,只希望能成为朋友。就只是普通朋友,别无它意。可是每次都屈服在他犀利的言词与不屑的眼光之下,让她不由地想放弃。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