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恶蛟分身 深海恶蛟分身 我的世界树分身

来源:深海恶蛟分身作者:深海恶蛟分身时间:2019-01-11 16:06:01

深海恶蛟分身 深海恶蛟分身 我的世界树分身

欧灿筠摇了摇头,那点疼算什幺?倒不如说是甜蜜来得恰当!守了二十八年,能留给自己最心爱的男人,她好快乐!

她情不自禁喜上眉梢,捧着秦皓磊的俊脸,主动献上她爱意的樱唇;这令他差点又要被她挑逗得慾火焚身。

「你这个小魔女,你再如此妄为,我可要对你——对你——为所欲为了哦!」秦皓磊的呼吸及心跳均急促起来。「什幺是『为所欲为』呀?」欧灿筠故作天真无邪状,睁大了清亮的双眸,无辜地问着。

「你——好——可——恶!明知还故问,不给你点颜色瞧瞧是不行了,看你老公厉害……」接着,他使出了往昔了常对她做的亲匿动作——呵痒!

欧灿筠的娇笑连连,惹得秦皓磊方寸大乱,原本顽皮的大手不知是何时变成缠绵的爱抚……两人的激情在瞬间如烈火蔓延……

「呀!糟了,天亮了,我得快回房去……」是欧灿筠仅存的理智使她突然惊呼起来。

秦皓磊是很想永远留住春宵、留住灿筠,但她的「紧张」没有错,他也绝对会保卫灿筠的名节——虽然实际上已被他这坏蛋给佔有了去!

还有,老太太一向有早起的习惯,他是不怕被老人家发现,因为他根本巴不得让全世界都明白灿筠已经真正属于他了。但女孩子家总是要有女孩子家的矜持,多了这幺点顾虑,这也是应该的。

哦!时间真的不早了,秦皓磊也跟着欧灿筠赶紧跳下床,理平凌乱的被褥,却看见上面的淡淡血迹……

欧灿筠的脸蛋烧得火红,连忙转身逃避他炽热又疼惜的目光,巴不得有个地洞可以钻进去。

灿筠哪!他秦皓磊究竟何德何能?竟能拥有她的纯真及挚爱。他从背后一把紧抱住她,彷彿永远都抱不够似的。许久、许久,他轻轻地将她扳正身子,低哑又深情地说:「灿筠,我好感谢上苍赐给我的这一切!想到我差点就和幸福失之交臂,想到我差点就永远失去了你,我就不禁要发抖!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感谢这冥冥之中的各种牵引;还有你——愿意给我赎罪的机会,你让我重生,而且充满勇气……」

欧灿筠完全了解他的心情,忍不住笑中含泪道,

「重要的是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浪费了,皓磊,别再说赎罪的话了,因为那对我而言,也是一种拯救。你说的没错,帮助我们的人实在太多,像黑人护土玛姬……

「你说什幺?!」秦皓磊迷糊了。

「她呀……」欧灿筠又是一笑。「帮了我不少『暗』忙呢!能得知你的——状况及住址,也都全靠她,还有……」

母亲在世时,他们住在乡间,生活不算宽裕,便没有足够的钱到伦敦去旅行。虽然家计不阔绰,但与母亲相依为命的那段日子却十分愉快安适。家里的大园子因无力雇园丁整理而杂草丛生,她却在那一片荒芜中找寻自己的乐趣。还有心爱的小马,伴着她度过孤寂的童年。

从她很小的时候起,父亲经年与军队驻守海外,所以她对父亲十分陌生。偶而父亲回家度假,她几乎不认得了。

乔治爵士在爱妻新丧不久便接获命令,调职到印度统领北部边境的军队。

纵然安姬兰一再哀求父亲带自己一起到印度上任,他却坚决地反对道:

「一旦战事发生,女人是最讨厌的累赘。无论如何,我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照顾妳。」父亲的话意谓着她必须搬去和祖母住一起,如今也有两年了。她年岁稍长,逐渐懂事,却有点孤僻,一向很不爱上学。

她费尽口舌说服梅威夫人让她继续学习音乐课程,聘请一位曾在着名管絃乐团里演奏的老音乐师来教她。

就这样,她几乎镇日守在家里,所能阅读的书报有限,无形中对外界的状况十分蔽塞。

维多利亚女王崩逝,传来新王加冕的消息,倒也引起些许的兴奋。

塞法罗尼亚公使馆在贝格瑞福广场设立不到一年,带给安姬兰从未有过的新奇感。

当然,她知道塞法罗尼亚岛的位置所在,但她却被嘱咐不能随意提起自己有一点希腊血统。越是禁止谈论的事项越会引起她的兴趣。她不禁对希腊的一切特别感兴趣。

她从伦敦图书馆出售图书目录中找到需要的书籍,然后省下自己大部份的服饰津贴向图书馆预约,他们便把书邮寄给她。

从这些书,安姬兰知道奥林帕斯山众神的故事。她的心情随希腊的盛衰而起伏,尤其读到希腊被土耳其帝国征服、蹂躏时,更是激动不能自已。

塞法罗尼亚岛是希腊西海岸外海上的一个大岛,安姬兰很难得在书上找到关于此岛的描述。当她获悉设立在祖母宅第隔壁公使馆的名称时,心中预感某种莫名的缘份降临了。凸凸以尊贵的步伐跟着她走下楼。她心想或许这回能幸运地一瞥西诺斯王子。

在七月原定加冕礼的那天前,王子抵达英格兰。当时她瞄过他一眼。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