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来源:女总裁的贴身作者:女总裁的贴身时间:2019-01-11 16:52:01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一听到这个名字,宋水蓝一颗心倏地缩了一下,「他这个礼拜要回台北一趟。」

「真的,太棒了!」她雀跃地跳了起来,像个孩子似的,「等会儿我们先去吃饭,下午再连赶两场电影,你说好不好?」

「我有说不的权利吗?」话声刚落,不远处并肩走过的身影让她的眉微蹙了下。

花梦柔没有忽略。

「怎幺?你担心孟吟威胁到你啊?」

这问题是宋水蓝一直避免去想的。先前,她从来未曾质问过他与孟吟之间的种种传闻,而他也不曾为这件事向她解释过。虽然她告诉自己要百分之百地相信他,但前天晚上在辅导室的那一幕,似乎慢慢地敲碎了自己对他的信任……

见她不语,花梦柔以为她真的在担心,又道:「安啦、安啦!你可以担心天会不会塌下来,也可以担心地会不会陷下去,但你完全不用担心夏驰风那家伙会不会变心。照我看来,他是上辈子欠你,这辈子专程投胎来还债的,永远也飞不出你的手掌心。」

「胡说八道!」宋水蓝白了花梦柔一眼后,逕自往前走。她用力地甩过一头的长髮,似乎想借此挥去心中愈来愈扩大的不安。

白河镇的莲花,因莲农植莲时间不一,故四至十月皆可欣赏到美丽的莲花。而春天,正是莲农忙着植莲的时候。温暖的阳光,绵绵的春雨,正好让莲池中的莲苗吐露新芽,展开令人惊艳的一生。

东方綦拥着佟芷,两人漫步在逐渐吐露新芽的莲花田里,闻着不远处的睡莲,吐露的淡淡莲香;看着莲农忙着照顾莲苗,一种平淡的满足感,不禁涌上佟芷心头。她抬头看着东方綦,正迎上他低头看着她的双眼。

「这里的人们好像都很快乐。」东方綦道出他的想法。

「因为他们都懂得惜福。」佟芷说自己在这里成长的观察所得。「这就是所谓的知足常乐吧。」

「那你呢?」东方綦伸手拨开垂落在她额际的髮丝,好奇地问道:「你也容易满足吗?」

「当然,我可是白河镇养大的孩子。」佟芷高抬起下巴,脸上布满对故乡的骄傲。

「呵呵,你就是太容易满足了,才不懂得把握机会抓住我。」东方綦调侃的笑语。

她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他的身躯平静了下来,呼吸也变得平缓。她纳闷他是否睡着时,但他抬起了头。

「我深深爱着妳。」他喃喃,以臂环住她的颈项。「我常怀疑妳是一时心智失常才会爱上我,甚至能够忍受我。」

琼安格格轻笑,没料到他会这幺说。「我的心智再正常不过了,」她以手抚着他的面颊。「我只是无法自拔地爱上你,契尔。你已经成为我的一切。」

他捧起她的脸庞,深深地吻住她,舌头和她的缠绕,渴切地吸吮着她的下唇,含在齿间轻咬。

「琼,」他喃喃低语,抚着她的背和双峰,拇指挟着她的蓓蕾,逗弄直到它们挺立,令她娇喘连连。「我需要妳,吾爱──现在。」

「契尔──噢……契尔。」她呻吟道,拱起臀部,抵着他的唤起。热力倾注在她的双腿之间,慾望的春泉汩汩流出。

她摸索着解开他的裤带,手指寻着他的坚挺,爱抚他的灼热,感觉到他用力的悸动。他推高她的衣服,手指寻到她慾望的核心,深深探入,拇指绕着她敏感的花蕾画圈。

她放蕩地拱起背,迎上他的手。他技巧的碰触,迅速带着她攀上高潮。

她将他推倒在乾草地上,迫切地骑到他的身上,在慾火的驱使下,引导他肿胀的男性进入她体内最隐密的私处。她往下坐,双手紧攀着他的肩膀,恣意骑骋,彷彿能够藉此承受他所有的痛苦和失落,改而注满她的爱意。

他捧着她的臀部,猛烈冲刺,迎上她热情的抽动,每一记都更急、更重。他的气息粗重,汗水涔涔而下,呻吟声很快化成野蛮的呼喊。

他翻个身,改将她压在身下,用膝盖将她的双腿分得更开,让她觉得自己像要撕裂了,但她回以同样的热情,承受他每个深入的冲刺,兴奋一再升高,她的双腿夹紧他的臀部,带领他更加深入,狂野地摆动,迷失在最原始的需要里,身和心都彻底为他所有。

契尔呻吟出声,推下她的衣服,低头含住她的乳峰,吸吮她的乳头,直到她尖叫出声,指甲划过他的颈项。他执起她的手,按在她的头顶,十指插入她的发中,下半身定住她,毫不留情地在她体内冲刺。

她无法克制地颤抖,迎向他坚硬的男性,感觉自己已濒临失控,彷彿要被那无法承受的快感给撕裂了。

「我会永远爱着妳。」他低语,蓝眸注视着她。她彻底将自己交给他,在他的强硬入侵下无法抑遏地颤抖、痉挛,啜泣、扭动,每一寸意识似乎都被他消融了,只能够紧攀着他,驰骋在一波波几近痛苦的欢愉里。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