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铁血兵王 抗日之铁血兵王 抗战之兵王重生

来源:抗战之铁血兵作者:抗战之铁血兵时间:2019-01-11 18:47:01

抗战之铁血兵王 抗日之铁血兵王 抗战之兵王重生

她和秦皓磊都还来不及说什幺时,楚天烈便焦急地出现在门口,接着,老太太也上楼来凑热闹。

聪明的老人家彷彿看出了什幺端倪,她先将无语的三个巧妙地各安排了一间房,又热热络络地拿了食物给三个还未进食的孩子们吃——不管发生什幺天大的事,都先把它丢向一旁,这个肚子可是饿不得的……

老太太又三申五令地告诫他们,有什幺事明天再说,统统先好好睡一觉,否则,她老人家可要生气了。

其实,这几日下来,生病、焦虑,又加上「你跑我追」的三人,此刻理应是身心俱疲,早该入梦了,但他们是各据一张床,思绪汹涌澎湃,难以成眠。就在欧璨筠隔壁房的楚天烈,此刻正双臂交错于脑后,脑中意念不断浮现——

他知道,他应该是最要置身事外的人,因为他明白璨筠和秦皓磊的情感绝不是单恋她八年的自己所比得上的,但他还是——心不由己!

尤其是这两天,发生了这幺多的变数——先是秦皓磊活过来,又是璨筠突然失蹤,这幺多的冲击,教他怎能当做没事人一般?!

当他和秦皓磊像无头苍蝇到处乱找,终于寻到伊人正在此处时——他的心一半是热络的,一半却是寒凉的。她平安无事,固然可喜可贺,但她先往秦皓磊住处跑,不也证明……

他在璨筠心中到底有何份量?楚天烈在极端痛苦与嫉妒之中,甚至突发奇想——若他也是「伤残」,可否能换来佳人一丝一毫的爱怜?

可鄙!他用力甩甩头,试图甩掉这个无聊又悲哀的念头!感情是无法强求的道理,连小孩子都知道,看来,这一切已是命中注定,就认了吧!

本就是秦皓磊命不该绝,本就是他们缘不该尽。

楚天烈高大的身子在床上辗转反侧,夜已深沉了,他看看表,快两点了。不知隔壁病体初癒的璨筠入睡了没?

忽然间,他听到细微的脚步声,然后是轻轻的开门声——楚天烈的意识陡地崩紧,那声音正是来自隔壁!

楚天烈轻启门扉,在微小缝隙间看见欧璨筠柔美的身影,并看见她轻巧的转开了秦皓磊的门……

楚天烈顿时明白那代表什幺!

他整个人只能秃然无力地靠在墙上,唇边挂着一个好无奈的微笑,深深的眸子中浮出一层泪雾……不禁自语道:

然而,在安姬兰还没离开卧室之前,梅威夫人已瞌上双眼了。安姬兰晓得这个午觉一睡起码半个钟头才醒来。

为祖母读报是她的本分,每天总得费上好几个小时来完成这项职责。现在暂时得到片刻的解放,她急急跑到二楼自己卧房内,顺手抓了一顶能搭配身上长裙,又装饰着小花的草帽下楼去。即使已八月时节,天气仍然十分炎热。通常伦敦市民大多会离开伦敦,暂时到乡下的别墅避暑,或往海边度假。

但是,爱德华七世的加冕大典将在八月九日举行,所以许多皇亲国戚及外国使臣纷纷赶回英格兰準备观礼,另外一些社会名流、朝中显贵亦将同时出现在西敏寺的大典上。

依循惯例,加冕礼原该在七月二十六日举行,但是在七月初旬,国王临时患盲肠炎,使得典礼不得不往后延。

全国上下都知道国王本来拒绝考虑延期举行加冕礼,打算依原定计划进行。七月二十三日病情突然转剧,御医们检查出他有腹膜溃烂现象,如果不立刻开刀将会夺去他宝贵的性命。各家报社趁机将此事渲染一番,在报纸刊物上以夸张的文笔报导着,国王为了不愿让子民们

失望,决定依原订日期举行加冕,所以虽然病情危急,却甘冒生命危险不肯开刀,并暴怒地与御医们争论。

最后,为了救治他的龙体,御医们终于劝服他于翌日接受手术治疗。

举国上下,甚至于全世界人民都为此万分震惊,众人瞩目手术的结果。手术圆满成功后,人人更是如获甘霖般终日狂喜。

虽然安姬兰不能参加这项重要盛会,却可以觉察此事已在全国人民中引起莫大骚动。

在贝格瑞福广场这伦敦的上流住宅区里,紧邻着祖母宅第的是希腊西南方塞法罗尼亚岛的驻英使馆。六月里,文武百官们陆陆续续达此公使馆。他们穿着毕挺的官服,上头佩戴的金黄色繐带随着雄壮有力的步伐有韵律地前后摇摆着。安姬兰乍见之下,感到新鲜好奇,不禁兴奋异常。加冕典礼延期后,官员们逐一离去,这会儿,盛典的日期确定了,就又全部回馆。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安姬兰找各种借口带凸凸到花园逛逛,以便能够观看公使馆出出入入的官员。

对她小小的心灵而言,看这些新鲜事所带来的兴奋也就等于观赏到加冕礼了。

虽然她用过各种方法努力说服祖母差僕人带她上街,观望皇家队伍从白金汉宫到西敏寺的游行过程,或者只到皇宫外看看出发情形,但是梅威夫人都拒绝考虑她提的建议。「我不愿意妳挤在人潮中跟着大家张开嘴,瞪大眼地癡望着,那副呆样子就好像进城卖牛奶的乡下女孩一般。」祖母很坚决地说:「再说,这些僕人都年纪大了,如果要陪着妳去的话,势必无法站那幺多小时。」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