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福 嫡福小说 嫡福 乐文

来源:嫡福 嫡福小作者:嫡福 嫡福小时间:2019-01-11 19:10:01

嫡福 嫡福小说 嫡福 乐文

后来,在纽约独立学习的五年,父亲为了劳他筋骨、磨他心志,要他必须从最小职员干起,生活费也给得少——他只好到餐馆去端盘子、洗碗瓢,把手泡得几乎破烂,他也无泪;记得有一次晚回去,在暗巷被一黑人堵住,他赤手空拳抢下刀子,黑鬼被他的中国功夫吓跑,换来他血流如注,他还是无泪!

那其中或许有恐惧、恨意、辛苦、痛楚,但都不至于要他伤心、要他哭泣,因为那一切都有希望及支柱在支撑他,让他不想流泪。

他一向是乐观、开朗及坚强的!佑芯,还有好多人都曾经这样夸讚过他,而且佩服他——没错,许多的挫折考验,不论是从小的失恃、父亲的高压、志趣的不得、在外的靡难……他都能以豁达大度的心情去面对,他从没有怨天九人,自暴自弃过!

他甚至也颇以自己的潇洒及纫度自豪!

但没想到,这回他切切实实地落下泪来——为了他心爱八年,但看来似乎已不可得的女子而伤心哭泣了。

璨筠,璨筠,这个教他心痛的名字!

她教人爱得好辛苦!更教他这大男人—而再、再而三地陷入自设的情网,逃不开、钻不出……

她绝对心明灵透,她知道他爱着她!为了她,他完全不顾八年来随时唾手可得的幸福——因为那种幸福没有他的心的参与!

他只有辜负众多的心,尤其是他们的好友——佑芯!她对他的癡,她对他的好,他也完全明了,但就是没办法接受……

是不是佑芯于他,就如同他于璨筠一样——

尤其是自秦皓磊复活的那一刻起,他更确定要被——辜负。

啊!不能怪,谁都不能怪!若真是如此,又怎怪得了一直是对他无意的璨筠?

午后的风暖暖吹来,却拂得楚天烈心头一片寒意。

楚天烈不断回想刚刚自己的自作主张——他叫回皓磊,他叫回——情敌;若他不这样做,以后又会是何种光景?

楚天烈在泪中苦笑!他知道,时光若倒流,他还是会这幺做!

牛牵到北京还是牛,为非作歹、姦淫掳掠,性格扭曲偏执的他,显然比自己还适应良好,结识了一些同样危害社会的三教九流,真是物以类聚!

这个礼拜问,他从新闻节目又得知了两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姦杀案,警方还在调查中尚捉不到嫌犯,但他却清楚知道是谁。

那样的手法和新闻报导现场的可疑之处,在在显示他的推断无误。试问,那样的暗器现代哪有?

由此可见,拓拔苍冥又把在古代的那一套犯案模式,如法炮製地挪到这个时代来继续作孽。

难道……拓拔苍冥在向他挑衅?想藉由媒体让他得知,想引他出来?

那幺,他该怎幺做?继续逮捕行动?他赢得了拓拔苍冥吗?

现在的他拥有威力强大的枪械,要想打赢他,胜算是微乎其微。而就算逮到他,没有大轮盘和紫晶佛,他也无法将他送至皇上手中。

都怪他当时没能够及时阻止,拖过轮盘敢动的时间……

是他追捕不力,才会让拓拔苍冥有机会逃脱;是他不好、是他的责任,让这幺一个败类来到未来的时空里危害这个国家社稷!

若真要追究,他也是罪魁祸首啊!

自责、愧疚的情绪将他的心情薰染得低落,连带板起的俊脸看来威凝严肃,裴珞沁在衣架上拿了件T恤欲开口唤他,看见的就是这副怏怏不乐的表情。

又来了!这几天他闷得像自闭儿似的,老是出神凝思,也不晓得到底在想什幺、为何事而烦;问他,他总扯开唇角,简单一句没什幺就敷衍了事……没什幺?才怪!裴珞沁不爱看他心事重重,这样会让她感到莫名的不安,好像彼此又成了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这是她最害怕的。

毕竟,时騛騜来自遥远的古代是事实,穿梭时空是她不得不相信的超自然现象,他们却相恋了,因此,空虚不安一直盘踞在她的潜意识中,她好怕哪一天他会突然平空消失回到古代去,那她……情何以堪?

不想,不要再想!深思下去只会让她感到寒意从背脊延到脚底,活在当下最重要,杞人忧天不是她的专长。

拂去紊乱思潮,她平了平心,漾开一抹甜美的笑,朝他走过去。

原来他是这幺愚蠢啊,甚至还想原谅她。

「你给我闪开。」唐文怀抓住乔智的衣领,「我要她把事情解释清楚。」

朱语彤马上趋前,扯下唐文怀的手,「别这样,文怀。」

场面显得有些混乱,莫琳则在一旁窃笑,这些全在她的意料之中。

啪!「不要脸的女人。」唐文怀毫不怜惜的甩了朱语彤一记耳光。

「你凭什幺打语彤?」乔智吼着。

「凭我是她的丈夫。」唐文怀走向朱语彤,扯住她的手臂,「告诉这个无赖,说你背着丈夫在外面和男人勾三搭四,该不该打你。」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