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王牌保镖 都市王牌保镖莫失初心 都市王牌保镖林海

来源:都市王牌保镖作者:都市王牌保镖时间:2019-01-11 22:37:00

都市王牌保镖 都市王牌保镖莫失初心 都市王牌保镖林海

再次宝贝的将欧灿筠的照片细细的番神,留连许久后,又郑重的安全的放在口袋里——终于,他才有回去的那个惨不忍睹、粗糙至极的『家』的勇气。

瞄瞄表,四点多了。

穿过一片乱七八糟的木搭房子,隐忍着一股难以形容的臭味。他骑到了这一片违章的阴暗的破旧的尽头——总是久潮发霉的墙壁屋头,加上四处乱丢的阵年垃圾……这就是他的家。

踢开快要报废的门,屋内一片漆黑;奇怪,不论黑夜、白天,随时都有人此聚赌叫嚣的『赌徒集中营』,今天怎幺这幺安静?真是怪异。

开捻摇摇欲坠的黄色灯泡一看——天啊!眼前的景象真教他目瞪口呆、诧异失措……

这是怎幺一回事?

到处是被砸烂的玻璃片,本就要破旧不堪的桌子、椅子、现在更是体无完肤,连稍微有点价值的电视机、旧收音机,也完全被摔个粉碎。当做『隔间』用的薄甘蔗板,也被折裂成数片散飞在各处;而仅有的一张床及几本用旧的书的他的房间,也全落得身首异处及天女散花的下场。

秦皓磊完全不能从眼前的景象中理解过来。

为什幺才一个白天的工夫,他的家就会变得这样的模样。

他的家人都跑到哪去了。

不知楞了多久,有个声音在屋后响起,他紧盯着声音来源处,顺手抓起破长木条,慢慢的靠近目标,倏地斩下……

「哥!别砍,是我阿虎啦!」念国小六年纪的弟弟秦一虎,瑟缩在后院里杂草废铁之中,一双小眼睛流露出害怕的紧张的神色,声音也在颤抖着。

「你躲在这儿做什幺?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秦皓磊气急败坏的问,满脸是阴霾。

「还不是爸妈——诈赌骗钱,终于露出马脚啦!黑面仔和大暴牙不甘心,找一堆人来—发疯,砸烂我们的家啊!呜……」说着说着,秦一虎竟嚎哭起来,想必是被那票凶神恶煞吓到了。

「那阿爸和你妈呢?」

安姬兰带着凸凸穿过马路,打开园门,走进花园。

她今天出来的时刻此往常要迟一些,因为刚才大夫来看祖母的病而耽搁了时间。

大夫威廉爵士检查病况后,沉重地摇摇头,但并不明说些什幺。

安姬兰送他走下楼梯时,他才开口说道:

「祖母要求什幺就满足她。尽量使她快乐吧,这就是我所能开的最有效的药方了。」

「我会尽力而为的,威廉爵士。」安姬兰答道,「谢谢您来看她。」

「除非这其间妳差人找我,否则我要到下星期再来。」

他低下头来看着她,露出和蔼的笑容。

「妳气色很好,不需要我关照的。」

「我很好,谢谢您。」安姬兰答道,「希望永远如此平安。」

「妳年纪轻轻会很幸运的。」威廉爵士勉励她。

他戴好帽子,踏上篷车离开了。

他一离去,安姬兰就转身跑上楼,回到祖母卧房。一进门便开口说:

「奶奶,威廉爵士似乎对您的病情很满意。」

梅威夫人戴着那顶最迷人的蕾丝小帽,脸上薄施脂粉,微微一笑。

「你说得好轻鬆,都是你害的,你是杀死孩子的魔鬼。」兰儿泪水奔流而下,声声凄厉的控诉。

「冷静点,你身体还没恢复,不要太激动。」浩天抱住兰儿。她推开他,用尽仅存的力量。

「滚开!不要让我再见到你。」兰儿尖叫。

这时,特别护士请来了医生,医生给兰儿注射镇静剂。

「徐先生,你还是先出去吧,先让她睡一会儿。」医生为免兰儿情绪激动,只好劝离浩天。

天空乌云遮月,浩天苦闷的步出医院,悲扬的他无助的望向天际,心想,他不知何时才能再走入兰儿的心中。

兰儿出院回家休养好一阵子,终日郁郁寡欢,眉头紧缩,身体也日渐消瘦,平日只有看到唸唸会令她展颜,其他时候是看不到她的笑容。

浩天忧心着兰儿日渐虚弱的身体,又苦无良方,自从兰儿回家后,总避着他不与他说话,就算是就寝时间,她也都是先上床背着他而眠,对于他的悉心问候总以冷面相对。

为了体恤她的伤心,浩天也就随她去,只是这种心念上的折磨要到何时才能结束!

这日,浩天比平日晚了二个钟头到家。

「徐妈,把这炖好的上鸡装起来晚餐给少奶奶补身子。」浩天特地赶到淡水一家专业药膳的餐厅买土鸡煲。

「好,马上开饭了。」徐妈笑着说。

一家三口加上徐妈正安静的用晚餐。

兰儿被桌上的汤品香味吸引,正欲舀起鸡汤尝鲜。

「少奶奶要多喝点,这是少爷特地去买来给你补身子的。」徐妈看兰儿难得有胃口,赶紧推销一番。

「你好像已经毕业半年了。也混够了吧!」清亮的嗓音缓缓道出,让人听不出其来意。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