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教皇 末日之教皇 末世之亡灵教皇

来源:末日教皇 末作者:末日教皇 末时间:2019-01-11 23:23:01

末日教皇 末日之教皇 末世之亡灵教皇

琉拉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都是这幺地刻烙在门图荷太普的心坎上,这教他如何割捨得下?教他如何在已有了意中人的情况下,心里还能容下一个毫无感情的「王后」?

门图荷太普虽知道,身为一个领导者,他随时都会有必须牺牲自己某些幸福的觉悟,可他现在是多幺地羡慕着那些所谓的凡夫俗子,能和自己心爱的人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啊……

可是,在他爱上琉拉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便已如此被安排着。

他闭上了眼眸。虽可暂时看不见眼前那些烦人的琐事,但那心中,对于思念、对于国家、对那挥之不去的恼人事,却不能在这种心态下一笔带过。

门图荷太普张开了双眼,从圣湖中站起来。可他万万没想到,那琉拉的身影竟就这幺突兀地映在他眼瞳中!

他伸出仍淌着水的手,抚摸着那牵动他心的脸颊。「告诉我……这是幻影吗?」

喃喃自语,可幻影仍未消失;从琉拉的小脸上传来了温热的气息。

「您……好像很痛苦……」琉拉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你知道我为什幺这幺痛苦吗?」门图荷太普反问着他,可是不曾将手从琉拉的脸上拿开。

「我……我知道。」琉拉那双本与他相对的深邃眸子低下了。「您……要娶尤努总督的女儿。」

琉拉的心里有着一种莫名的波动在捣乱着原本平静的心湖。他不明白,在听到门图荷太普要娶亲的时候,为何他的胸口会这样地不安、这样地慌乱、这样地……这样地心痛。

早前他看见门图荷太普气沖沖地跑到卢克索神殿,他便也在背后悄悄地跟了去,没想到竟会听见祭司与门图荷太普的对话,这也才知道了门图荷太普要娶亲的事。

琉拉没想到自己对这件事的震惊和冲击是这幺地大,他没有一丝一毫为即将统一的国土高兴,而是……他让他心中那份说不出理由的悲伤佔据了他所有的精神意识。

他驱着马,来到了穆特女神的神殿……

☆☆☆

「成交。」契尔道,塞了条手帕到她的手里。她仔细看了一下,确定不是他的领巾。她抬起头,瞧见他的领巾仍然系得好好的。

「太好了!」她傻傻地道,用手帕拭泪。「你无须像我上次哭倒在你身上时,剥下身上的衣物。」

「我不记得曾经剥下衣物,」他以指抚着含笑的唇角。「我应该吗?」

她的脸红了。「我是指你的领巾──你在圣诞夜时将它给了我。我──我似乎总是哭倒在你的肩上,而你总是及时伸出援手。」

「但妳也曾及时对我伸出援手,」他指出。「迈斯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他轻按她的肩膀,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他一离开,琼安顿时感到强烈的失落感。有那幺愚蠢的一刻,她想着她应该再哭久一点,就算只是为了被他安慰和紧紧拥住,摄入他诱人的男性气息,感觉到他坚实的身躯贴着她的。

单单是想像,已令她的下体悸动不已。

她以拇、食指按着额头,专注地看着对面的墙壁,彷彿墙上的名家画作隐藏着某种惊人的秘密。

「琼安?怎幺了?妳为什幺突然一脸的罪恶感。」

「不是罪恶感,我只是头痛而已。」她撒谎,罔顾今晚和他约定的诚实原则。她只能承受如此多的诚实,而告诉他她希望他拥着自己,对她悸动的身躯为所欲为是不行的──绝对不行。

她情思迷乱得甚至不知该看哪里了──只知道绝对不能看他。

「我将妳逼得太甚了,」他道,一脸的愧疚。「抱歉,要我送妳上楼吗?」

「不,不必了,」她的语音沙嗄。「谢谢你的担心,但我只是累了;我一大早就起床。」

他站起来,为她拉开椅子。「这是当然,」他的语气里有着遗憾。「这对我们两个都是漫长的一天,我们最好早点休息。明天我可以去看妳吗?」

她转身面对他。「欢迎你随时到育婴室来。如果你有空的话,你甚至可以在明天下午带迈斯出去骑马。」

她真是不死心!唐文怀在心里苦笑。

「好吧!只要你谨守约定,云心的一切就由你作主。」这些日子来,女儿的改变让他相信了朱语彤的看法。

「一言为定。」朱语彤说。

「谢谢你,朱老师。」

「等等,既然要做夫妻,嗯……虽然是假的啦,但也要逼真一点呀,喊我语彤吧,我不介意。」朱语彤的侠女性格再次被挑起。

「语彤,很顺口,那你呢?」

「呃……文怀,这样的语调够不够亲密?」朱语彤故意放轻音调。

「很好。」

今夜是唐文怀和朱语彤相识以来,相处气氛最融洽的一次。

***

号称唐文怀最能干的助手莫琳,在唐家两老的通知后来到飘岚山庄。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