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原配嫡妻 重生之原配骄妻 重生之原配夺夫

来源:重生之原配嫡作者:重生之原配嫡时间:2019-02-05 04:59:01

重生之原配嫡妻 重生之原配骄妻 重生之原配夺夫

「啊!不一样,不一样,非常不一样。」他赶紧讨好地说。

他在美国学的是拼音系统,哪来这幺多奇怪的捲舌音。

「算了!今天到这里就好了。我带你出去逛士林夜吧!」她很高兴他也有这幺笨的时候。

到了士林夜市,宇轩显得很兴奋的样子,他看到一些比较新奇的东西就停立不动,端详半天。

「台湾的东西真好吃。」他吃完了铁板烧、炒花枝羹、蚵仔煎以后,手上还拿着一盒状元糕,边走边吃。

看到路旁有人卖耶子奶和麦苗汁,就把秦婉叫住,「等一下,秦婉,我要喝那个绿绿的东西。」

「那是麦苗汁啦!你的胃会撑破的。」她怕等一下还要买胃散给他吃呢!

「我要喝。」他像个小孩般坚持,她只好乖乖地去买了。

「哇!有人在卖烤玉米耶!」秦婉好久没看到烤玉米的摊子了。

「在美国,我有『五元六支』玉米呀!」宇轩一边满足的地喝着麦苗汁,一边说着。

「什幺是『五元六支』的玉米?」她不解地问。

「就是很多颜色的玉米啊!」他俯视秦婉,很得意他会用成语。

「『五元六支』?不是啦!是『五颜六色』啦!」她扑哧一声狂笑起来。

「别笑了!除了『五颜六色』我还会两个成语呢!」

他像想扳回劣势似的,赶紧补充道。

齐騑被她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因此没注意到他的手居然自动的环住她的小蛮腰,两人顿时形成了一种暧昧的姿态。

这位姑娘为何突然对二少爷投怀送抱?而且二少爷居然没推开她?这、这……该不会是……陈伯瞪大老眼细看接下来的发展。

「阿騑,你没在我身边陪我,我觉得好寂寞呢。」冷绛雪忍住爆笑的慾望,努力的演着戏。

捉弄人的感觉真好,怪不得她娘亲及段伯母老是乐此不疲,单看齐騑那种茫然的表情就令人觉得十分值得了。

「我不是跟你说过有客人吗?」由惊愕中回过神的齐騑,很快便有了反应,说话之余则是不着痕迹的低头凑近她耳旁,「你在搞什幺把戏?」

「帮你的忙呀!」冷绛雪小声的回答。

他听得一头雾水,「哦?」帮什幺忙?

「我是看你刚刚一脸受苦受难的表情,所以才善心大发的想帮你,若不需要的话我可要退场了哦。」她边说边佯装要离开。

齐騑下意识的锁紧双臂,并未深思自己为何有这种行为,彷彿这一切是再自然也不过了。

「既然你已经开始玩了,那就玩到底好了。」抱着她的感觉真是该死的好,令他心底不由得升起一股莫名的满足感。

他们两人窃窃私语的模样,在外人的眼中看起来活脱脱就像是对热恋的爱情鸟,因此令陈伯傻了眼、包庄看呆了,而包香香则是气疯了。

哼!这女人是什幺东西,居然敢来跟她抢齐騑,真是自不量力!

「二少爷,不为我们做个介绍吗?」好不容易由地上挣扎着坐起的包荣,又装模作样的问道。

瞧齐騑跟她那种亲热样,他非得瞧瞧这女人的长相不可!

「阿騑,他们是?」冷绛雪慢慢的转过身,怯怯地开口问道。

于是,她对他的亲切感和熟悉又多添加—分。

虽然,她不太明白他那番大道理,但是只要他能接受她,相信她不是刺客就够了,至于他所说的那些废话,她实在不想追究。

原因无他,她只怕他再和她解释下去,她不但会产生词穷脑空的困境,而且会因为无法理解,大脑从此停止运作,让她当场昏死过去、不省人事。

「对了!搞了大半天,你还是没告诉我你是谁呢?」终于,她想到了这个有点重要又不太重要的问题。

「我是秦王嬴政。」他很谦虚的说出自己的名号。

「秦王嬴政?」她又重複一次。

没听过!想必不是什幺太有名的历史人物。

在她有限的中国历史知识中,她所知道的,只有三个,而这三个全是她四哥告诉她的。

那时,她才只有十岁,她四哥开宗明义教导她的第—件事就是:别学孔子的老天真,以为全世界都好人。也别学秦始皇浪费,要节省物力,把它们用在该用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千万别学岳飞愚忠,为了一个白癡皇帝,而把命给送掉,那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她自认聪明的揣测着,秦王和秦始皇,都有个秦字,不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关係?

唉!实在不能怪她没有,也不具有常识,空闲时更不看电视。要怪就得怪她那个毫无定性、又有旅行癖的父亲,打从她三岁时,母亲过世后,就带着她离家出走、四处流浪了。

十岁前的生活,她不是生活在深山大泽,就是在蛮荒丛林,甚至还曾在神秘的亚马逊河流域待过半载,最大的收穫,是和好几个猎头部族长成了好朋友,后来因为彼此太过于投缘,她就直接升级成为他们的乾女儿了。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