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和大学生 农民工和四个大学生 大学生是农民工吗

来源:农民工和大学作者:农民工和大学时间:2019-02-06 03:50:01

农民工和大学生 农民工和四个大学生 大学生是农民工吗

良久,礼亦才依依不捨的放开她,注视她嫣红的丽容,沙哑着嗓子说:「天啊,我得赶快把妳娶进门。」

书蔚幸福的偎在他怀里,「虽然你穿围裙的样子有点可笑,可是我想念你穿围裙的模样。」她调皮的望望他,补充一句:「我的胃跟人都想念你。」

「妳竟敢说我可笑?」礼亦瞪大眼睛,兇恶的张牙舞爪,双手直朝她攻击。「看我怎幺教训妳!」他不住的搔她的痒。

书蔚气喘吁吁的频频求饶:「我知道错了,别再呵我痒了。」她无力的笑倒在他怀中。

礼亦温柔的抚摸她亮丽的髮丝,低头吻她。「从今以后我们永不分离。」

书蔚点头,响应他:「嗯,不分离。」她的声音娇柔得如醉人的春风。

「现在的妳温柔可人,虽然我知道很快妳就会恢复泼辣本性,但我还是要说,我爱妳的温柔、更爱妳的泼辣,因为,妳的泼辣只有我一个人看得见!」他调侃的说。果然惹来她一顿小拳头伺候,附带几声河东狮吼。

在甜蜜的相拥中,一阵不受欢迎的吵杂声硬生生的打断静谧温馨的时刻。书蔚从他怀中抬头,寻找自己的皮包,拿出铃声大作的手机。

她看看手机,上头显示来电者是她编号第五十九号男友,书蔚转向礼亦,见到他温柔的望着她,书蔚将视线转回手机,伸出手,俐落的关机。

回头望着礼亦,两人相视而笑。心中有相同的想法,从今以后,这支手机再也用不着了!

「席迪,近况如何?」詹探长道。

「远离麻烦。老詹,你呢?」

「努力混口饭吃。」

「我不喜欢你把我的名气局限在东海岸。上一次,我是全国最恶名昭彰的一个。」

其实画舫是他们齐家自己的,就算是想把阿猫阿狗全带去也没人敢有意见,他只是想藉机跟宝儿有多点相处的时间而已。

「既然是规矩那也就没办法了。」她无奈的拍拍小黑安慰它。「小黑,对不起喽,不能够带你一块去。」

「呜呜……」小黑睁着可怜的双眸望着她,希望能争取到自己该有的权益。

「小黑,我也没办法帮你,那是人家的规矩嘛。不然你是要我别去吗?」这会儿换元宝儿用着可怜兮兮的表情看它。

她可不是故意要丢下它的,只不过她违背师命私自下山,为的就是要找些好玩的事情来玩,现在既然有这个机会,她岂能白白的错过了。

人类不但卑鄙无耻,而且还薄情!它处处都在为她担心,结果她不但没有丝毫的体谅之情,甚至把它抛到一旁去,真是叫它情何以堪!

与小黑的落寞比起来,齐骀的表情只能用神气来形容。

「来,太阳已愈来愈烈了,我们回屋里去。」齐骀体贴的搂住元宝儿一同离去。

「可是……小黑看起来好像很难过的样子。」她不放心的看向小黑。就这幺丢下它好吗?

「不用理它……呃,我的意思是暂时不用去管它,等吃饭的时候再给它一大块的肉,到时候它的心情就会变好了。」适时适点小恩小惠给对手也是挺重要的。

小黑趴在地上,意兴阑珊的朝他们离去的地方望了眼后,準备闭眼好好的眼上一觉,顺便修补受创的心灵。

反正有那个男人在,也不怕主人会跌倒受伤,自从来到这儿后,它就发现到原本属于自己的工作都被那男人抢了去,害它真是挺不习惯的。

哼!要是主人的师父及师兄们也在的话,肯定不会让那个男人如此的嚣张!它在心中不停地嘀咕着。

☆☆☆

在某个人迹罕至的偏僻山区,有几栋简僕的小木屋建造在易守难攻的地势上,此时正有名年纪稍长的男子气喘吁吁地直冲进其中一栋木屋内。

「差不多啦!反正你最大的本事,就是没事找事,把小事搞成大事,喜好自寻烦恼外加钻牛角尖,真是无聊。」

「什幺无聊?你知道那对我有多重要吗?它关係到我的终身大事,一生的幸福,我……」说到这里,她不由得悲从中来。

「有什幺大不了的,也不过就差三年,值得这幺大惊小怪的吗?无聊。」

「你根本不了解年龄对女人的意义和重要性,我……等等!」她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你怎幺知道这件事?」

「何只我知道,恐怕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

他头也不抬的直盯着手上类似电动玩具的东西。

怪了!他一向最不屑电动游乐器,他总是说那些电玩厂商绝对是故意生产这些垃圾来侮辱他智商的,他根本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怎幺今天有点反常?

「也好!省得你变成寡妇。」他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什幺意思?」她有不详的预感。

「像管乐齐这种红色诈欺犯,大奸大恶之徒,不但故意隐瞒小你三岁的事实,企图欺骗你的感情,还跟你发生了不清不白、不可告人的关係,这简直是公然向曼丘家族的权威挑战。因此,大家一致通过,决定要刬除他这个人渣,好替社会除去败类,保护善良的大众。」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