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殿下的囚宠 撒旦殿下的囚宠大结局 殿下的禁宠

来源:撒旦殿下的囚作者:撒旦殿下的囚时间:2019-02-06 05:45:14

撒旦殿下的囚宠 撒旦殿下的囚宠大结局 殿下的禁宠

「唉呀,现在经济这幺不景气,骗子可是一大堆呢!要不是我机灵,早就不知人财两失几次了。」书蔚感慨道。「公务员至少收入稳定,而且油水应该有不少可以捞,我就将就将就算了。」末了还补上一句:「虽然说是公务员,职位当然不能太低,最好是政府高官,否则我的千金少奶奶美梦怎幺办?」

纤纤不屑的从鼻孔喷气,「拜金女!」她关切的转头问紫妍,「那小妍呢?」

「我?很简单啊,因为公务员的上下班时间很固定,生活作息很规律,我比较不会紧张焦虑。」紫妍笑笑的说。

三人暸解的歎息,紫妍什幺都好,个性温柔婉约,家事更是一把罩,肯定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妻子人选,只可惜太过神经质,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她神经紧绷、焦躁不安。

「那妳呢?」紫妍反问纤纤。

「公务员吃不饱、饿不死嘛。」纤纤坦率的说,「就是因为薪水不多,这样我若开班授课,也算分担家计,他应该不会干涉我吧!」纤纤豪迈的笑笑。她从小受正规的武术训练,最大的希望就是开一间武馆,将她-身的武艺传承下去。

「其实公务员只是我的理想,说真的其它行业我也马马虎虎可以接受啦,但就是不要警察!」丹芸斩钉截铁的说。

「为什幺?」纤纤好奇的问。

「我讨厌不用大脑的工作,妳们不觉得警察感觉起来都很笨吗?常常让歹徒逃跑啦、要不然就是混战中自已受伤,弄得灰头土脸的。」丹芸嘟嘟小嘴,

「如果我的丈夫只会听命令不会思考,像机器人一样,那我要怎幺跟他沟通嘛,这样很累的耶。」

纤纤嘴角抽搐,看到书蔚跟紫妍轻摇摇头才勉强没有笑出来,点头假装附和丹芸。丹芸可爱又迷糊,最糟糕的是她根本不承认自己迷糊,反而觉得自己相当聪慧。

「如果说到抵死不嫁的职业的话,那我就是军人了。」为了引开纤纤即将要狂笑的注意力,紫妍这幺说,看到众人专注的目光,她紧张的微笑。

「因为我是这幺容易紧张,而印象中军人又都是很严肃、很讲究纪律的。我想我没办法在这种严肃的气氛下生活,就算是一天也不行,如果什幺时候要做什幺事都有规定的话,我一定会因为担心自己不知何时会出错而发疯的!」她支着下巴,因为想到那种悲惨的状况而蹙眉。

纤纤也兴致勃勃的加入话题,「我最讨厌那种中看不中用的黑心肝律师了!」她不屑的撇撇嘴,「靠一张嘴吃饭,只要有钱入袋就可以颠倒是非,睁眼说瞎话!这种只会逞口舌之能,没体力、风吹就会倒的文弱书生型男人,我最讨厌了。」哎哎,对这种讨人厌的臭虫,她可是有切身体验啊!

其它人点点头,颇有同感。

「黄大婶,妳怎幺来了?」她叫着朝黄大婶走去。

而黄大婶一看见她,脸上的焦急是再也藏不住了。

「汾汾,妳可不可以请个假随大婶回家去一趟。」她走上前,在半途上便迎上聂汾汾,大手更是紧紧的抓住聂汾汾。

「黄大婶,是不是我娘出了什幺事?她还好吧?」聂汾汾急问。

「妳放心,妳娘的身子很好,不过临时出了点麻烦的事情,所以妳娘希望妳赶紧回去跟她商量。」

「是不是那个人又出了什幺鬼主意?」聂汾汾问。

「没错,所以妳还是回去走一趟吧。」

聂汾汾点点头,「我知道了,黄大婶,妳暂时先待在这儿,我先回房拿个东西,立即就来。」

她快速的跑回自己房中,拿出她这段时间内所存下的所有财产后便先去找黄伯。

「黄伯,对不起,因为家里似乎是出了点事情,所以我娘要我立刻回家一趟,不知道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了,」黄伯慈祥的说道,「三少爷那边等他回来后我会替妳说一声的。」

心急的她一时倒没想到这点,闻言先是一愣后才点头。恰巧老爷跟夫人前几天出门访友去了,所以她也就省下了跟他们稟报的程序。

「还有……黄伯,我可不可以拜託你一件事?」聂汾汾开口问道。

「什幺事?」

「是……我可不可以预先支领这个月该给我的工钱?既然我现在必须回家一趟,那我想乾脆也把事情办好,不过我还差一些数目,要领那些工钱才凑得足。」她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请求。

好不容易,她逮到了空隙,大喘了口气,紧紧的环抱着他的颈项,将嘴贴在他的耳边,轻声细语的喃喃说道。

「明天我去扫墓。」

「好!我会很慎重的向他自我介绍,要他放心,我定会代替他,以他的爱和我的爱,双重的爱来疼你、惜你。若是我没做到,亏待了你,就让他早点来接我。到阴曹地府好好修整我一顿。」

「你又乱说话了!」她怒吼了一声。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