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断袖王爷小逃妃书包网 断袖王爷小逃妃微盘

来源:断袖王爷小逃作者:断袖王爷小逃时间:2019-02-06 07:17:17

断袖王爷小逃妃 断袖王爷小逃妃书包网 断袖王爷小逃妃微盘

她瞪礼亦一眼,低声警告的说:「我不需要你扮演我的保母,如果你再这样跟着我,我就告你!」礼亦平静的望着她-脸怒火,「书蔚,我们之间还没完,总有一天要解决。而我必须告诉妳,我的风度、耐性已经快用完了,如果妳还要这样刺激我,我就算是绑架也要带走妳,把话说清楚!」他淡漠的丢下像誓言似的话,转身大步走向自己的丰田,準备再次当暗处的护花使者。

000

书蔚毫不怀疑他的言出必行,因此她改变了战略,住到父母家,宁愿天天通勤也不要让他逮到她,上下班时间更是飘忽不定,让礼亦无法捉摸。

这样躲躲藏藏的过了半个月,书蔚恭贺自己的聪明,但每当见到他在公司门口抽烟等待时她,却又有着罪恶感、礼亦甚至上楼来找过她,但她总是及时避开,而多亏那群厌恶她的好同事,以为礼亦是另一个误入歧途的男人,全体口径一致的不愿透露她的行蹤,以致礼亦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她可以从他下耐的脸色跟愤怒的眼光察觉这点。她怪异的举动全家都不解,儘管书蔚试图粉饰太平,书贞还是找上了她。

「姊姊,妳到底要躲到什幺时候?」她严厉的问。

被妹妹的语气震慑住,书蔚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威严。

「妳在说什幺?这是妳对我说话的态度吗?」

「我是就事论事,妳最近真是太离谱了,形迹诡异到极点,不要哄我或跟我打骂虎眼。」书贞从没这幺严肃过,「纤纤姊她们说妳躲姜大哥躲得不亦乐乎,都快把他逼疯了。姊,妳为什幺要这样?我不相信妳不爱他,可是妳既然爱他,又怎幺忍心让他的心悬在半空中,为了妳而痛苦呢?」书蔚直翻白眼,她真是误交匪类,她们明明知道她最不想提的人就是天天在门口站岗、已经变成全公司热烈讨论对象的姜礼亦,偏偏书贞一问,她们就全说出来了。

她看着妹妹清丽的脸庞,柔声说:「我跟他是行不通的,妳知道我的,我不可能把我未来五十年都用来担心他不知何时会出事、会离开我,要我生活在这样的恐惧中,我会崩溃的。」她自嘲的笑笑,「我根本不该爱上他,但既然已经决定了游戏规则,也只能怨我自己。时间-久,我们就会遗忘的,妳不必担心我;至于他,等他了解世上多的是比我温柔可人的女人,他不会坚持太久的。」书贞心疼的望着姊姊,再度劝说:「妳难道不给你们-个机会吗?每个工作都有危险性,妳不该以那场意外为借口而拒绝他啊!」

「书贞,」打断了妹妹的话,书蔚再认真不过的望着她,「每个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有死结,除非是自己想开,否则旁人说再多都是没用的。而我还没有那种修为,妳也别说了吧,除了增加我们姊妹俩的摩擦之外,对事情并没有帮助。」她淡淡的下了结论。书贞无语的望着书蔚,等她真能想开时,人事说不定已经全非。万一她要过五年,十年才想开呢?更或者她永远都没想开的-天呢?这样姜大哥实在太可怜了!姊姊也太可怜了。幸福说不定只有一次,擦肩而过之后就再也握不住了啊!

眼见姊姊坚定的表情,书贞心中有了一个主意。

她要帮姊姊解开她的「死结」!

「都已经两点半了,怎幺还不见她们人影?」-名打扮率性、只穿着条牛仔裤及针织上夹的女子不耐的说道,打薄的秀髮俐落的展现都会女了的风情,清丽的脸上净是不悦,手指不住的敲击桌面、穿着球鞋的脚也不安分的-直点地。

「说不定她们有事耽搁了,纤纤,妳不要一直抖脚嘛,像个女孩子、女孩子!」长相如同洋娃娃般的娇小女子义正辞严的说道,纤细的手臂硬是将不住点地的脚压了下来。

「妳干嘛呀?我这副德行妳也看了快十年了,我就是不像女孩子,那又怎样?」聂纤纤瞪她-眼,「倒是妳,难得今天这幺準时。」语毕,她瞪大眼望着对面女子,不久,噗哧一声的笑了起来。「我的妈呀,丹丹,妳居然把衣穿反了!」

「唉,老爷,你看咱们要怎幺办才好?」她的眉头忧虑地锁了起来。

原本以为把二儿子三儿子的婚事相继解决掉后,剩下大儿子一人就好办多了,没想到事与愿违,他们骀儿居然遇着那种事,让她的烦恼不减反增。

人世间的祸福还真是难以预料的。

「我也没了主意。」齐骧跟着歎道。

天底下任何人在被毁了容貌后,要他能与往常相同不变是不可能的,若非他们骀儿生性十分坚强,否则遭此重大变故,即使没有自我了断,也会开始自暴自弃的。

儘管心底难受,但齐骧却对自己大儿子所表现出的坚毅暗自喝彩。

「哼,都是那个白癡女人不好!」柳沅恨恨地咒道。

虽然对骀儿动手的是个男人,但在官府的审问之下才明白,那人会有此种举动,完全是因他心中所爱慕的女人总是以「齐骀才配得上她」这句话来拒绝他,所以他在心生恨意的情况下,有了想毁掉骀儿容貌的想法。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