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 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 拒绝魔帝诱宠呆萌妃69

来源:拒嫁魔帝诱宠作者:拒嫁魔帝诱宠时间:2019-02-06 07:40:14

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 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 拒绝魔帝诱宠呆萌妃69

席迪说:「我知道,我是来陪你一起过去的。」

她瞪着他:「你也要去开会?」

「格瑞认为我应该用这种方式尽快与各部门的主管碰面,大家一起开会,可以让我了解饭店的营运情况。」

她甚至无法利用会前的几秒钟私底下跟韦先生交谈,而且,他称呼他格瑞,莎娜忍不住气愤。

她用力关上抽屉,打开另一个:「我不需要别人陪伴。」

「但是或许我需要。毕竟,我是初到贵宝地。」

她用力关上另一个抽屉:「我不认为你会有任何难以结交新朋友的困扰。你不是已经跟老闆吃过早餐了吗?」

他微微一笑:「嫉妒吗?孟小姐,我没有想过你会有这种反应。」

莎娜放弃找笔,站起身子。她可以向何莉借一支:「康先生,相信我,如果我要嫉妒,也绝不是嫉妒一个小偷。」

「请详加说明。」他的眼中闪现促狭的光芒,「我以前曾偷过东西,但现在并没有。」

他走上前,在莎娜还猜不到他想做什幺之前,他已抬起手,从她耳后取下一支笔,并绽开笑容:「你是在找这个吗?」

莎娜保持平稳的声音,但是,她的心跳却如小鹿乱撞:「为什幺你每次出现时,所有东西都会开始消失?」

他绽开笑容:「我相信这完全出自巧合。」

她抓下他手中的笔,开始走向门口。

「你不打算带着你的皮包吗?」

「不丑,只是个记号。」她伸出右手让他看看手腕上那道伤疤。「你瞧,我也有个记号。」

「怎幺受伤的?」他心疼的在伤疤上吻了下。

「小时跟小师兄在玩时,没注意到有锅滚烫的水而被烫着的。虽然留下的疤痕很丑,但师父说这只是一个记号而已,代表我小时候不懂事的记号,就因为受过伤,所以才会知道危险。」她煞有其事的说。

齐骀不由得绽开一抹微笑。

「你笑起来好好看哦,应该常常笑的。」元宝儿也跟着露出笑容。

「只要你常常陪我,我就常笑。」他许诺道。

「好啊!」她应允得很爽快。在他身旁有吃、有玩、有住的,傻瓜才不要咧!

此时马车正好停了下来,外头杨裫把帘幕掀开。「少爷,到了。」

齐骀率先下车,转身帮助元宝儿,不意外周围的人开始对他指指点点。他早知道自己一旦出现在人群前就会是这种情形,所以他才捨弃骑马而改乘马车。

以往他对此会觉得难以忍受,但今天他却能完全不在意,或许是因为她在身旁的缘故吧!他忖道。

脚甫着地的元宝儿看见週遭的人潮,下山以来的不愉快记忆再度涌起,让她不由自主地靠向齐骀。她的主动虽让他高兴,但也觉得隐约有点不对劲。

「怎幺啦?」他搂近她低语。

「他们……会不会来追赶我们?」她仍心有余悸。

起先齐骀并未听懂她话中的含意,思索片刻后才明了她为何会这样问。

「放心,他们不会的。」又没有小黑在身旁,大家才不会闲着没事来追赶他们。

「这……」她好像在他住所里看过那张图。

「还有……」

「够了!」怕他继续说下去,她受不了的赶紧阻止。再继续听下去,她恐怕要把刚才所吸的血,及晚上才吃的点心全吐出来。

一想到那些不完美的吸血鬼,她就……

倏地,她低头看看自己的身材,嗯,很好,尚未有变形的迹象。

慢点,她想起罗贤说的话。他说欧阳世杰会不要她,还想到那些死缠着他的女人们……

她突然转身瞪向欧阳世杰,迅速的揪住他的耳朵。

「哎哟喂呀!」他吃痛的叫嚷。

怎幺了?他这回什幺也没做、什幺也没说啊!

「你这个死小孩,说,在我沉睡其间,你到底有过多少女人?」她凶巴巴的质问。

都怪吴柯林那小子给他捅这楼子,刚才真该将他吸成人干算了。欧阳世杰不住在心中诅咒那小子。

慢点,她刚才说他什幺?小孩?

哼哼!忽略她的凶劲,他突然低下头吻住她的唇。

「你……」这个死小孩,她还在气头上耶,竟然给她来这招。

她张口欲骂,却给了他进佔的机会,当下,将舌探入她嘴里,不容她拒绝的深深挑弄起来。

桑烈举起剑来,朝自己的腿砍去,幸亏桑卫身手利落,一把将剑拍下,这才没有让桑烈伤了自己。

「你这是做什幺?」他捡起剑,转身对桑烈大喝。

「大哥,我绝不能让你交出利客,如果殿下要怪罪的话,你就说那个刺客挟持我还伤了我,你为了救我,不小心让他脱逃了。」

「你想用苦肉计保全那个刺客?」

桑烈低下头。「大哥,我答应过茴薰的,我已经很对不起她了,我不能再对她言而无信。」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