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事务所 快穿复仇事务所 快穿事务所

来源:快穿事务所 作者:快穿事务所 时间:2019-02-22 11:30:02

快穿事务所 快穿复仇事务所 快穿事务所

「怎幺样?听我的还是不听我的?」

她非常想说「见你的鬼吧」,但是一看到「寻梦者』,她就知道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听他的话。「好吧,按你的方法办。」她很勉强地回答,「让它回来有多困难?」

「这要看它和那母马在一起多久了。最好就是它们整个上午都在一起,而它的……热情也已经差不多消耗光了。」

她看了看这匹似乎很安静的公马,「从外表看,它的热情已经消耗很多了。」

亨特觉得还不能肯定。「难说。把你的母马『小鬆糕』拴好,别让它挡道,你就站在栅栏边。我準备用绳子套住那匹母马,把它拉到我们的牧场里来。『寻梦者』看到这种情况就会追它。它们一旦越过边界过来,你就把栅栏竖好。如果出了什幺差错,你赶紧躲开,什幺事也别管。懂吗?」他那严肃认真的眼睛紧紧地盯住她。

「懂啦。」她按照他的命令行事,把「小鬆糕」拴在不碍事的地方,把修理栅栏的各种工具插进工具袋里,带上工作手套,站在倒下的栅栏旁。她对他点点头,「一切準备停当。」

他把帽檐拉低到眉毛部分,放鬆缰绳,骑着马慢慢地走下山坡,在坡底等着。为了不刺激「寻梦者」保卫自己地盘的本能,亨特有意离那匹母马远远地。虽然莉亚几乎无法忍耐了,但是她知道亨特这样做是为了让她那匹公马少惹麻烦,以便他能较容易地套住那匹母马。他各方面都考虑得很周到,只剩下扔准套索这件困难的工作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机会出现了。他慢慢地在头上转着套索,然后猛地一下扔了出去。当套索在空中飞行时.莉亚紧张得屏住了呼吸……直到它準确地套住了目标。亨特以他的经验和强有力的意志在「寻梦者」还未弄清他的意图时,就迅速地把套马的工作完成了。他抓紧了套索把那匹母马从山坡底下往上拉。

被套住的母马拚命挣扎,一面扬起蹄子一面往后退。和被套住的马对着拉本来就不容易,而往上拉就简直不可能了。亨特不停地咒骂着,他的马鞍吱吱嘎嘎地响着,他的马呼哧呼哧地喘着,终于一步步地靠近了汉普顿牧场。

当他们走到半山坡时,「寻梦者」突然发现了他们的意图。它愤怒地追赶过来。这时亨特的坐骑一看见暴跳如雷的一千七百磅重的「寻梦者」朝它冲来,不等主人的催赶就立刻拚命往上跑。就连那匹被套住的母马也不再挣扎了。

「寻梦者」飞速地追上了他们。它没有攻击亨特却去咬那匹母马。母马原来是拚命挣扎向后退,现在则改变方向往上跑了。后面紧紧跟着的是「寻梦者」。亨特所需要做的就是给它们让路。

「莉亚,让开!」亨特大叫着。

「寻梦者」为了重新得到这匹母马,跟在它的后面把它赶上山,进人了汉普顿牧场。当这两匹马跑过亨特时,他放鬆了套索,紧紧跟在后面。

为了保护莉亚不受气势汹汹的「寻梦者」的伤害,他骑着马站在「寻梦者」和莉亚之间,扭过头对地嚷道:「赶快竖好栅栏,别让它再跑了。」焦虑不安的「寻梦者」在附近转来转去,显然不知是该攻击侵犯它利益的人,还是该带着它的战利品母马逃掉。亨特很紧张,做了两手準备。

莉亚一秒钟也不浪费,把材料钉在柱子上,固定住带刺铁丝。如果「寻梦者」真想返回P牧场,那这道栅栏是不管用的。不过,它既然已经成功地把边界那边的一匹母马带回自己的领地,那幺它就不大可能再往那边跑了。莉亚不安地看了它一下。只要那边没好更多的母马,它大概不会再越境了。

「……喔,他们呀,我不知道。」她摇着小脑袋回答。

「不知道?」他煞不接受这个答案。

「我是不知道啊,因为他们都是小姐派着去帮我拿东西的,我连他们姓啥叫啥都记不得。」冉心心实话实说。

又是那个春若水!独孤煞闻言立刻恨得牙痒痒的。

不行,像她那幺邪恶的女人,怎能让小厨娘继续待在她身边受她污染?他必须尽快的将小厨娘拯救出来。

「留下来。」独孤煞朝她耳畔低语。

原本睏倦的冉心心瞬间清醒。

「留下来。」没听到她的回答,他再提一次,并屏息等着。

她会拒绝吗?独孤煞因这个假设而紧绷着身子。

「为什幺?」

「什幺为什幺?」

「为什幺要我?」冉心心的话中带着一抹几乎不可闻的期盼。

为什幺啊……独孤煞皱眉思索。

「因为我要把你从春若水那邪恶的女人身旁救走。」他说出之前的想法。

冉心心不语。

「难道不是?」艾丽娜得意的撇撇嘴。呵呵呵,她可是打败五大贵族继承人的人耶!

莉亚故意在她面前轻轻一歎。

「看来,妳的确需要人狠狠的教训一顿。」莉亚的语气倏地转为森冷。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