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至尊 太古剑尊 太古神王

来源:太古至尊 太作者:太古至尊 太时间:2019-02-23 20:19:56

太古至尊 太古剑尊 太古神王

「不是!」莉亚用手遮盖着脸,力图控制着自己。她的精神可不能再一次垮下来。「如果你指的是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很好。」

罗丝走到书桌旁,「那幺问题出在哪里?」

「亨特拥有莱昂公司,问题就出在这里。」她突然倒在椅子上。「我……我很抱歉,我不是要向你发火。」

「亨特拥有莱昂公司,」罗丝重複了一遍。「你在开玩笑!」

莉亚疲倦地说:「这是真的。我刚刚和他的办公室通了电话。他妈的!我该怎幺办?」

「你当然应该和他谈谈。」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祖母,「和他谈?谈什幺?难道问他:『顺便问一声,你和我结婚就是为了得到牧场吗?』他早就说过,从来没有隐瞒。」

罗丝把手放在臀部两侧,问:「既然如此,那你为什幺还有被出卖的感觉?他要把牧场归于自己或是归于他的企业。这有什幺区别?如果你和莱昂公司的老闆结婚,我觉得在你和亨特打交道上更为有利。」

这句话她听不大懂,「请解释一下好吗?」

「听着。你好好想想。在这场所谓的交易中,亨特费了老大力气。所得只有一样东西,他有点吃力不讨好。可是如果他是莱昂公司的老闆,那幺你所得到的就有牧场、P牧场和亨特其他所有的东西……」罗丝格格地笑了起来,「你得到了亨特,这是最好的了,我觉得这是非常会算的买卖。」

「等到他得到牧场,就会取消我们的赎买权,然后和我离婚,让我们到街上去讨饭。」

罗丝哼了一声,「你真是个大笨蛋。你给我抬起屁股站起来,爬上运货车,开到休斯敦,问你的男人为什幺和你结婚。快动手吧。」

「我已经知道了——」

「他真的告诉你和你结婚就是为了得到牧场?还是你在想当然?」罗丝扬起眉毛问道。

莉亚摇摇头,自己也搞不清楚。「我不记得了,我……我觉得他好像没有说过。每次我问这个问题时他就不说了。」

「玩火者。必自焚!」独孤煞轻吐出这六个字,并以令她措手不及的速度再次佔有她的温暖。

「啊……」突来的饱实感使得冉心心喉头为之一窒,下一瞬间她开启的红唇已被他堵个结实。

呜……她不玩了啦!要是知道他这幺快就会被引燃,她才不会——

啊——

难怪全世界歌颂母亲的歌会有那幺多首,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想哼起来了。严瀚云摇摇头,却发现嘴角有抹控制不住的笑容。他从不知照顾小孩会如此棘手。倒不是小安出奇的彆扭或顽皮,而是小孩子天生都有令大人张口结舌的通天本领。

也许是今天格外的出乎常轨吧!在走出筱崎房间时,小安便显得有些疲惫。当瀚云在厨房专心烹饪时,小安突然没声没息的出现在他身后,瀚云转身时,险些没踩着他。严瀚云吃惊的放下手中的盘子,不是因小安吓到他,而是——

在他面前的小安是一丝不挂的。

「小安,你怎幺不穿衣服?」

「洗澡澡,」小安半瞇眼睛,疲倦地道。

「先吃饭。」

「洗澡澡!」小安的眼睛只剩一条线了。

好吧!至少洗完澡会有精神点,他打如意算盘。一进浴室,他就发觉他实在太小看小孩子了,尤其是小看了眼前的这一个。谁知道小安天生有本事,像梦游般的洗净身体,还不住地点头,标準的边睡边做事。

「小安,要吃过饭才能睡觉。」没办法呀!某位专家学者说过,发育中的小孩需要均衡的营养。

小安同意地将那小脑袋瓜猛点。

「好吧!」他歎了口气,伸手探了一条浴巾,擦乾了他的身体,胡乱地替他套上衣服,抱着他走回餐厅,餵了一些打算煮给筱崎吃的小米蔬菜粥,又带着还在半梦半醒的他,到浴室刷了牙,洗了脸,才将他放到他的床上。

「如果你还不明白,没关係,来日方长,我会让你明白的。」说完,低头再用力的吮吻她微颤的双唇。好一会儿,抬头仍见恍惚迷惑的脸,杜伟翔意犹未尽的再俯头,往她柔嫩的颈窝咬了一口,一手同时轻轻拂过她坚实的胸部

她猛吸了口气,脑子里因太过震惊而一片空白。她只是愣愣的望着杜伟翔转身走出厨房,呆呆捂着微微发疼的颈部

而那颈边发疼的部位已经留下红肿的齿痕——

※※※

「妈妈,帮我签家庭联络簿。」拿着簿本,陆小博走进母亲的房间。

只见罗霏坐在敞开的窗户边,一脸心事的望着夜空。

此刻距堂妹带杜伟翔来家里晚餐已经是两个小时了,罗霏混乱的心绪仍停留在厨房中突如其来的一幕。

他为什幺要这幺做?他火热的拥吻究竟是什幺意思?

瞧堂妹整晚盯着杜伟翔的样子,就知道她已经陷进感情的泥沼里了,她确实爱上了杜伟翔,可是杜伟翔却对她她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