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武天尊 寂灭天尊 丹武至尊

来源:绝武天尊 寂作者:绝武天尊 寂时间:2019-02-23 23:46:01

绝武天尊 寂灭天尊 丹武至尊

「莉亚,我爱你。我一直爱着你。我怎能不爱你呢?你实现了我的梦想。」

她颤抖地笑着,眼泪粘在睫毛上。「我想该有些新的梦想了,怎幺样?」

他把她搂在怀里,「必须是和你共同的梦想。」

他吻她。她真切地感受到他的吻充满了激情和热爱。在他的怀抱中她找到了她的生命、她的心和她的灵魂。她终于找到了她那披挂着银光闪闪的盔甲的骑士。

长期盘踞在心中的恶龙终于消失了。

莉亚喝了一口咖啡,打开晨报,突然看到这样一个广告:

征妻启事

男牧场主急需一个属于他的女人!有意应徵者应符合如下条件:

1今天满二十七岁,眼睛和得克萨斯州的州花同一颜色,性情急躁、易激动者优先考虑!

2.有丰富的牧场管理经验——要有自知之明,晓得何时不可使用这种经验!

3有全面扎实的经商技能——尤其有挫败顽固的董事会各董事的能力。

4.正在怀孕。请医生诊断过了吗?

本人是一个三十四岁的男人。可以提供舒适的床,偶尔还能在屋顶花园中,在得克萨斯州的灿烂星光下提供野餐。(更详细的私人情况可在你登楼后立即敞开讨论。)你的丈夫焦急地等待你!

莉亚把报纸一扔,从椅子上跳起来,朝着她的丈夫跑去。他是她一生中的最爱……然而更重要的是,他还是她孩子的爸爸。

要是完全忘了姓氏,也没有本身的名字

事实上,从抱筱崎进屋时开始,他已经忘了游静婷这个人的存在,甚至忘了,她是他的未婚妻。

「因为我发现这里有趣多了。」他面无表情的走出去,深怕多待一会儿,那份莫名的情感会流露出。

泪水随着门合上的声音流下。她怔怔的望着天花板,发现生理上的痛和心理上的痛相形之下,是那幺的不值得注意。

你该杷他轰出去的。

可是,她不会,也不能。

不只是因严瀚云原有的坚持与固执,还有,小安。

她没有理由因自己的害怕、逃避,就剥夺小安与生父相处的权利。

她歎口气,希望自己永远没碰上他,希望他一看到她能下床后,拍拍屁股,转身就走,希望这个工程,非要用他不可,希望——

不管怎样,那都是明天的事了,何必为此烦恼,有谁能知道明天会发生什幺事?

说不定,一觉醒来,什幺希望都实现了。她让自己随着那昏沉沉的头痛,步入那不安稳和梦中,藉以摆脱严瀚云在心灵上的纠缠,但他却忘了,在梦中的他,更令人心碎。南瓜还是南瓜,并没有因第二天的到来变成马车。

第二天太阳已经攀爬到屋顶上头,她才昏沉不愿的睁开双眼。屋外有着午餐时固有的宁静;屋内,则可隐然的听见厨房里传来的餐盘声及小安的嬉笑声。

她轻手轻脚的爬出被窝,庆幸自己除了因昨天晚上睡得不太安稳。头还有点昏沉;身体也因昨天的酸痛无力而有些疼痛之外,并没有什幺不适之处。现在的她只觉得饥肠辘辘,毕竟自己从昨天早上开始,就什幺东西也没吃。

她移动脚步,很快地发现自己庆幸的太早了。

走不到两步,她週遭的景物已经开始扭曲、变形,慢慢加速地转动起来了,接着,她双脚一软,身体的重心不自主的往下坠落,只见眼前人影一闪,一双有力的臂膀稳住了她的身躯,阻止了下坠的动作。

他还没走。筱崎连头都不用抬,便知道是谁扶住她。

「我没有给她任何暗示,我──我只谈公事,真的……我没有」他嗫嚅的说,又偷瞄了于欣宜一眼,她还是绷着一张脸。

「老婆,我──我」

终于,于欣宜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你既然没有做亏心事,干嘛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

「我不是──是紧张──老婆生气了,所以….」徐品中吶吶的说。

于欣宜站起身,走近徐品中,勾着他的脖子,撒娇的说﹕「好了啦!逗你的,我根本就没生气,瞧你紧张的,不过,她真的对你有意思,你得小心的处理,知道吗?」

「你……你…….你….」徐品中哭笑不得,心想:这整人精!要生气嘛,看着那张笑脸,什幺火气都没了。喔!天,我真成了妻管严大丈夫!徐品中悲哀的暗忖。

而徐品华真是傻了眼不敢相信上这是他所认识的大哥吗?他记得年少轻狂时的大哥,可从不把女人放在心土的,更别说是哄女人了﹔惹他烦的,他是甩也不甩的,向来也只有大哥给女人脸色,那有女人敢像于欣宜这样,即使是诚诚的母亲──大哥当年爱得死去活来的,可也是雄赳赳气昂昂的,也只有那女人听大哥的份,而今….这于欣宜究竟有什幺魔力,能让大哥对她如此的低声下气?而大哥眼中的爱意又不容置疑,唉!这世界变化快!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