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医 极品狂医一字玄机生 极品狂医倾天下

来源:极品狂医 极作者:极品狂医 极时间:2019-02-24 01:09:29

极品狂医 极品狂医一字玄机生 极品狂医倾天下

「春满,你先回去休息。阿大、阿二,你们两个送孙姑娘回房。」唐总管淡声吩咐。

「是。」

「不要啊!我要找君恆哥哥!你们听见了没!」

春满担心地望着远去的孙皓皓,想要追上前,却被唐总管轻轻拦住:「去上药吧。」

※※※

「你要去哪里啊?」懒洋洋的嗓音自他身后传来,夺去了正和衣的他的注意。

和暖的晨光自纸窗溜进,柔美的金光透洒进精巧的寝室之内,映照着床榻上沉睡着的人。

清晨的兰楼,春意盎然。

半醒的人儿有了动作,粉白的手撑起柔软的身子,长睫轻轻的拍动着,赤裸的娇躯只是简单地以单薄的丝被遮掩着,微乱的秀髮随着她每一个动作披散于细嫩的香肩。

美人娇柔慵懒的模样,能撩动任何人的心魂。

「你怎?起来了?」床上裹着棉被的人让他微讶地顿下手边的动作,大步地走回床畔,接住向他倒下的人儿。

「好冷。」她迷濛地伸手环住他的腰,撒娇地依偎在他厚实的胸怀之中吸取着他灼热的体温,喉头满足地一歎。

其实方纔他一起床她就醒来了,只是懒得睁开眼睛才没有起来,然而没有他的床板逐渐的冷却,她怎?睡都不舒服。

纪君恆没好气地勾起被草率丢在地上的单衣,披套在她的身上:「手伸进去。」

「现在什?时辰了?」纪灵儿轻打了个哈欠,任他替自个儿和衣,慵懒得像只猫咪。

等不及的独孤煞迅速举着夹了口青菜送进嘴里。

皱眉。

他改夹了块红烧肉入口。

还是皱眉。

这回他索性丢了筷子,拿起汤锅就灌。

依旧是皱眉。

「这道就是醋——醋椒活鱼?」独孤煞放下汤锅,朝桌上唯一一盘有鱼肉的菜。

「是的。」

独孤煞第二度夹起鱼肉,然没改变的表情可令老闆看得提心吊胆。

现在又是怎幺了?刚刚进来时,明明就见这位爷笑瞇瞇的模样。这会儿怎又是副想杀人的表情?

「不对!不是这个味道!」独孤煞「啪」的将竹筷用力的往桌面搁置。脸色铁青得难看。

为什幺又不见了?他之前明明就有吃出辣味和酸味。怎幺现在他却吃不出任何味道?就好像——就好像他仍是丧失味觉一样!

不!这中间肯定有什幺问题,他的味觉明明就已经恢复了!拒绝接受事实的独孤煞,很鸵鸟的把原由归咎到厨子身上。

「再叫厨子烧道一模一样的菜来!」他对着饭馆老闆大吼。

「是是是……」

「我懂的,我懂!」于欣宜含泪,温柔的说。

徐品中很坦诚地直视于家父子。

「这就是我的过去。至今我仍无成功的事业,我也知道我配不上令嫒,但我是真心诚意的爱她,今生今世,我会倾尽我所有来呵护她、爱她,不只是因为她给我重生的机会,她也让我灰暗的人生有了新希望,我是用整个生命在爱她,不是因为她对我有恩。长久以来,我一直没有勇气在别人面前坦白我的过去,是欣宜给了我勇气,为了争取她,我愿意把我丑陋的过去呈现出来。于伯父,我诚心的恳求您答应我们的婚事,好吗?」

徐品中的肺腑之言令于欣宜非常感动,她也更加肯定自己的选择。

于父不停地打量徐品中,沉吟片刻,才开口:「儿子,你们觉得呢?」

「我没意见!反正,他敢亏待小妹,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老五,你呢?」

于二哥眼含笑意,故作严肃状。

「嗯…这个嘛…」于五哥摸摸下巴,思索半天,耸耸肩,道:「有个现成的小外甥玩玩也不错。」

徐品中和于欣宜紧张地等待于父的答案。

「小子,你们婚都结了,我能不同意吗?没想到,来趟台北,平空有了女婿,还多了个小外孙,收穫不错。我女儿的眼光向来很好的,不过,你是不是该改口叫我丈人了,我女儿交给你了,稍有差池,提头来见。」于父轻鬆打趣的说。

「谢谢爸爸、二哥、五哥的成全。」徐品中真是万分感激。

于欣宜喜极而泣的跑过去,激动的抱住于父,哭泣道﹕「爸,谢谢您!」

于父双眼湿润,拍了拍子欣宜,道:「都当妈妈了,还像个孩子似的,爱哭鬼。」他取笑她。

徐品华走了过来,感激的对于父颔首,感激道:「于伯父,您好,我叫徐品华,是您女婿的弟弟,谢谢您的宽容,接纳我大哥,改天请到寒舍让我爸爸好好招待您,对了,我还是袁湘娟的男朋友。」

于父高兴的咧了张大嘴,呵呵笑道:「你说的是亲家公,好啊!可是,怎幺天下美男子都给你们徐家了,我儿子都被比下去了。」说完,哈哈大笑。

「我想能有这个机会溜出来喝杯茶,我们大老闆一定会很乐意的。」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当好友听到美人儿来找他时,会有什幺表情了。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