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穿越最强 无限之穿越系统 武侠之最强穿越

来源:无限之穿越最作者:无限之穿越最时间:2019-02-24 01:55:48

无限之穿越最强 无限之穿越系统 武侠之最强穿越

本以为这些小丫头牌技生涩,定是被她在牌桌上痛宰,谁知道却被反将一军,天啊!她好命苦啊!

「呵呵,别这?伤心啦!今天总管叫我不用到练染坊去,我陪你打马吊打到天亮!」纪灵儿抛接着手中的银子,笑得好不开心。

「发生什?事笑得这?高兴啊?」一道清脆的嗓音自门外响起,夺去了屋内所有人的注意,众人回头一看,就见一身穿青袍的年轻男子手摇着折扇,步进花厅之内。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道纪灵儿再熟悉不过的高大的身影。

高大的男子俊美得不可思议,深刻而端正的五官宛如石壁上完美的浮雕,一双黑玉般的眸子锐利明亮,硕长的身子纵然只穿着简单的黑绸衣,仍然难掩他与生俱来的霸气。

纪灵儿的身子徒然一僵,凝望着来者的黑瞳睁得好大,思绪沐浴于震撼之中。

他来了……他终于来了……

「大信哥……啊!大哥!」平儿转过头来,目光因刚踏进花厅内的两名男子而亮,惊讶地低呼一声。

「大哥!你怎?回来了?」安儿丢下手中的马吊牌,连跑带跌的来到兄长身前,惊喜地喊道。

「君恆!你怎?回来也不通知一声?好让咱们去接你啊!」纪母匆匆来到久违了的继子身前,惊喜地问着。

「天下楼最近比较清闲,所以便回来看看了,顺道想给你们一个惊喜。」纪君恆温淡地开口,俊脸上扯出一道低笑。

「大哥!有没有带礼物给我们啊?」平儿兴奋地问道。

「都在外头,大信你带她们过去看看吧。」纪君恆向身边的少年道。

「好哇!」一听都有礼物,平儿一张小脸都亮了。

「你怎?只顾着讨礼物!」安儿没好气地拍了平儿一记。

「怎幺说?」

「依属下之见,或许那姑娘除了那道菜外,还另有吃过啥药材,在爷吃她的嘴的同时,应该也顺道吃了药材。换句话说,应该是那不知名的药材令爷的味觉暂时恢复正常的。只是因为剂量太轻,所以效力才不持久。」侯海说出自己的推测。

独孤煞听罢便开始思索。

嗯,这小子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他是在她嘴上才有尝出味道,或许关键真是在她身上。

「有没有线索?」

「听那位李大厨说。她是外地人。是要来此地工作的。所以应该不难找。」

「很好,待会儿立刻去办。」

「是。」

此时一名下人战战兢兢的来到他耳畔低语。

「哦……爷,由『没烦恼』派出的人已经到了,要不要上菜?」侯海问道。

「废话!」独孤煞鄙夷的看向桌面。

拜託!他丧失的只有味觉。其他方面可完全没问题。结果他们居然净端些飘出怪味、外貌惨不忍睹的馊食来。噁心到恐怕连狗都会嫌弃。这令他不得不怀疑,这些家伙或许是故意想趁此好好修理他一番的?

侯海朝下人丢了个眼色,没多久原先的菜色已全被撤下,取而代之的是一盘盘色彩鲜艳、引人垂涎的料理。

「哇,真香!」侯海忍不住讚道。同时摸摸自个儿扁扁的肚皮。

这厨子的手艺真不简单,光是闻到这个香气,他口水就快流满地了。

不为什幺,只因老将军认定他是个脚踏两条船的臭男人,他不欢迎一个既是侄女的男友,却又对女儿表现出超乎寻常慇勤的男人。

老实说上道个禁令一下来,罗霏有些许的失落惆怅,只因他像断线风筝一样,就这幺莫名的消失,再也不曾出现了。

然而,每每午夜梦迴,那厨房里火辣辣的拥吻一幕,便不受控制的冒出来,无端的撩起她隐在心底深处的丝丝渴望明知自己不该、不能、不可以,但她就是控制不了无所不在的思想,越是压抑,那幕火热的缠绵景象就越是一再重播出现只要一想到杜伟翔抱住自己的炽热体温和那狂野的亲吻,她的体内就有一股如星火燎原般的慾望漫烧了开来而当她警觉自已不该有的遐想后,一股愧疚感紧跟着而来,因为堂妹罗娜,因为已故的丈夫

然而,她甚至想不起丈夫的脸孔,还有和他一起的亲热温存的模样罗霏惶惶终日,不论做麵包、照顾父亲孩子、走路、吃饭脑子里萦绕的全是杜伟翔的影子,就连睡梦中,他也不放过她她想念他火热的拥抱和激情的碰触

「哈啰,有人在家吗?」蓦的,一个神采奕奕的男性声音扬起──

又是日正当中的时刻,开着冷气的店里,丝毫不觉外面的暑气,她正坐在柜檯后的高脚椅上,再度的发楞着──

「哈啰,有人在家吗?」

她还是发楞着,浑然不觉柜檯前站了个人。

「哈啰,有人在家吗?」男声三度扬起。

罗霏只觉有人轻敲了敲她光滑的前额,她猛然回过神来,待看清面前的男人脸孔,她又吃了一大惊。

 1/2    1 2 >  >>
相关文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